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困境中的伦敦都会大学学生:无法上课 只能等待

2012年09月12日 10: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中新网9月12日电 据英国BBC英伦网报道,最近,伦敦都会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被英国内政部边境署吊销了招收欧盟以外学生的担保人资格,两千余名国际学生必需在规定期限内转学,否则面临被遣返回国。

  受影响的伦敦都会大学海外学生共有2600余人,其中,中国学生300余人,小杜就是其中的一位。

  小杜所属中国某高校与伦敦都会大学合作办学3+1项目,在中国读三年之后,再到伦敦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目前正在就读语言班提高英文水平。

  记者专访了小杜,请他谈谈他本人以及同学对此事的反应。

  记者:学校出事的消息是怎么知道的?

  小杜:一开始,我的同学看到《星期日泰晤士报》上报道此事,就转发给我。我当时对此持怀疑的态度,因为老师经常对我们说,看到一篇报道时应该如何去辨别真伪。我在英国边境署的官方网站上没有找到这个消息,就觉得可能是空穴来风,或者以讹传讹。几天之后,消息才被学校和边境署证实。

  记者:消息证实之后同学们都什么反应?

  小杜:先是非常愤怒,然后就是迷茫,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们语言班有一位伊朗女同学,这个消息还没有被证实的时候就开始嚎啕大哭。

  消息传来的前一天正好赶上我们上个月的总结,就是老师单独与每位同学谈,这个月在学习上有哪些问题,下个月需要做些什么。在此之前,学生还要自我总结,并写成书面报告,交给老师。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问老师,看看他会不会比我们了解更多情况。老师从校方得到的消息是,暂时还没有被取消招收海外学生的担保人资格。

  过了两天,我去学校的时候,老师说,所有人都不能上课了。老师一开始可能以为,我们可以把剩下的一个月课程完成,但是,同一天晚上就收到他的邮件说,第二天的课不能照常进行,而且说好的告知更具体消息的会议也被取消了。

  记者:学校是如何通知你们的?

  小杜:学校给我们发了电子邮件,通知我们所有持Tier 4签证的学生的课程全部都停止。

  记者:随后,学校开设了热线电话,解答学生的疑问。你打过吗?

  小杜:打过,校方给了我其它几所大学的电话,建议我找他们咨询一下转学事宜。别的学校则建议我去咨询边境署。边境署的电话则是没有打通。边境署的意思是,我们要么回国,要么转学,学校就这样帮助我们找其它学校接收我们。

  记者:有成功的例子吗?

  小杜:我们语言班有一位日本女同学已经拿到了东伦敦大学的录取通知和新的CAS号码。她是在看到《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消息之后就马上开始联系转学。

  记者:学校国际办公室的老师怎么说?

  小杜:找不到。他们都很匆忙地说,学校高层正在开会。国际办公室有一位老师去过中国,他认识我,也知道我是合作办学方式过来的,就告诉我,学校正在跟中国的大学协商,目前只能等待。

  记者:据报道, 受到影响的学生10月1日才能陆续开始收到要求两个月内转学的信。你周围的中国同学都是什么状态?

  小杜:都在等,无限制地等。现在还好,我觉得可能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吧。

  记者:像你们这种合作办学的学生受影响的多吗?

  小杜:有的还在中国没过来的,有已经读了一半的,当然还有我这样正在读语言,还没有正式开始读学位的。

  记者:你谈到读语言期间,每个月都要总结,似乎教学比较严格?

  小杜:非常严格,每个月都要考试。

  记者:那你觉得,这个学校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小杜:可能有一些其它国家的学生的打工时间超过边境署的规定。但是,在我认识的本校中国学生中,没有一个人打工。我感觉学校在教学上没有任何问题,至少我在这里短短几个月学语言期间,学到的东西很多都是在中国无法学到的。

  记者:那读本科、硕士的中国同学觉得学校的教学水平如何?

  小杜:我所知道的情况,大家都觉得很难很难。在管理上,我也没看到有什么问题,尽管可能没有其它一些学校那么专业。

  记者:教学上严格,那考勤纪录严格吗?逃课的多吗?

  小杜:有,我们上课的时候,老师每一天都会详细记录每个人的迟到、缺课情况。我们班很少有人不来上课,除非是生病了。

  现在有人说伦敦都会大学是“野鸡大学”,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从网上搜索到的信息显示,“野鸡大学”就是文凭工厂,只要交钱就给你印文凭。但是,据我所知,有在我们学校读研究生的学长,我在中国的时候就见过,到伦敦之后又见到他,这说明卡得很严,毕业证并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记者:如果大学的海外学生担保人资格不能被恢复,你理想中的解决之道是什么?想不想回到中国的大学完成学业?

  小杜:没想过,我现在很迷茫,只有顺其自然。有可能会回国完成学业,但究竟如何,真心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没关系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子川)

【编辑:朱峰】

>留学生活精选: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