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A又飒郑希怡:观众喜欢我最真实的一面

  加盟广东卫视《技惊四座》鉴赏团

  又A又飒郑希怡:观众喜欢我最真实的一面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1月23日21:10,全国首档大型杂技文化节目《技惊四座》将于广东卫视播出第六期,新一波身怀硬核绝技的高手集结,轮番上演精彩绝伦的杂技秀。“乘风破浪的姐姐”郑希怡惊喜加盟本期节目,除了带来钢琴秀之外,还担当了鉴赏团嘉宾。节目录制期间,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这位曾在《浪姐》中展示多个高难度动作的姐姐,听她讲述录制体会。

  自认普通观众,期待背后的故事

  杂技涵盖了爬杆、抖杠、抛接、空竹、球技、柔术、绸吊等多个类型,具有“高、难、险、奇、趣”的特点,但一般人往往“知其热闹而不知其门道”。歌手、演员出身的郑希怡坦言,自己对杂技这门国宝艺术了解并不多,但充满了好奇。她把此次录制《技惊四座》的经验视为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期待欣赏到精彩的杂技表演。

  羊城晚报:你对杂技的了解多吗?来参加《技惊四座》的心态是怎样的?

  郑希怡:在我印象中,杂技是一门艺术,也是中国的国宝,特别难、需要长时间训练。我对它的了解不多,大多数印象都来自春晚。导演组告诉我,我会在《技惊四座》中看到颠覆性的杂技节目。所以,我想以一个普通观众的心态去欣赏他们的表演,期待选手们带给我惊喜。

  羊城晚报:除了欣赏精彩表演之外,你对节目还有什么期待?

  郑希怡:我很想了解杂技演员背后的故事。我刚刚录完一个综艺《小巨人运动会》,其中有一个小女孩让我印象特别深。她是个被杂技团收养的孤儿,从小就靠表演杂技来生活。我一开始只是觉得她跟其他小孩很不一样,特别独立,一直在笑,很乐观,所有运动项目都乐于尝试;当我了解到她背后的故事,就更加感动了。所以我也很想多了解《技惊四座》选手们背后的故事,比如他们为什么会从事杂技行业?练习的过程中,有过哪些特别的经历?

  把选手当老师,欣赏“融合与碰撞”

  《乘风破浪的姐姐》中,郑希怡充分显露了香港艺人敢于吃苦、舍得拼命的作风。四个多月的录制时间里,她宅在长沙刻苦排练,用“打旋子”“侧手翻”等高难度动作征服了不少观众。她曾自我调侃:“女团好像变杂技团了,下次要我跳火圈,似乎也可以试一下。”来到真正的杂技节目后,郑希怡连连表示“选手才是我的老师”。

  羊城晚报:节目中,你会从哪些角度跟选手们交流?

  郑希怡:在杂技专业层面上,台上表演者都是我的老师,我没资格去评判他们。但是我可以把自己多年来在舞台上积累的表演经验分享给他们,比如如何把高超的技艺更好地呈现给观众、在舞台上如何更好地发挥。

  羊城晚报:《技惊四座》中的杂技项目很多都和舞蹈、影视、诗歌做了融合,你怎么看待这些尝试?你也会在工作中追求跨界吗?

  郑希怡:是的。比如我最近刚刚拍了一部电影,里面有很多武打场面。我发现,以前练过的一些舞蹈技巧可以派上用场,融进打戏里。我相信杂技高手们经过长时间训练,在身体和审美上都有过人之处,他们跟其他的艺术门类做跨界和融合,可以带来更精彩、更与众不同的节目。

  很真实无人设,回内地像“回家了”

  此前,一张郑希怡下车时不经意间“点头杀”的动图火遍网络。《浪姐》的她身材高挑、个性刚强,相较其他“姐姐”多了几分酷帅气息。但在讲究“人设”的年代,这就是真实的郑希怡吗?对此,郑希怡笑言“人设只能装三天”,并感谢“观众喜欢真实的我”。她还透露,今后将“回归内地”。

  羊城晚报:《浪姐》后,你“又A又飒”的形象深入人心,现实中的你也是这样吗?

  郑希怡:我不好意思这么说(笑)。其实我没有太多参加真人秀的经验,参加《浪姐》之前,我问过一些朋友:“什么是人设?我在节目里面应该怎么样?”结果,大家说:“你就算了吧,你装三天就装不下去了。”后来我发现真的是这样,真人秀的录制时间挺长的,我还是享受当下,做自己吧!至于网友对我的评价我都接受,我觉得挺庆幸的,他们喜欢的就是我最真实的一面。

  羊城晚报:如今可以在很多内地节目中看到你,听说你还有在上海安家的打算。工作重心要转移到内地吗?

  郑希怡:我在上海出生,在上海市少年宫学习舞蹈和唱歌。我还记得老师特别严厉,跟现在的小朋友参加兴趣班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练习“拱桥”之类的动作,不完成老师是不让你起来的。这些经历锻炼了我的意志力,让我终身受用。大家问我“是不是转移到内地”,但是,我觉得自己只是回家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