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海南光复斗争:国军军长夜访人民军队代表示警

2014年09月01日 15:20 来源:海南日报 参与互动(0)

  在抗日战争中,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琼崖独立纵队对敌作战2200余次,毙日伪军3500余人,伤日伪军1900余人。独立纵队发展到7700多人,解放区人口达100万以上。

  冯白驹将军

 

  1945年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然而,琼崖共产党艰苦的斗争环境并没有因此得到改善,甚至面临着更为复杂严峻的斗争形势。一方面,日军“就地驻防,维持治安”,拒绝向共产党力量投降;另一方面,不断向海南岛集结的国民党军队则企图彻底剿灭琼崖共产党力量。

  困难当前,这一时期的琼崖共产党力量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抓住时机,主动出击,积极与敌人周旋,主动揭穿国民党重开内战的阴谋,并不断扩大队伍,增强实力。更为难得的是,即使各方力量的破坏,共产党的背后却有着广大海南民众的支撑。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随后,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奉蒋介石之命率近两万余人向海南岛集结。在海口谈判时,韩练成秘密夜访琼崖独立纵队(1947年正式命名为琼崖纵队)代表透露了国民党真实意图:第四十六军前来一为受降,二为剿共。一方面,国民党大兵压境;另一方面,日军又拒绝向共产党军队缴械投降。日军投降后,琼崖共产党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没有消沉,依然主动出击,积极与日军和国民党军队斗智斗勇。

  截电报得知鬼子投降

  据党史资料记载,1945年8月23日,琼崖独立纵队刚改编不久的挺进支队奉命向中部山区毛栈、毛贵开进,该队由队长李振亚率领,目的在于消灭国民党开往莺哥岭进行反扑作战的保安六团。该团团长杨开东气势汹汹,叫嚣:“天上有雷公,地上有杨开东。”

  8月23日拂晓,挺进支队第三大队第七中队和第八中队便展开钳形攻势,直插什统黑村保安六团团部。挺进支队动作迅猛,国民党军队还没来得及反抗便已被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仅30分钟,部队就逼近保安六团团部。

  保安六团团长杨开东多次组织顽军进行反击,但均不凑效,国民党军队伤亡越来越大。这时刚好下倾盆大雨,杨开东便趁着山洪暴发之际带领残兵仓皇逃往昌化江西岸。挺进支队各中队乘胜追击,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丢盔弃甲,满地狼藉,战斗很快取得了胜利。

  战斗结束后,在打扫战场时,第三大队第八中队指导员在保安六团团部捡到杨开东来不及带走的公文箱,在打开翻查公文箱时,发现一份重要电报,慌忙将文件送给了支队长李振亚。李振亚看到文件后,内心之激动千百倍于此次对敌战斗的胜利。只见他高举文件,向大伙高声喊道:“同志们,现在告诉大家一个特大喜讯!日本鬼子投降了!”

  原来,这份文件是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发出的《关于日寇无条件投降的通电》代电,内载:“日本国裕仁天皇于8月15日公开广播了‘停战诏书’,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此份文件的获得无异于一声惊雷,让每一个抗战战士都欢欣鼓舞。

  “日本鬼子投降了!”大伙儿欢呼雀跃。随后,消息很快传开,“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欢呼声在海南岛上传荡。

  与日军展开谈判

  冯白驹在回忆录中谈到,由于当时电报联络尚未恢复,琼崖特委无法得到中央和省委的具体指示,但各领导都达成共识:日本政府既已投降,就应当立即着手受降问题;同时,国民党势必阻挠日军向共产党军队投降。因此,应当积极主动,边战斗边与日军谈判,尽快促其缴械投降。为此,琼崖特委发出了《关于日寇投降的七项紧急任务》的指示:“要求各支队立即推向外线,凡是我军控制及能控制的地区,坚决命令敌伪军缴械投降……”

  时任琼崖独立纵队政治部宣传部长罗文洪多年之后依然很清晰地记得南丰谈判时与日寇斡旋的情景:

  9月5日,当挺进支队迅速解放南丰、陶江等乡镇,对那大形成大包围之势时,那大日军指挥官请求谈判。琼崖特委便派罗文洪前去接见日军西线最高指挥官午一特大佐。临行前,特委书记冯白驹嘱托:“在我们方面,原则只有一条,就是要日军放下武器,由我军受降……”

  9月6日上午,罗文洪与日军午一特大佐的谈判在南丰茶店举行。

  双方坐定之后,罗文洪首先提出受降问题:“大佐先生今天来得正好,我想您已经收到贵国天皇的投降诏书和大本营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的通令吧?我们部队正在向那大周围集中,准备受降。希望那大地区所有日军及早履行投降手续。”

  “‘皇军’既战败,本部将放下武器,那是肯定的。但现在未接到上峰关于履行移交的程序和细则的指令,暂时还须原地待命。我今天正是专为要求贵军允许本部暂时驻防那大附近的和庆、和舍而来的。”日军大佐振振有词。

  “什么?日军已战败投降,还要求继续占领我们的土地?”罗文洪追问。

  “不是要求长期占领,而是请求原地驻防维持治安,待命……”日军大佐的语气软了下来。

  “你是要求也罢,请求也罢,日军既已宣布投降,就应立即放下武器……日军如不尽快投降,我们将对那大的占领军采取行动,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概由日方负完全责任。”罗文洪义正辞严。

  最后,双方谈判不欢而散,从谈判中,日军意图昭然若揭,非但不愿向琼崖独立纵队投降,反而还想继续占领主要城镇据点。

  琼崖独立纵队第四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符志行在其回忆录中谈到了另一场与日军的谈判:

  9月上旬,琼崖独立纵队第四支队第二大队奉命开拔到那大附近驻扎,这时,驻那大日军司令官点名要求第二大队大队长符志行作为代表进行谈判。获得第四支队支队长马白山的命令后,符志行便带领四位同志进入那大。

  符志行作为第二大队大队长,英勇善战,多次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使日军闻“符”色变,此次点名谈判便显示了日军对符的敬重。但由于日军已经接收到“就地驻防,维持治安”的命令,其谈判不过是拖延时间,绝无诚意缴械投降,此次谈判也无功而返。

  海南师范大学教授张兴吉在谈及这段历史时说,琼崖独立纵队在积极战斗的同时,进行了多次诸如此类的谈判,但均谈判无果。日军对琼崖独立纵队所表现的态度和使用的手法虽不尽一致,但几乎都采取同一口径:就地驻防,维持治安,拒绝接受琼崖共产党的受降。借口拖延时日,等待国民党军接收。

  与国民党力量正面交锋

  据省委党史研究室(省地方志办公室)党史二处处长赖永生讲述,在接受日军投降解除日军武装的过程当中,国民党琼崖当局不仅拒绝接受琼崖特委提出来的“分区受降”的建议,甚至还通过武力阻止人民抗日力量接收日军武器。

  在武力干涉的同时,国民党军队迅速向海南岛集中兵力,谋求单方面接受日军投降。10月初,国民党派中将叶佩高和朱晖日率领一批官员抵达海口,宣布成立了“前进指挥所”,先期负责对日受降事宜。

  自10月中旬起,全副美式装备的第四十六军第一八八师、新编十九师、一七五师先后进驻海南岛,开始了在海南岛各地的接收工作,并任命韩练成为第四十六军军长兼海南岛防卫司令官、行政院接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集海南党、政、军权于一身,接受日军投降。

  为取得政治上的主动,琼崖特委于10月19日和11月8日两次致函国民党琼崖当局,建议举行会谈,商讨海南岛和平之路。韩练成直到12月上旬才复信冯白驹准备举行谈判。

  据罗文洪回忆,1945年12月下旬,琼崖国共两党代表在海口市得胜沙路临海边的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部驻地举行。国民党方面除军长韩练成外,还有党、政、军各代表;琼崖共产党方面只有琼崖民主政府委员史丹一人。

  谈判中,国民党代表众口一词,强调“军令、政令统一”、“军队必须国家化”等。甚至有军官威胁说:“你们琼崖独立纵队人数不多,装备简陋,是经不起打的,还是老老实实受编的好。”

  史丹代表也毫不客气:“我是应韩军长之命来海口进行和谈的,不是来重燃战火的,在谈判桌上喊杀喊打,有违双十协定精神!琼崖独立纵队是经过战争考验的部队,果真受到攻击,势必奋起自卫。”

  此时,会场气氛十分紧张,谈判几成僵局。韩练成军长忙打圆场,谈判不欢而散。

  当天夜晚,军长韩练成便星夜赶往史丹住处。韩军长的深夜造访,让史丹颇感意外,正狐疑间,只见韩练成支开随身护卫人员,要其门外守候,不让任何人进门。

  坐定之后,韩练成压低声音说:“今天的谈判都是演戏,是做样子给上面看的。不管是今天的谈判还是重庆谈判,都是国民党故作姿态,欺骗群众,麻痹共产党的。我的四十六军此次前来就是执行‘三个月内消灭琼崖共产党’的任务,因此海南内战是在所难免的。”

  “他的谈话是真是假?”史丹满腹狐疑。韩练成便说:“你们可以给延安发个电报,问一问就知道我韩练成是什么样的人。”韩练成何许人也?他是国民党中思想较先进的爱国将领,早在1942年就已经同周恩来发生了联系,一贯拥护共产党的团结抗日主张。韩练成所言道出了国民党剿共的真实意图。(张成林)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