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军营塑身绿色健康:大学生当兵两年减重60斤

2016年06月27日 09:01 来源:中国国防报 参与互动 

  不同的“版本”,一样的士兵突击

  ■魏铁建 张 武 本报特约通讯员 王怀夺

  从大学校园到绿色军营,从青葱学子到普通一兵,军旅梦是否如想象般美好?为能穿上一身耀眼的军装而中断学业,大学生参军到底能收获什么?在辽宁师范大学,有这样3位走进军营的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考上军校扎根军营,有的转为士官继续逐梦,有的离开部队走进社会,用不同的选择为“大学生士兵”这个称谓作出生动的注脚。

  军营寻梦,我的选择我坚持

  5月15日上午8时,马泽源的电话终于打通,电波那端传来急切的声音:“对不起,这里和北京有2小时的时差,我们马上要出操。”

  马泽源现在是驻新疆某部一名基层军官。2008年高考,他被辽宁师范大学工商管理系录取,本来朝着设计好的“毕业后留学或进跨国公司”的人生路线前进,却因学校的一次征兵动员而中断。“还是不甘心吧!”谈起入伍,马泽源说得很干脆。高考后,他曾想报考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却未能如愿,这次学校的征兵宣传瞬间点燃了他的军旅梦。当年12月,在同学们不甚理解的目光中,他穿上军装,登上了驶向军营的列车。

  比马泽源更难让人理解的,是2009年12月入伍的张学士。

  当兵那年,张学士正在辽宁师范大学读大二,他成绩全班第一,拿着奖学金,在全系综合素质排名中位列前十,可谓校园里的学霸。当他决定参军时,同学们非常不理解。起初,他用“当兵帅”“想锻炼自己”来解释。后来,他找到了“站得住脚”的理由:算“经济账”,当兵两年后复学,不仅减免学费,而且还有数额不菲的补偿金;算“前途账”,当兵两年算基层经历,以后大学毕业,参加公务员和企事业单位招聘都有优惠政策。这时,又有同学跳出来说他“功利”,这让他哭笑不得。

  与两位学长相比,翟金辉2010年12月参军时,想的就简单多了。当兵前,翟金辉体重180斤,两年后退役时体重120斤,减肥的目标超标实现。当初为了参军,他有半年时间每天早起跑步,体检时,体重刚好卡在标准上限范围内。其实,翟金辉当初还有更多的考虑。他觉得自己做事优柔寡断,缺乏雷厉风行的气魄,“想去部队练练”,至于优待补偿,他倒是并没在意。

  当下,价值取向日益多元化,参军入伍动机千差万别。但在马泽源、张学士和翟金辉的身上,我们看到了青春梦与军旅梦的交汇。每年,在辽宁师范大学欢送新兵入伍的大会上,主管武装工作的副校长朱成利都要有这样的寄语:青年学生只有把个人梦想与国家需要相结合,未来才能有更大发展。他认为,国家的优惠政策是对大学生士兵的补偿,补偿他们中断学业、延迟就业的损失,绝不能看做是利益交换。

  苦辣酸甜,成长来得太突然

  两年的军营生活,既漫长又短暂。对怀揣梦想的大学生士兵而言,无疑是一个磨砺和沉淀的过程。

  2009年3月,马泽源下连成为一名炮兵计算兵,面对每天12个小时的强化训练,内心滋生了抵触情绪。怀揣考军校的目标,他陷入疑惑和彷徨:一名大学生,天天坐在马扎凳上做加减算术,有意义吗?对考学有帮助吗?

  一次,部队组织火炮实弹射击,半夜露宿戈壁滩,凶猛的蚊子叮得他防不胜防。无奈,他只好穿着雨衣,和蚊子打游击战。训练生活虽然紧张,但战友间的情谊却让他感受到集体的温暖,马泽源渐渐将烦恼抛之脑后,找到了当兵的快乐。日子一旦有了嚼头,就不再是熬。两年后,马泽源获得了复习备考资格,之后一路绿灯考入军校。

  马泽源几乎是跑步抵近梦想,张学士的寻梦之路却漫长曲折。

  到了部队,张学士才逐渐对大学生士兵提干政策有了了解,提干目标越来越清晰。他规划着前途:选取士官后拿到本科学历,争取直接提干。当兵第2年,他和两名战友一起绘制出的漫画手册《好兵的100个细节》,被改编成动漫,随后就被调入旅宣传科。年底,动漫《好兵的100个细节》在集团军获评一等奖,他个人也因此顺利申请到假期,可定期回母校参加考试。义务兵役期满,张学士毫不犹豫地转改士官,对两年后拿到本科学位、提拔为军官充满期待。

  相比两位学长,翟金辉的军旅梦虽然“接地气”,却不乏色彩。翟金辉的新兵班长是全团有名的“狠角色”。新训期间,班长带着他们练蛙跳连跳1公里才算一个练习,练蹲起每600个才算一组,让他叫苦不迭。翟金辉几次想打退堂鼓,可又不禁自问,为什么别人能坚持,我就不行?问多了,也就铁了心撑下去。效果很快显现,新兵下连,每次全连5公里武装越野,他总能跑在前几名。一年下来他减掉了40多斤。

  据不完全统计,辽宁师范大学近年来270名参军学生中,提干和考取军校的超过8%,义务兵期间立三等功的超过10%,入党的超过15%。笔者采访中感到,两年的军营生活,对这些大学生士兵而言,收获的远不止是提干、立功、入党等看得见的目标,他们收获更多的是内在素质的提升。

  不忘初心,人生打上亮丽底色

  走进军营,他们萌生了不甚相同的青春梦想。

  军校4年,马泽源在多个领域崭露头角,他积极参加军事技能三项比武,成绩不俗,先后3次参与国际学员周、外军高访团接待等大项外事活动。2014年7月,马泽源毕业后到新疆某陆航部队,开始咀嚼部队平淡的生活。采访中,他说自己乐观依旧:在学校时,喜欢跑10公里,现在到了部队,开始跑20公里,以后还想跑得更长。他说自己想成为参谋军官,但因为陆航部队的参谋大多需要飞行员资质,所以会有点难。“可还是要努力一下,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另一边,张学士的军官梦却成为泡影。

  2013年6月,张学士终于拿到了本科毕业证,可大学生士兵提干工作已在两个月前开始,60天的时间差让他无缘提干。他不禁陷入深深的沮丧,好在张学士不服输,他拼命创作,一年内在军队媒体发表各类军旅题材美术作品40余幅,油画作品《小桥流水人家》获奖,自己也荣立了三等功。后来,张学士决心调整人生航向,做一个“单位因我而不同”的士兵。他把创作焦点对准部队生活,不久,他创作的油画《拉歌》再次获奖。如今,他有了新目标,计划完成军旅漫画集和油画集。

  与两位学长不同,翟金辉的梦想在离开部队后才灿烂绽放。

  退役复学后,翟金辉在学习上一路狂追,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大连市开发区教育局来校招聘老师,204名应聘学生竞争18个招聘岗位,面试环节,前面的同学人均不到3分钟就被叫停,轮到翟金辉时,面试官被他的部队经历吸引,足足聊了5分钟。之后试讲、到指定学校实习,一路闯关,最终成为大连市一所名牌小学的老师。回忆这些,他说:“两年的军旅经历让我能沉下心来专注某件事情,能得到这份工作也和当兵的经历分不开。”

  辽宁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成利认为,当前,不少企事业单位在招人时,很看重学生的社会实践经历,到部队当兵两年,接受系统、正规的军事化训练,是一种更加全面的成人、成才教育,具有其他社会实践难以比拟的优势。

【编辑:高辰】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