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中国陆航近5年直升机增长数量相当于前25年(图)

2016年08月11日 08:5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地震,陆航直升机飞越喜马拉雅山脉参加救援,把中国人民的友谊传递给了尼泊尔人民。图为为尼泊尔震区运送物资。傅磊/摄

火箭弹攻击瞬间。傅磊/摄

  超低空究竟有多低?有人说,也就是“一树之高”。

  往下,地面有坦克装甲车辆,往上,有固定翼飞机和导弹。唯把“一树之高”的这点间隙,留给了陆军航空兵。

  1986年,中国在百万大裁军的序幕中,同时启动组建陆军航空兵部队。如今,中国陆军航空兵已经整整走过30年。30年来,这个新成立的陆军新型作战兵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逐步成为我国陆军实现非线性立体机动作战的骨干力量之一。

  30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军队再一次拉开改革大幕之际,人们不禁要问:在“一树之高”,我们能否打得赢?

  艰难负重的30年

  1986年,当中国人民解放军宣布组建陆军航空兵部队的时候,国际同行已经把我们甩得太远。

  1939年,世界上第一架实用型直升机试飞成功,并开始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二战后的越南战场上,直升机已成为美国陆军部队的主战装备。美军在越南战场上投入的直升机型号超过10种,涵盖了武装攻击、空中侦察、支援运输多个类型,总数超过400架,可以实现直升机对战斗班的战术协同。

  如今,美军现役直升机数量已接近7000架。根据2015年的公开数据,俄罗斯军队的现役直升机数量超过2000架,且拥有世界上起飞重量最大的直升机型号:米-26重型直升机。这款直升机曾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救援中,表现出强大的空中支援能力。

  而1986年的中国军队,我们的直升机数量是:79架。且基本上为国外进口,型号复杂。偌大的中国,几乎造不出一架完整的直升机。

  20世纪80年代,世界新军事变革悄然兴起,军事理论、军队体制、武器装备和战争形态都发生了重大革新。中国陆航,就是在世界军事变革的浪潮中艰难起飞。

  为解决装备急需,陆航部队先后从法国和俄罗斯引进了武装直升机和运输直升机,在此基础上开始“装备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探索一代”的自主创新之路。

  1985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向世界宣布裁军100万人,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央军委于次年决定组建陆军航空兵。

  一纸命令下来,空军某运输团团长邢喜贵上校把蓝色的空军裤子一换,成为一名陆航团长。他带着从空军抽调的几名骨干,借了友邻部队10间平房,把陆航的军旗一插:“这就是团部!”地面没有夜航设施,地勤人员为了部队能够迅速组训,便用油漆把马灯刷上红黄绿颜色,代替跑道灯指引直升机夜航。每一次夜航,地勤人员就开着卡车沿途摆放马灯。

  在位于山西的陆航训练基地,十几间羊圈被改成办公室,甚至连自来水龙头都没有装好就开始飞行员的培训招生,早上洗脸刷牙,一溜儿上校、大校排队打水。有人总结了几句顺口溜:“孤孤零零几间屋,没有营门没有路,娱乐活动靠散步,10名官兵混合住,睡的全是上下铺。”

  30年,中国陆军航空兵几乎每一次发展,都是“最美逆行”。

  1999年,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加快推进军队转型,全军再次裁减50万人,军队院校由100所减至80所。与此同时,中央军委决定成立陆军航空兵学院,是这次裁军过程中唯一新建的一所综合性院校。

  2003年,全军再次裁减20万员额,总参陆航局正式更名为总参陆航部,由原主要履行部队领导机关职能改为履行总参二级部职能,并增设了军代局、试飞大队等技术保障和科研试飞机构。

  2013年7月,中央军委明确了2013~2015年军队改革主要任务,在进一步优化部队结构的情况下,陆军航空兵再次增加员额。也正是这4次里程碑式的“逆行”,中国陆军航空兵负重起飞。

  初露锋芒的30年

  一架武装直升机剧烈抖动,从1800米的空中迫降在赣东南农村的一片水稻田之中,不偏不倚地骑在田坎上。试飞员张志强和张云磊脱离了险情,互相为对方点燃一支烟,安静地等待救援部队。

  极少有人知道,2007年的这一次水田迫降,完好地保存了我国第一架专用武装直升机——武直-10的样机和试验数据。5年后,中国首款专用武装直升机横空出世。

  列装那一天,多位陆航装备专家在现场热泪盈眶。他们都记得,在“直-10”武装直升机引进发动机受阻,全机研制进退两难的关键时刻,陆航作出了依靠国内自主设计、完成定型的果断决策,成功组织完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动机研制,攻克了全机减重优化的技术难关,用两年时间打破国外封锁,取得自力更生的巨大胜利。

  与此同时,陆航开始在“直-9”平台上探索现役装备改进挖潜的路子,先后实施3次重大改进改型,满足了陆航不同历史时期对武装直升机的作战使用需要,为陆航从辅助支援型力量向主战突击型转变提供了坚实基础。

  30年,中国陆军航空兵不仅装备了国产的专用武装直升机,也培养了一大批陆航飞行员,在飞行技术和水平上向世界一流接近。

  为了“补课”,早日缩短差距,陆军航空兵开足了马力。训练基地17年培训合格陆航飞行员近3000名,飞行训练时间增加4倍,承训员额更是猛增10倍,不得不采取“三班倒”和“一场多点、一域多用”的连轴组训模式。

  最多的时候炊事班一天要做8顿饭,抬到机场保障教员和学员吃完了接着飞。由中国自行生产的教练直升机“直-11”生产出厂后直接列装部队,边试飞边教学。教练团没有足够的机务人员,就把女兵编进地勤,和男兵一起承担维护保养直升机的任务。

  紧追慢赶,高速发展的中国陆军航空兵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进行到关键时刻,时任某陆航团团长蔡有固采取单轮悬停的方式,将困在绝境中的几名伤员接上直升机。陆航开启的空中走廊,让多少受灾群众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为此,陆航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邱光华机组壮烈牺牲。

  这些年,让中国陆航小试牛刀的还有载人航天工程。在内蒙古四子王旗的大草原上,搜救直升机总是第一个降落在“神舟”飞船旁,为从天外归来的英雄送去最及时的帮助。

  30年来,陆航部队已形成了由运输、武装、勤务支援等一系列直升机机种,活跃在“一树之高”的超低空,在陆军作战序列中显现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把诗篇写在蓝天,把身影寄托给白云。”这是陆航第一个女飞行员邢淑华当年写下的一首小诗。如今,首批5名武装直升机女飞行员经过一年多的风雨淬炼,已经羽翼渐丰,形成战斗力。

  创新跨越的30年

  2014年5月,赣北地区。一架直升机空中停车,像铁砣一样下坠。

  就在从200米的高度到直升机落地的10余秒内,飞行员靠双手拉起重达百余斤的操纵杆,操控直升机自转着陆。

  这不是一起事故,而是为期15天的全军陆航部队首次飞行特情课目实装演训。演训课目包括空中发动机停车、尾桨失效等高难度特情,旨在提高飞行员特情处置能力和陆航直升机的战场生存能力。参加演训的有国产新型主战装备直-10、轻型教学装备直-11等多款现役机型。

  近年来,陆军航空兵始终坚持从实战需要出发,紧贴作战任务、紧盯作战对手,坚持仗怎么打部队就怎么建、兵就怎么练,打仗需要什么就发展什么、苦练什么。先后组织陆航飞行大队长集训、战术研练课题训练试点、新武器新弹药战术运用集训等活动,开创性组织直升机单发停车滑跑着陆、双发停车自转着陆和尾桨故障着陆等世界性高难特情课目训练,主动应对作战样式转变、武器装备升级的新形势,解决了陆航部队指挥水平不足、分队战术训练水平不高的问题,陆航核心军事能力得到有效提升,推进陆航部队从精飞向善打、从能保向能战、从打准向打赢转变。

  在战法上,陆航部队研究探讨陆航高原高寒、海上、山地、沙漠、城市作战和夜战运用理论,组织开展了多场检验性演练。特别是2013年,陆航部队组织了代号“突击-2013”的实兵演习,是我军首次以陆军航空兵为主要突击力量进行的实兵实弹演习,也是陆军航空兵部队组建以来最大规模的战法研究和研讨活动。

  “突击-2013”主要演练了在信息化条件下,陆军航空兵突击时的火力掩护、近距火力支援、特种突击、翼侧机降、火力截击和蛙跳支援等6个典型作战行动。参演部队包括来自原济南、南京、广州等军区的陆航旅、团,以及海军、空军部队共3000多人,动用各型直升机100余架以及多型舰艇、装甲、火炮和战斗机等大型装备。演习验证了多机并排集火攻击等一批新的战法成果,实射了多型试验弹种。我国首款专用武装直升机还首次实射空空导弹并成功截击低空目标。

  经过30年的不懈努力,陆航部队还走出了一条适应性改型、专用化研制和系列化发展的装备递进上升之路,形成了较为丰富的空地、空空武器系列。陆航部队先是解决多个机型“有机无弹”的老大难问题,后续又自主研制了直升机专用空地导弹,制导体制从单一的有线制导向多种导引方式拓展。装备的空空导弹在射程、制导方式上形成系列,直升机机载火箭弹采用多种口径、战斗部,具备打击多种目标能力。

  30年来,陆航部队先后完成直-9系列、直-8系列、直-11、直-10、直-19等国产直升机研制列装,基本构建了以二代装备为主体、以三代装备为骨干的主战装备体系;攻克了多个发动机研制难关,初步突破动力瓶颈。

  仅“十二五”的5年时间,陆军航空兵直升机增长数量就相当于陆航前25年增长的总和。当军队改革的大幕再一次拉开,中国陆军航空兵也将迎来新一次的腾飞。(黎云 宋成泽)

【编辑:高辰】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