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武警救助体重1400斤野象 抬其在原始森林艰难跋涉

2017年06月12日 09:55 来源:解放军报 参与互动 

  引 子

  有这样两则故事——

  有一年秋天,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旺乡村民叶明正,同其他30多位村民“抵抗”一个由3头公象、7头母象组成的野生象群的袭击,但最终还是没能保住眼看就要收获的600多亩玉米。

  几年前,一头3岁的野生亚洲象被盗猎者设置的兽夹夹伤,奄奄一息。武警森林官兵发现后,30余人抬着700公斤重的野象在地形复杂的原始森林中艰难跋涉,将其送抵动物救助站救治。

  这两个故事,反映了“人象冲突”的两个侧面。一方面,随着我国长期禁猎野生动物措施力度的加大,生态环境逐步改善,人们保护动物意识日益增强,野象种群数量开始逐渐增多……而亚洲象在村寨周围日趋频繁的活动,也对百姓的生产生活造成一定影响;另一方面,随着象牙价格的暴涨,一些不法分子为追求巨额利润,不惜铤而走险猎杀野象、走私象牙,给亚洲象的生存带来极大隐患。

  图①:武警云南省森林总队官兵在热带雨林中观察象群活动;图②:老兵王鹏与被森林官兵救助的小象“然然”;图③:森林官兵在热带雨林中徒步巡逻,取露水饮用。程雪力、韩新华摄 制图:梁 晨

  据统计,目前西双版纳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在300头左右,30多年来,增加数量超过原总数的一半;另一组数据则显示,自2011年以来,“野象肇事”已造成当地粮食损失5万余吨,有上百人遭受野象袭击。

  美丽的西双版纳,是世界闻名的“生物物种基因库”。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期盼着与野生亚洲象等动物长久和谐共存。

  守卫在这里的武警云南省森林总队西双版纳大队官兵,在树好人民子弟兵形象的同时,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神圣使命。他们常年穿梭于热带雨林,巡逻在边境线上,犹如一把利剑,斩断猎杀野生动物的罪恶黑手,用一次次爱象、护象和救象的实际行动,忠实履行职责使命。

  请随本报记者的脚步,走进西双版纳野生亚洲象保护区,品读“森林卫士”与野象之间的“不解情缘”。

  邂逅——初见并非想象中美好

  初夏的西双版纳,气候湿热。记者 随森林官兵驱车前往西双版纳亚洲象种源保护区“野象谷”,路边随处可见“野象通道,请勿鸣笛”的警示牌。武警云南省森林总队西双版纳大队教导员王正康一脸严肃地说:“提高警惕!我们已到亚洲象的地盘了。”

  他的“严肃”不无道理。2016年初,保护区内一头野象因争夺配偶失败,曾一天之内3次走上213国道,损毁了近30辆停在路边的社会车辆,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上午9时,车行至保护区入口,我们下车步行。此行的向导——武警森林部队的退伍老兵岩罕陆,向记者微笑示意。12年前,他曾参与救助受伤小野象“然然”的行动,那次经历让他察觉到野象日渐堪忧的生存环境;退伍后,他毅然选择留在热带雨林,成为当地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中的一员。

  “快看!是‘大排牙’。”穿行丛林2小时后,在一处大象迁徙通道附近,记者一行遇到几头正在“戏水”的野象,王正康告诉记者,“领头的成年野象,就是几年前被大队官兵救助过的‘大排牙’。”话音未落,远处突然传来阵阵象鸣,充满野性的叫声在山谷中回荡。

  熟识亚洲象习性的岩罕陆说,野象视力不佳但嗅觉灵敏,或许是人类的靠近惊扰了象群,他建议迅速撤离……不料,在即将到达“安全集合点”时,几头小野象“抢先一步”闯入保护区工作人员的休息房,一通“玩耍捣乱”过后,几间民房早已一片狼藉。

  岩罕陆说,野象就像兼具破坏力与好奇心的“顽童”,人类眼中一些“不可饶恕的伤害”,对它们而言,也许只是对沉闷无聊的一种排解罢了,“这片‘休息区’因为常遭野象光顾,已难以保证安全,上级部门也做好了搬迁准备。”

  营救——人与象是可以交流的

  “人与象是可以交流的。”王正康说,那是他第一次读懂大象的语言。

  去年10月的一天,大队勤务值班室响起急促电话声:“勐旺村3头野象跌入蓄水池,急需救援!”

  官兵赶到时,2头成年母象、1头小象已在水中浸泡了近20个小时。只见蓄水池四周边缘较高,野象们费尽力气却怎么也爬不上来。“这附近是一片象群经常光顾的菠萝蜜梯田,很可能是由于雨后路滑,小象饮水跌入池中,另外两头母象救助无果,也一并滑入其中。”现场一位动物救助专家,语气急切地分析道。

  “赶快排水!”几名战士冒险潜入池中放水,却因淤泥过多而放弃。远处传来阵阵象鸣声,原来,在距离蓄水池200米的一片树林中,聚集着与落水野象同一族群的10余头野象。也许是“家族成员”落水已久,抑或是感知到人类的靠近,象群出现明显焦躁。

  为了驱赶象群,一部分官兵开始燃放鞭炮;另一部分官兵则徒步从远处的香蕉梯田,为落水野象背来香蕉充饥。 救助之初,官兵设想“用直升机悬吊沙袋投入水池,为野象铺设行道”,这一方案很快被否定——直升机飞行太高难以实现精准投放,很有可能伤及小象;低空飞行的噪音则易激怒象群,后果不堪设想。

  最终官兵们决定,协调驻地政府派来挖掘机打通“救援通道”。救助过程中,挖掘机作业时发出的巨大轰鸣声,让水池中的野象受到惊吓,一头母象为了保护小象,多次撞击机械弯臂,左侧身体顿时血肉模糊。

  战士们见状,纷纷聚集到水池边……也许是察觉到了战士们内心的焦急,听到了他们心底的“呼唤”,母象突然变得温顺了,眼中不再闪现惊恐的神色,而是在水池中安静等待救援。

  40分钟后,一个宽约1米的“缺口”挖掘成形,蓄水池中的水倾泻而出。3头野象叫着,顺利爬出水池,缓缓地向象群走去。“大恩不言谢,这个道理大象可能也懂吧,它们不会忘记那次救助。”王正康笑着说。

  追凶——枪弹从官兵头顶飞过

  在距离中缅边境1个多小时车程的一座边防检查站,记者遇到了老兵王鹏。

  一次,王鹏所在的班组配合当地森林公安在保护区巡逻。当天,他们接到情报,有盗猎分子在附近活动。巡逻队在闷热多虫的原始丛林中跋涉6个小时后,一座简易棚屋出现在眼前。

  “凭直觉判断,这个棚屋不会那么简单。”王鹏回忆,棚内两名男子鼾声如雷,远远望去,还有几把长刀、两把铁砂枪立于他们身旁。

  “丁零零……”巡护队员迂回包抄时,不知谁不小心触发了盗猎者预先埋设的绊铃,清脆的铃声响起,盗猎者猛然间被惊醒。

  “不许动,举起手来!”王鹏见状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举枪挡在了一名盗猎者面前。正当王鹏与盗猎者双目对峙时,另外一名盗猎者突然一个鱼跃跳到他身后,抄起置于王鹏身后的铁砂枪……只听“砰砰”两声枪响,枪弹从王鹏头顶飞过。这时,其他战友一拥而上,将盗猎者全部制伏。

  “要是他枪法准一点,估计我就‘光荣’了。”身材魁梧的王鹏告诉记者,“铁砂枪威力大,一枪就能把人打成‘马蜂窝’……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有将不法分子绳之于法,才能无愧于‘森林卫士’的称号!”

  近年来,武警森林官兵严厉打击非法捕猎行为,我国境内的偷猎、故意伤害野生动物案件明显减少。然而,受象牙利益驱使,仍有一些境外不法分子持枪非法越境进行偷猎。令人气愤的是,由于三分之一的象牙长在大象头骨内,为取到完整象牙,盗猎者会杀死大象,并剥下其面部皮肉……

  “对盗猎者决不能姑息!”王鹏说,一些境外亡命之徒竟然利用亚洲象贩毒,他们利用大象记忆力强的特点,引诱大象染上毒瘾,从而达成贩毒目的。“此类受害的野象,真是生不如死!这也是我们坚守丛林,与犯罪势力殊死搏斗的另一动力。”王鹏坚毅地说。(本报记者 马 超 特约记者 陈维奇 通讯员 徐 涛)

【编辑:官志雄】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