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百岁老兵回忆南京保卫战:明知不敌仍奋勇抗战

2017年07月10日 02: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1937年12月上旬,在淞沪战场勉强取胜的日军,为摧毁中国军民抗战意志,又以上海为依托,沿京沪线一路西进,直逼南京。目空一切的日军先遣部队越过中国守军防线,向南京光华门扑来,却遭遇驻守当地的中国军队顽强阻击,损兵折将。

  “12日拂晓展开阵形,日军开始向光华门发动猛烈进攻,我们守城部队则给予来犯日寇痛击。初战告捷,全排弟兄斗志昂扬,纷纷表示要与光华门共存亡。即使是战至最后一人也要与敌人血拼到底,死守光华门。”

  “撤退!上午与全排弟兄约定死守光华门的誓言成了空话。我是南京的老百姓培养起来的,但是我们守南京却没能打出个名堂……我们在离开前曾对着南京城敬了一个军礼,发誓一定要回到这里。”

  当时参与这场守卫战的百岁老兵周广田,讲述此战依然热血沸腾,有豪情也有悲愤。

  光华门阻击战日军遭败绩

  我在1937年夏秋的淞沪大战时,任南京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一团一营一连二排代理排长,在京沪火车上督战,未能参加一线战斗。当年11月上旬由上海战场撤下后,先是奉命到南京光华门维持秩序,后因日军进攻南京的快速急进,我们这一排人就自动变成正式防守光华门唯一一支守城部队。

  离光华门约100米处有个防空洞,能容纳一个连进驻。我排初到当天,就住进洞内,全排抱枪和衣而睡。

  我们这个排,加上我共四十六人,有三个班长,三个副班长,都是1934年初入伍的爱国学生,列兵是七七事变后由武汉参军入伍的爱国学生兵,他们爱国热情高,有和日本侵略军拼杀的决心。战前,全排士兵掀起了一个学练杀敌硬本领的高潮。全排三个班轮换,一个班训练,一个班值勤,一个班休息。

  自11月11日起,轮到训练的这个班,全心全意奋发训练。轮到休息的班,稍事休息一下就自动出来参加训练。值勤的班也是边值勤边训练。全排弟兄勤学苦练近一个月,杀敌硬本领有了很大提高。

  当时,我排有位姓陈的班长(忘其名),山东人,大高个儿,身体强壮,是1934年初入伍的爱国学生,入伍后即当捷克轻机枪手。我请他负责训练三名轻机枪手,他责任心很强,教导有方,在12月12日敌军攻城时,他训练出的三名轻机枪手发挥了很大威力,陈班长功不可没。

  到12月11日凌晨,我在光华门城楼侦察敌情,突然发现离城门200米处,停有日寇小型坦克一辆,装甲车四辆,日军总数约有100多人,但暂未有攻城动作。显然,这一小股日军机械化部队是绕过我南京外围和城郭的防卫部队,于前一天深夜冲至光华门的,但可能感到攻城的步兵太少,是在等候后续步兵参与攻城。

  12月11日,等了一天未见有后续部队到来,这伙儿感觉有些等不及又急于向“天皇”邀功的日军,于12日拂晓展开阵形,开始向光华门发动猛烈进攻。

  一时间枪炮齐鸣,子弹和炮弹向光华门倾泻而来。上午8时许,光华门在日军强大火力的攻击下出现一处大洞,约一个排兵力的日寇嘶吼着冲向缺口。

  我们守城部队则给予来犯日寇痛击,最先冲入洞口的四名日军,被我守在城门内的六班机、步枪全部击毙。后面冲上来的鬼子,被四班、五班依托城墙居高临下,木柄手榴弹、机枪、步枪的一顿狠揍,夹着尾巴仓皇而逃。敌坦克、装甲车因没有了步兵的保护,也掉转头急速开溜了!

  这一仗,全排有两个人手臂受伤,经过简单的包扎后便返回防线继续迎战来犯的日寇。初战告捷,全排弟兄斗志昂扬,纷纷表示要与光华门共存亡。即使是战至最后一人也要与敌人血拼到底,死守光华门。

  离开前曾对着南京城敬军礼

  利用日军再次进攻前的间隙,我和战友们一面用沙包封堵城门洞口,一面休整部队,准备与日军的下一次厮杀。当天下午6时,军情突变,连部传令兵传来连长命令:命令周广田速即整合部队赶赴下关集合,过江到滁州报到。

  我怀着愧疚的心情率领全排弟兄由光华门穿城而过直奔挹江门,沿途没有一个军人和老百姓,沿街铺面都是大门敞开灯光明亮,铺内空无一人,能吃的食品都一扫而空,我们是守城部队中最后一个撤退的。我排守在光华门一个月零三天,全部吃的是压缩饼干(自带和友军支援的),到12月10日已经全部吃光,11日饿了一天,12日饿着肚子与日寇打了一仗。这时,只想在沿途找到一点吃的食物充饥,哪怕是土豆、红薯什么的都好……

  撤退!我上午与全排弟兄约定死守光华门的誓言成了空话。我是在南京参军的,在南京4年从士兵成长为排长,是南京的老百姓把我培养起来的,但是我们守南京却没能打出个名堂……我们在离开前曾对着南京城敬了一个军礼,发誓一定要回到这里。

  全排只周广田一人逃出

  13日凌晨,我带领着士兵们到达下关码头(今为中山码头),此时,日军兵舰已接近燕子矶。情况紧急无路可走,我看到轮渡码头侧面停有一小块竹排,立即命令不会游水的十几个弟兄登上小竹排划过江去,会游水的三十来个弟兄则脱掉棉军服和我一起跳江撤退。

  日军沿水陆两路一路扑杀打算渡江的军民。日军兵舰一靠岸,日寇的陆战队便迅速冲向趸船,趸船上的军民一个也无法逃跑。杀光了趸船上的人,日寇随即冲向马路,对四处奔逃的军民近者刀砍,远者扫射。上起汉中门下至燕子矶,江面上浮满了遇难者的尸体,数以万计,被杀死的人中,很多其实是未成年的孩子,是十几岁的少年学生,惨不忍睹。我沉入江面的木板下逃过了捕杀,其他战友则没能逃过,全部被射死在江中,整个排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活着逃了出来。

  这血仇啊!我当时就想,这个仇何时能报?逃离南京后,我返回部队。在武汉,我们教导总队改编为27军46师,我任营部中尉副官,在武汉保卫战中,我奉命率领一个加强排在阵地前侦察,与日寇的尖兵部队半夜遭遇,因得到情报抢先占领有利地形,布下一个口袋阵,一口气消灭了20多个鬼子,终算出了一口恶气,为牺牲的战友报了仇。

  山坡上的阵地被炸成平地

  据时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三大队五中队少尉排长的抗战老兵程云回忆,他的部队被派往雨花台地区,负责守卫一座小山坡。1937年12月6日,日军利用空中优势反复轰炸守卫阵地,程云的部队出现了大量伤亡,阵地所在的山坡被炸成了平地。

  随后,日军集中优势兵力开始地面攻击,战斗随即进入白热化。冲锋战和肉搏战轮番上演,他相邻阵地的一个排有30多人,被日军轰炸后无一生还。“我身边的一个战士被日军炸掉了一条腿,喊我帮他捡回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被打死了。”

  除了面对日军的强大攻势,程云部队也面临着严重的补给问题,由于当时整个南京城都陷入战争中,根本没有像样的补给,他的部队连喝水都成了问题,更别说药品,部队非战斗减员严重。但就是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程云所在的部队和日军开始了反复的拉锯,常常是日军上午占领阵地,晚上又被守城部队抢回。

  1937年12月12日,战争进入到第六天,时任南京保卫战总指挥的唐生智下达突围、撤退命令,中国军队的抵抗就此瓦解。12月13日日军攻入南京,开始了长达数星期的南京大屠杀。

  80年转眼逝去,战场上的炮火虽然归于沉寂,但是这段历史却应该被后人所铭记。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资料显示,80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国军队牺牲了10余名将军、17名团长以及50余名副团级干部,代价可谓惨重,中国军队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仍奋勇抗战,展现了英勇豪迈的爱国精神,这种精神应成为我们这个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

  本版文/本报记者 奚宇鸣

  内存

  南京保卫战

  南京保卫战,又称南京战役,是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失利后,为保卫首都南京与日本侵略军展开的作战。时间:1937年12月1日-1937年12月13日

  1937年12月1日,日军大本营下达“大陆第8号令”,命令华中方面军与海军协同,兵分三路,攻占南京。蒋介石任命唐生智为首都卫戍部队司令长官,部署南京保卫战。因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南京各城门先后被日军攻陷,守军节节抵抗,牺牲无数。12日,唐生智奉蒋介石命令,下达守军撤退令。守军各部因撤退失序,多数滞留城内,被日军大量屠杀,损失惨重。

  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被屠杀的军民30万以上。

  南京保卫战期间,蒋介石所在的武汉大本营对南京的战况也极为关注,每日均有询问及指示的电报,当蒋介石发现撤至南京部队的战斗力及士气已远不如淞沪作战,南京外围主阵地带仅防守两三天即告失守,而复郭阵地立足未稳即在主要方向上又被敌突破、迫逼城垣时深感形势严峻;当得知附近已有日军渡江时,更感局势危急。为避免南京守军被敌围歼,蒋介石于11日中午考虑令南京守军撤退,遂令时在江北的顾祝同以电话转告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

  12月14日,根据中国大本营的指示,唐生智在临淮关宣布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撤销,撤至江北的卫戍军部队改隶第三战区。南京保卫战基本结束。

  整个南京保卫战击毙日军三千余人,打伤九千余人,合计毙伤日军一万二千余人。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