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何俊:从坦克射手到合成尖兵

2019年02月11日 15:00 来源:解放军报 参与互动 

  □一名士兵面临的挑战,折射改革大潮带给军人的考验  

       □一名士兵成长的足迹,浓缩军队体系重塑带来的涅槃
  何俊:从坦克射手到合成尖兵
  ——从一名士兵的转岗经历看军人如何适应新体制迎接新挑战

上图:步兵何俊。

  上图:坦克兵何俊。 阳吉成摄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有人害怕变化、拒绝变化,有人适应变化、拥抱变化,在变化中创造精彩。中士何俊属于后者。

  作为坦克分队一炮手,何俊从事的专业岗位又称射手。入伍第二年,他考取了坦克射击专业二级证书,第三年考取了一级。2016年6月,他作为连队唯一参加南部战区陆军组织的坦克射击专业特级考核的士兵,获得坦克射击专业最高等级认证。

  何俊憧憬自己能像许多装甲兵专业大拿一样,再考取其他两个专业的特级证书。然而,他的“考证计划”中断了。2017年4月,何俊所在部队调整组建为合成旅,连队和其他连队合并整编为步兵连。

  新专业、新岗位,何俊没有气馁、没有放弃,而是在刻苦钻研和训练中开始新的突击,磨练成一名合成尖兵。

  何俊的经历,只是奔涌的军改大潮中的一滴水珠。和他一样,大批官兵在“脖子以下”调整改革中变了单位、换了专业、挪了驻地。他们是否能适应新岗位、新专业?面对军旅生涯的“巨变”,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成长过程?

  前不久,记者在南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采访何俊和他的战友们,记录和观察他们在改革调整一年后的“转身”与“重生”。

  坦克射手转岗当了步兵——

  置身改革大潮,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挑战

  2017年4月,随着“脖子以下”改革全面展开,何俊所在的坦克连整编为合成营步兵连,他由一名坦克兵转岗成为步兵。

  虽然知道改革迟早要来,但听到整编命令的那一刻,何俊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对老连队的留恋,对新单位、新专业的陌生,让他心里有些发慌。

  更让何俊难以释怀的,是他引以为豪的坦克射击特级证书还没真正派上用场就“作废”了,自己成了新专业的“小学生”。

  特级射手,是坦克射击专业的最高专业等级。战士考上专业特级,不仅受人尊敬,而且在士官选晋、评功评奖等涉及切身利益的事务上,都是优先考虑对象。这对于当时迫切希望晋升中士的何俊来说,尤为重要。

  在新组建的步兵六连,和何俊有着类似经历的战士还有不少。很多战士在坦克连队当兵,在各自专业领域都有“两把刷子”。如今连队改编,意味着他们要告别“老把式”,从头再来。

  心里有疙瘩,干啥都不顺。步兵六连连长张新鹏也察觉到,一纸命令,虽然改变了连队官兵的兵种属性,却没有完全改变大家的思维定势,部分官兵对改革带来的变化有些无所适从。

  为此,连队组织“学练新专业,我该怎么办”“归零,我拿什么再出发”讨论活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岗位的变化,谈个人的打算。战友杨天长的话让何俊触动很深:“这特级、那特级,克敌制胜的本领才是真特级;不管是合成步兵还是坦克兵,能打胜仗就是好兵。”

  “转岗,并不意味着成长之路的断裂,而可能是一次新的机会。退一步说,大家和你一样都得从头再来,都站在同一起跑线,这个时候就看谁起跑快!”何俊的哥哥何享在另一部队服役,经历多次转岗后在比武中摘金夺银荣立二等功。哥哥的开导,让何俊有了榜样、添了信心。

  在主动适应深钻苦练中练成精兵——

  勇于接受和正确对待“阵痛”,才能实现“华丽转身”

  “重新学新专业,难道比考特级还难?”何俊把特级证书锁进柜子,像当年刚学坦克专业一样,制订了各个课目的训练计划。

  在坦克连时,何俊凭借自己思维活、力量足、耐力好,不仅专业顶呱呱,体能训练也冒尖。在他看来,步兵无非就是跑步打枪,自己坦克火炮都玩得转,练这些不在话下。

  然而,现实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乘车射击脱靶、步兵战术走麦城。他发现,信息化战场的合成步兵,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仅仅打得准、跑得快、投得远,无法适应合成步兵的要求了。”何俊对记者说。

  从坦克连到合成营步兵连,变的不仅仅是名称。如今的步兵,已经从“2条腿、1支枪、4颗手榴弹”升级为“车轮子”“铁翅膀”“信息终端”,面临的挑战不只是专业技能的改变,还有训练模式和作战理念的升级。用何俊的话说就是,合成步兵人人都要学会“十八般武艺”。

  在坦克连,一人通常只练一个专业,同在一辆坦克车组,开车的通常不练射击,炮手通常不练通信,因为练强一个专业就很不容易。而到了步兵连,似乎没有明显的专业界限,步枪、手枪、机枪、狙击枪、榴弹发射器、手榴弹样样都要会,掩体构筑、爆破技术、班组协同、伪装防护、绳降索降、越野穿林、卫星导航、火力引导也要精,一下增加10多个专业课目,一专多能的训练要求让他应接不暇。

  重新认识步兵,何俊有了强烈的“本领恐慌”。每次训练,他都自我加码,累得汗流浃背,作训服上留下一道道汗渍。

  在战斗演练中,何俊所在的步兵班组还要担负前沿信息搜集、分析上传、整合研判、引导火力打击等任务。学习卫星终端、班用电台等装备时,何俊熟记每一个按钮功能、每一组代码含义,并刻苦练习无光条件下的操作,逐渐找到了“手感”。

  转身转型,涅槃重生,岂止是何俊?在调整改革中,该旅超过半数的官兵调整了专业。旅首长机关带头组织转岗转型训练,开设官兵“大讲堂”,全员学习军兵种知识,拓宽思维领域,掌握合成技能。

  转型带来挑战,同时也带来机遇。在转型训练中,何俊参加了旅队步兵专业骨干集训,所有训练课目达到“理论知识一口清、实装操作一摸准”要求。集训归来,他成了连队小教员,还被任命为八班班长。

  去年5月,何俊参加机枪手专业选拔,他对照训练教材和使用手册刻苦训练,练到眼睛流泪红肿,吃饭手握不住筷子。最终,他获得全旅第一名,并被推荐参加战区陆军组织的尖子比武竞赛。

  步战尖兵如今有了新目标——

  在改革强军的征程中,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在基层部队,“班长”是个宽泛的称谓。何俊从坦克连的车长转变为步兵连的班长,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职责发生了很大变化。

  过去在坦克连,何俊没觉得带兵管兵有啥压力。当了步兵班长,他才发现“管人”的活儿其实很考验人。“坦克车长才管3个人,步兵班长要管10个人。人数翻了倍,要考虑和处理的事情也翻了倍。”何俊说。

  管理带来的考验,不仅因为人数变多了,还因为组训模式的变化。过去在坦克连队,射击、驾驶、通信三大专业实行专业分训,很多时候由连队专业组长组训管理。一个车组只有到了协同训练时才在一起练,车长在训练管理上不用太操心。而在步兵班,无论是体能训练、单兵专业训练还是战术训练,都由班长管到底。

  何俊当班长后,班里来了个很活跃的战士阳晖。一次训练,小阳不小心摔在地上,检查后并无伤痕。小阳却称“受了内伤”,以此为由坐在训练场边上休息了一上午。

  何俊没有急着批评小阳,事后找他的老班长了解得知,小阳之所以情绪消极,是因为家里想让他早日退伍创业,他常常抱着“只要平安度过服役期就行”的心态参加训练。对此,何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训练场上天天和他摸爬滚打在一起,终于让小阳打消了“混日子”念头,一些课目也跨进了连队尖子行列。

  还有一次,机关检查连队时,八班内务“冒了泡”,受到通报批评。连务会上,何俊自始至终没敢抬头。“步兵班长既要组训抓训,又要抓管理、做思想工作,班里事事都得操心,吃喝拉撒睡样样得管,24小时啥时候都不能松懈。”何俊说。

  何俊遇到的考验,还只是班里的琐碎小事。连队、营队和旅队面对的情况更复杂。“部队改革后,全旅从上到下都面临许多新考验,都需要调整心态和状态。”该旅领导说。

  随着工作机制的逐步理顺,何俊所在单位的各项工作渐入佳境,何俊也光荣地入了党,如愿晋升中士,他所带的八班1人荣立三等功,1人被上级评为爱军精武标兵,5人荣获嘉奖。

  如今的何俊,工作劲头十足。虽然步兵没有专业“特级”可以考,但他有了新目标:要把八班带成一个全面过硬、能打胜仗的“特级班”。

  版式设计:梁 晨

欧阳治民

【编辑:刘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