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嘿!我的军校“老铁”

2019年08月20日 16:02 来源:解放军报 参与互动 

  嘿!我的军校“老铁”

  军旅的记忆中,有一种“老铁”,叫作军校同学。因为,在“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的日子摔打出来的,都是最珍贵的友谊。

  想当年,我们这群兄弟姐妹: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集合在军校的旗帜下,都是上下铺,都有青春梦,都穿绿军装。一三五出早操,二四六整内务。训练场上,我们匍匐前进,一起爬过烂泥塘;射击训练,一起扛过81杠;军姿训练开小差,一起写过检查……那时的小值日,还得在饭堂抢饭;那时的电话亭,排队还得排成行;那时的外出证,是最稀缺的宝贝。

  想起了军训基地的老班长。军训时,我的军被经常被扔进宿舍门前的草丛,大名也会出现在内务培训班的小黑板上。班长们率先示范,三分叠、七分整。经过几次回炉深造,我的军被也受到了大家的好评。后来训练开小差,又被班长抓现行,操场抓紧跑10圈,回来继续举哑铃,然后蹲下练蛙跳,最后叫我别矫情。不承想,不打不相识,越来越有真感情。每天晚上十点半,山坡准时谈人生。军训结束前,新训班长要和我们分别了,那时那地,广播里放着《我的老班长》,人群里就我们班兄弟姐妹哭得最凶。我们的战友情,比血还要浓。

  现在想来,真要感谢那些年,没有纷繁琐事困扰,能静下心来,学到那么多看家本领;现在想来,真要感谢那些年,那么多无私奉献的教员和队干部,用言传身教,传递给我们做人做事的朴实道理;现在想来,真要感谢那些年,有这样一所能够给予我们关怀和呵护的军校,温暖以待,教会我们团结、献身、求实、创新的校训。

  还要好好记录的,是由我们8个人组成的小集体。夜晚来临的时候,就寝前洗洗睡的时刻,八仙聚齐,故事开始:老大的臭脚,袜子可以粘上墙;老二的呼噜,马上传遍小走廊;老三的衣服,半月不洗已泛黄;老四的笔记,落下太多今晚得补上;老五去洗冷水澡,啥也不穿明晃晃;老六打着手电筒,熄灯了也要写信给远方的那个姑娘;老七听着随身听,估计又是陈百强;老八刚泡的方便面,闻着就想尝一尝,来来来,凑上前,说好我就吃一口,结果一口吃完只剩汤。

  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周末拿着外出证,找个兄弟去大桥南路的家乐福,或是三牌楼的苏果仓储。记得一次和同寝室的黄兄弟买了带泥的松花蛋,用超市旁边的喷泉洗去了泥,剥了外壳就开始大快朵颐,感觉是这些年吃过的最美味的松花蛋。结果回到寝室才发现,一路走来,嘴角沾着泥,彼此都没发现,那些黄土也已吹散在风里……

  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虽然相隔千里,但是心在咫尺。一个电话召唤,就像通电的电熨斗般温热滚烫。相逢是首歌,同行是你我。谁让我们四年同窗,谁让青春一起飞扬,谁让日子简单快乐,谁让大家一起阳光?

  二十多年前的《红十字方队》,再也没有重播;1998年的挥师三江,也已尘封进史册。但是那段属于我们自己的军校故事,却永远不会模糊,永远不会褪色,因为军校“老铁”讲的是融入血液的友谊,因为军校同学在强军征途中追求的是同一梦想,保持的是同一本色。刘 巍

【编辑:谷梦溪】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