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2019年01月17日 星期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中国新闻周刊:小泉冲刺安理会:给国民一个交待

2004年09月27日 09:20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小泉在联大的演讲,是抓住联合国改革的大好时机,为日本争取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冲刺;但是小泉的这场政治秀,醉翁之意更是为了争取国内民众而非国际社会,是想利用外交为内政加分

  本刊记者/冯亦斐

  9月21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再次站在联合国代表大会的主席台上发言。和两年前相比,小泉的话没有太多新意。小泉列举日本在政府开发援助(ODA)、联合国维和行动(PKO)和伊拉克重建援助中所取得的成绩,表明日本具有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意愿与能力”,希望此次能为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演讲本身并不是太要紧。”美国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日本研究室高级研究员渡部恒雄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是小泉可以借此向国民表示,‘你看,我是在秉持国家的利益,在争取!’这是一个能为国内政治加分的举动,对于小泉来说很重要。”

  二次冲刺安理会

  8月16日下午,刚结束对中国的非正式访问回国不久的川口顺子外相,相继在东京都内的日本记者俱乐部和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表示,目前是着手进行联合国改革,同时也是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的绝好机会。若未能抓住这一良机的话,“在短时间内很难再有这种机会。”

  “这是一个讨论了很久的问题。”日本驻华公使井出敬二对本刊记者说。这其中的大背景是随着日本经济的增长,政治诉求也相应增长。20世纪80年代初期,日本前首相中曾根第一次提出,日本既然已经是经济大国了,要争取成为政治大国。而政治大国的一个指标,就是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这在上个世纪80年代并没有形成政治攻势,因为大多数日本国民的战后“政治过敏症”还没有消除。

  到了90年代初期,日本前自由党党首小泽一郎在他所著作的《日本改造计划》一书中提出一个关键词:“普通国家”。这里的“普通”也被理解为“正常”,意即日本还没有成为正常国家,也就是没有取得和经济地位等同的政治地位。

  于是,在90年代初,日本掀起了第一次进军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高潮,制定了五年计划:即在1995年,也就是二战结束五十周年时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但是日本未能如愿。1996年,争取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论调在日本进入低谷,鲜有人提及。

  如今,在二战结束60周年之际,日本又掀起了进军安理会的第二次高潮,并频频发力,寄望在明年联合国60周年大庆及安南秘书长的“高级咨询委员会”于12月提交联合国改革相关报告之前,向全世界表明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的决心。“日本有两点是很难够资格的。这就是它对二战的认识和处理方式以及它盲目追随美国的政策。”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金熙德对本刊记者说,“我预测,日本如果明年受挫,(外交攻势)很可能再次进入低谷。”

  小泉的弱风险生意

  由于日本宪法禁止自卫队在海外行使武力,小泉此前一直对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态度谨慎,认为“日本的情况不同于现有的5个常任理事国”。在1994年的河野前外相联大演说之前,一群持批判意见的议员创立了“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反思会”,小泉担任了这一组织的会长。

  但是最近小泉一改先前的谨慎态度,对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表示出强烈的意愿。

  对于小泉从消极到积极的态度转变,渡部恒雄认为小泉主要是通过在外交舞台的表演,来告诉日本人民,“看,我在争取呢!”他认为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的意义,并“不是特别大”,这样做,“也许是为了给日本人民一个好的解释。”

  日本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个事实:日本为什么支付这么多会费?在此之前,他们并不在意,因为政府有钱;但是现在,经济有困难,所以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小泉需要对此做出解释。

  而在常任理事国问题上做文章,既可以推动日本的外交,又能实现个人的政治计划,提升其本人的政治声望,积累政绩。“但小泉应该知道,在今明两年内实现这个目标的困难。”金熙德说。

  不过对于小泉来说,在联大演讲,做个申请的姿态,无论成功与否,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无本买卖。与和朝鲜面对面进行人质谈判或者冒着触犯普京的危险视察北方四岛而言,这是一个不会令他冒太多风险、又能赚些政治资本的生意。

  “联合国排不到小泉的首要日程表上,在剩下的两年左右的任期内,他最紧急要做的是国内的事务,如邮政私有化等问题。”渡部恒雄说。

  对中日关系并无影响

  决定日本能否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中国。”渡部恒雄说,但是,小泉在取悦美国方面做得不错,在争取中国的同情和同意方面小泉做得并不好。这是他争取申请成功的一大障碍。

  中国外交部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是,随着形势的变化,安理会应该进行必要的改革,而安理会的改革要优先考虑扩大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具体到日本,中国理解日本方面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

  很多人可能会问,中国如果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中国会有什么好处?父亲曾是小泉政府众议院副议长的渡部恒雄沉吟了片刻说,“我不知道,也许不会有多少好处吧。”井出敬二则强调,在是否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上,一个国家应该更多地考虑,这“是否对世界有利”,而非只考虑,“是否对我(国)有利”?日本认为现在时机很好,能搭上联合国改革的便车,但最终能否成功,这很难说。不说别的,光是在程序上就有几个对日本形成牵制的地方,如日本有不少竞争对手,其中包括很多反对国家,如韩国。此外,在联合国改革方案尚没有形成共识之前,任何国家的许诺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金熙德认为,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支持日本的国家,有很大成分是给日本些甜头吃,“真正到了最后却不一定。美国的做法有放空炮、开空头支票的嫌疑。”

  联合国的改革酝酿已久,但一直拖沓难行。而安理会的改革涉及修改联合国宪章,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事。

  按照联合国宪章规定,首先要经过联合国三分之二的会员国表决,再加上安理会任意九国的表决通过,进入正式修订程序。然后还要有三分之二的参会国对修改的内容表决通过,三分之二的会员国在国内批准。这些复杂程序若一一获得通过尚需要很长时间。对此,每个国家心里都很明白。

  “中国不喜欢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但这并不意味着中日会因为这样一件事情翻脸,因为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利益,并没有和中国交往的商业利益大。”渡部恒雄说,“如果没有和中国的贸易,日本目前的经济恢复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总第198期)

 
编辑:张庆华】
:::相 关 报 道:::
·日前自民党干事长批评首相小泉作风象东条英机 (2004-09-26)
·小泉晤联合国咨委会主席 表加入常任理事国决心 (2004-09-23)
·小泉认为日本不修改宪法仍可能加入常任理事国 (2004-09-23)
·小泉在联合国发言 要求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2004-09-22)
·小泉演说将要求废除联合国宪章中的“敌国条款” (2004-09-20)



  打印稿件
 
:站内检索:
关于我们】-新闻大观 】- 供稿服务】-广告服务-【留言反馈】-【招聘信息】-【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 1024*768 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