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24日 星期四
站内检索
   
频 道: 首 页 |新 闻|国 际|财 经|体 育|娱 乐| 台 湾 | 华 人 | 科 教 | 图 片 |图片库|时 尚
汽 车 |房 产|视 频|商 城|供 稿|产经资讯 |专 稿 |出 版 |广告服务|演出信息| 心路网
本页位置:滚动新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中华文摘》文章:问责一年:“下课”官员今安在

2004年09月28日 15:32

  (声明:刊用中国《中华文摘》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以往,出再大的事故,发生再恶性的行政违法事件,除了惩处几个直接责任者以外,高层官员承担政治责任的并不多见。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主政以来,秉承“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的理念,问责渐成新气象。从罢黜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到问责密云灯会踩踏、开县井喷、海宁火灾、吉林中百商厦大火、阜阳劣质奶粉事件直至嘉禾违法拆迁,短短一年零两个月来,罢官浪潮一次次地出人意料,一次次地坚定人们对政治文明进程的信心。

  问责风暴过后,那些“下课”的官员均迅速淡出了公众视野。他们当初是怎么“下课”的,现在身在何处,对问责又有什么新的认识,读者可能希望了解。而且,问责仍将继续,如何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也是许多人关心的话题。

  张文康孟学农:因SARS去职之后

  每个工作日的上午9时,孟学农都会准时来到位于北京市宣武区南线阁的一幢砖红色六层小楼上班。与周围的建筑相比,这栋楼的最不寻常之处是有武警站岗。

  这是2003年年底才正式挂牌办公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在SARS肆虐期间去职的北京市前市长孟学农,“尘封”5个月后,到此就任办公室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在官方网站上,孟学农的职务后面加了一个括号,注明“正部长级”。

  孟学农没有印新名片,从前做市长时他是有名片的,用于外事活动。现在他的访客很少,倒是有《大公报》等不少香港媒体申请采访他,但都被一一拒绝。

  “我不接受采访,”孟学农说。面对本报记者的采访申请,他一视同仁地保持谨慎。

  孟学农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套间。6月25日,他戴着眼镜坐在办公室里,面容白净,头发乌黑,言语风趣,气定神闲。

  他正通过办公桌上的笔记本上网看阜阳奶粉的幕后追踪报道,边拉光标边说:报得还挺详细。记者提到,阜阳一位政府官员刚刚自杀了,他立刻纠正:是福鼎市一个质监局局长。

  至于何时能接受记者采访,孟学农面色一沉,“十年以后,”他说,“十年以后我就退休了。”

  “历史越久远越清晰”,这句话,他谢绝采访前后说了两遍。

  相对于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现在的职务无疑沉寂了许多,他的一位旧部说:“那叫什么事儿啊,比原来可差远了。”反差更大的是张文康。他于2003年10月就任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以来,他的办公室总是空着,就连他的秘书也不坐班。

  “他是一个特殊的安排,”基金会秘书处一位人士说,“张文康在基金会里没有分管工作,有重要活动时邀请他出席。”

  宋庆龄基金会在社会团体组织中比较特殊,拥有“副部级”级别和事业单位编制,机构领导无论基金会主席胡启立还是副主席张文康,都是由中组部任命的。与孟学农一样,张文康到新的岗位后也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新一届政府一定要做一个敢于负责任的政府,透明的政府”——这句话是孟学农作为北京市新任市长,于2003年1月19日在新市长记者见面会上说的,岂料3个月后,他就为不透明负了责任。

  对于孟学农本人,这也是一个大大的意外。据他当时的一位下属介绍,刚当市长的孟学农真想干些实事,还给市政府研究室布置了课题,研究如何使政府在决策之前能充分听取专家意见。

  同样感到惋惜的还有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应松年教授。他在2002年省部长培训班上讲授依法行政课程时,与孟学农打过交道,对其印象是“谦和”、“朴实”,后来孟学农曾经邀请他到北京市政府做专家咨询。

  “当时没想到非典会闹那么厉害,国务院实事求是地抓了一下,他说‘倒霉’了,大部分人很为他惋惜。”应松年一连说了两个“实事求是”,似乎互相矛盾。

  有人形容,闻讯二人被免职,各省省长“为之一惊”。“那时候真挺大意的,以为SARS是地方病,瞧广州、香港闹得挺凶,抢购食盐、板蓝根都感觉新鲜,有隔岸观火的心态。”这位人士说,“免了两个人,比发任何文件效果都好,起到震慑作用。都愣了,本来忙着抓GDP、招商引资,立刻都以防治非典作为头等大事、重中之重。”

  即使一些报以同情的官员,对一举扭转局势的效果也表示赞许,有人套用古代整顿吏治的用语说,“一家哭好过一路哭。”

  开县“12·23”井喷特大事故

  中石油老总马富才“归隐”

  自己政治生命中止的那天,马富才选择了回避。

  当中组部副部长赵洪祝将中央“同意马富才同志引咎辞职”的文件宣布后,现场的数十名中石油机关正局级干部,以及通过闭录电视收看直播的近万名职工,都为马富才惋惜。这位现年57岁、有着34年石油系统工作经验、执掌中石油5年的正部级企业领导,最终成为重庆井喷事故的埋单者。

  这次会议上,中石油原副总经理陈耕成为集团新任一把手。他与马富才搭档多年,对前任的勤勉及贡献倍加赞赏。因为情动于中,陈耕的讲话中断了约一分钟。

  从井喷事故到中央宣布接受马富才的请辞,历时113天。“你能感觉到马总的忧虑,”中石油内部一位人士说,“他的自发骤然增多。”

  在媒体披露,当听到开县井喷事故消息时,马富才脸色凝重:“发生大事了!”当天下午,副总经理苏树林被派往事发地。

  “马富才没有亲到现场,是他的失误。”一位与他熟识的人士说,“这或许与其经历有关——他30多年的从业经历一帆风顺,缺少对重大事故的处理经验。”另有消息说,在裁员引起的“大庆事件”中,马富才因赶到事发地的时间落在了中央调查组之后而受到责难。

  243条生命逝去,6万人被波及——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石化事故,让马富才在今年1月上旬向中央提出了辞职要求。“辞职信言辞恳切,”一位看过报告的人士称,“马富才检讨说,中石油有许多管理上的漏洞,有管理监督不到位的问题,有违章指挥的问题,也有处置突发性及事故灾害应急预案不完备的问题。作为企业的首要领导,他对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间,各类传媒尤其是网络舆论的矛头,直指中石油负责人。有分析认为,马的去职与“民声”有关,事实上,更直接的责任人应该是事发地——四川石油管理局领导。

  随着调查的进行,井喷事故的原因也逐渐清晰。安全方面的专家指出,石油天然气开采企业属于高危行业,应当有能力预见到作业过程可能诱发井喷并造成有毒气体硫化氢的外泄,也应当有能力采取防范措施并对事故加以有效控制,还应当制订特大事故的应急预案、设置救援机构和队伍。但是,在此次事故中,中石油的相关预案却并未落实到位。

  因此,国务院的最终处理意见是,“马富才作为中石油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是集团公司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在辞去行政职务的同时,中共中央也已批准马富才辞去集团党组书记之职。与一些退休的中石油前任老总不同,马富才未在行业协会里任职。“他现在的状态是赋闲在家。”何京——马富才的秘书、集团秘书处处长——对本报记者称。

  “这种引退生活应该是比较清淡的。”与马富才熟识的一位人士说,“因为他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爱好,一双子女现在国外。但这个把一生献给石油事业的人,能否安逸于‘采菊东篱下’的状态,现在还是个问号。”

  但马富才的一位朋友透露的消息与何京相反。“目前,马富才的身份依然是中石油的职工,他在集团仍保留原待遇。”他说,“辞职后,马富才开始对中石油全国各地的管线进行考察,目前他正在考察四川忠县一武汉石油输送线。”

  马富才卸任后也曾来到井喷事故发生地——重庆开县境内川东北气矿。在这里,有人感受到了他的复杂心情。

  两年前,马富才以中石油集团总经理身份,当选为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这是他目前惟一的政治身份。

  吉林市中百商厦

  辞职市长低调任新职

  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刚占标最后一个走出来。个头不高,身材有些发福,头发依旧稀疏而整齐。与出现在吉林大火照片中的他比起来,似乎要白净一些。

  “我还有事要办。”他冲记者打了一个手势,便飞快地跑下楼梯。在吉林省政府大楼门口,一辆车牌号为“吉B56896”的崭新的丰田越野车已经打着了火在恭候。刚占标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丰田车疾速驶出了省政府大院。

  这是6月28日中午临近午餐的时间。整整一个上午,刚占标都未走出办公室的门。这个组建才一个多月,只有7人编制的新部门设在省政府大楼三层,对外的牌子是“吉林省重点项目建设办公室”,目前挂靠在省政府办公厅,内部的工作人员都管它叫做“大项目办”,负责全省重大项目的实施和协调。

  刚占标的新职务是这个“大项目办”的负责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省里已小范围传达了任命刚占标为“大项目办”主任的通知,级别与原来相同,还是正厅级,但正式的文件尚未下发。

  这使得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位吉林市原市长的新去向。“我们只知道他回省里了,具体做什么,电话是多少,我们一无所知。”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副处长张育新说。由于不是副省级干部,他的行程、手机号码,办公厅也没掌握。记者拨打省政府秘书处的电话,他们甚至不知道“大项目办”就在楼上。

  “我是今年五一期间给他收拾的办公室,5月8日他就来上班了。”一位在楼道里打扫卫生的服务员说。巧合的是,在2001年1月担任吉林市长之前,刚占标曾任省经贸委主任,其所在的办公室也在同一楼层,与现在的办公室只隔着一个楼梯口。

  今年2月15日发生在吉林市中百商厦一场大火,无情地夺去了54条鲜活的生命。两天后,吉林省省长洪虎通过媒体公开道歉:“我作为省长,作为全省安全生产的第一责任人,深感内疚和自责,对不起全省人民和死伤的群众。”

  事情并未就此了结。4月17日,刚占标引咎辞去市长职务,他同时还辞去了吉林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成为继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北京市密云县县长张文之后,在短短几天内“主动辞职”的第三位官员。在百姓眼里,他在一夜之间被“一撸到底”。

  但很显然,刚占标的辞职与履新时间相隔极短。一位知情人说,他有能力,而且年轻(49岁),有关方面的意思是“要妥善安排好他的去向”。

  “他是个干实事的人,眼界也比较宽阔,客观地讲,他的引咎辞职对吉林市的发展是个损失。”吉林市委的一位领导说,“这几年他对吉林市经济结构、工业布局的调整,比较切合实际,大家思想都很开放,城市建设的势头非常好。”

  在吉林市上报省委和国务院的一个报告中,对刚占标任职期间的表现主要给予了肯定。这份附在辞职报告之后的评价报告,或许成了刚占标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复出的重要依据之一。

  可以肯定的是,最初刚占标并没有料到会因此引咎辞职。“他的清水绿带工程现在只做到第二期,手头上还有大量的招商引资项目,这么多事没做完,你说谁会突然中途离开?”这位秘书说。

  “这次火灾不是刚占标的个人问题,把责任都放在他身上是不公平的。”一位区委书记说,“他的辞职,给我们各级干部带来的震动非常大,现在我们每一天都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

  其余主要官员问责一览

  张文:密云县县长、县委副书记

  事故:2004年2月5日密云灯会踩踏事故死亡37人

  现状:在家“闭门思过”

  张仁贵:海宁市市长、市委副书记

  事故:2004年浙江海宁“2·15”特大火灾案,死亡40人

  现状:辞职后返回嘉兴市的住所,赋闲至今

  马明业:阜阳市副市长(分管工商工作)

  事故:2004年阜阳劣质奶粉毒害婴儿事件,因并发症死亡婴儿12人

  现状:“在家看书学习,想要过一段平静日子”

  周毅生:阜阳市工商局局长

  事故:事件同上

  现状:“在家自我检讨和反思”

  周余武:嘉禾县县委书记

  事故:2003年-2004年滥用行政权力非法拆迁案

  现状:赋闲在家

  (文/寿蓓蓓 吴晨光 徐彬 摘自《南方周末》)

 
编辑:孙何璞】



  打印稿件
 
关于我们】-新闻大观 】- 供稿服务】-广告服务-【留言反馈】-【招聘信息】-【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 1024*768 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