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国人撑起“英皇”赌业 纪检称出境赌博取证艰难

2005年01月05日 08:21


朝鲜罗先市一个海滨小岛上的“英皇娱乐中心”。高爽摄

  去年12月14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挪用公款到朝鲜赌博案件被通报。资料显示,2004年,从延边出境计25万人次,其中5万人次参加了专程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赌博的“休闲游”。

  去年12月25日至26日,记者在“英皇娱乐中心”暗访发现,大量中国人专程赴朝鲜赌博,支撑起英皇赌博业。

  延边州开始核查党员干部参赌情况,州纪委有关人员表示,游客出境赌博目前在管理上还是个难题,要掌握出境公务人员赌博的证据确实存在难度。

  “对不起,没有发票。”延吉市的出租车司机们面对索要票据的乘客,无一例外地这样回答。

  这种情况是从去年八九月间延吉出租车全部安装了计价器以后开始的。两个月后,延边州运管处处长蔡豪文因挪用公款到国外赌博,事发后出逃。出租车司机开始大骂蔡豪文,大家普遍的猜测是:如果蔡豪文不是醉心于赌博,出租车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没有发票和乘客整天发生纠纷。

  延边州纪委提供的情况是,蔡豪文,41岁,朝鲜族,1980年11月参加工作,1983年10月入党,出逃前任延边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2004年1月至11月,蔡豪文利用职务便利,以个人名义累计挪用公款276.55万元,借用所辖5家运输企业75万元,通过珲春某口岸分27次出境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赌博,在300余天的时间内,将上述资金挥霍一空。

  事情败露后,蔡豪文于2004年11月17日出逃,当地检方已经立案。延边州纪委已决定给予蔡豪文开除党籍处分;延边州监察局决定给予蔡豪文行政开除处分。

  目前,延边州正在就蔡豪文案件进行调查反思,“可以确定,除蔡豪文外,还有党员干部出境赌博。而且很多人都是利用公款出境参与赌博,赢了就是自己的,输了就是国家的。”一位纪检干部说。

  “英皇休闲游”每天发团

  “好像今天确实人少啊。”12月25日,接待记者的延吉市一家旅行社的金姓导游说。

  他说,去参加“英皇休闲游”的人少主要是受了蔡豪文事件的影响,公职人员都不敢来了。

  在延吉市,办理“英皇休闲游”的旅行社不止一家。

  “到英皇的休闲游都是去赌场的。”一家旅行社接待人员介绍。这家旅行社位于延吉市一家四星级酒店的一楼,酒店门口立着一块硕大的招牌:“入住英皇”。

  “英皇休闲游”每天7点发团,旅行社接待人员说,因为每天都有人去,两日游、三日游都行。

  而手续方面,“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交给旅行社450元钱和身份证复印件外加四张一寸照片,由旅行社帮着办张出入境通行证就可以出趟国门。

  2004年12月25日,记者随一家旅行社踏上了“英皇”之旅。

  连同记者在内,一辆金杯面包车上只有四名游客。

  “你们四个都是没有车的,还有很多人我们给办好手续都自己开车过去了。”金姓导游说。

  据有关部门统计,2004年,延边图们口岸出境计25万人次,据延边州纪委掌握的名单,专门参加“英皇”休闲游的有5万人次。

  折算下来,每月大概4000人次到英皇,每天平均要有100多人。

  图们口岸,金招呼着记者四人办手续,同样是简便快捷。几分钟后,我们便进入了朝鲜一方的元汀口岸。

  朝鲜方面的检查要相对严格,手机等电子设备不允许入境,有趣的是,朝方海关人员直接伸手到记者身上摸来摸去,出了口岸,记者发现上衣口袋里的两块蛋糕已经被捏碎了。

  汽车行驶54公里山路后,英皇娱乐酒店的七层大楼出现在视野里,孤零零地在海边很是醒目。

  在英皇大厅,金导游热情地给记者介绍了酒店客户服务部的杨小姐:“买码你就找她。”金导游解释说:“小额的筹码可以直接到赌场收银台买,一万元人民币以上,你找杨姐就行,有优惠。买三千美元筹码你的客房就免费了。”英皇的房间的确够得上五星级的标准,电视不但可以收看到我国内地的很多卫星频道,还有香港、台湾和日本的频道,甚至还有一个成人台。

  房间内的酒店简介第一项就是:娱乐场。

  “本娱乐场拥有世界级的赌博游戏,例如:百家乐、轮盘、二十一点、老虎机等等。机会就在眼前,稍有运气,阁下就可……”大厅东侧,就是娱乐场。

  “想赢英皇的钱,难啊”

  进英皇的娱乐场也就是赌场需要过一道安检门,还要穿过保安凌厉的眼神。

  赌场外写着若干注意事项,不许带相机和有色眼镜等等,还有一条:本赌场可拒绝任何人入内并不需要告知理由。

  在一个千余平方米、高八九米的大厅中,摆着多张墨绿色的赌台。

  记者前后浏览了一遍,百家乐的台子最多,共五张,每张的最低下注额不等,分别是10美元、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300美元。下注额最小的两张台在大厅中间,另三张大注赌台分别位于东南角和西南角,有屏风隔断,以显示尊贵。

  赌场内还有几十台老虎机以及二十一点的赌台,大轮盘和美式轮盘等。但这些台子大多数时间处于闲置状态,几乎所有的赌客都集中在百家乐赌台四周。

  赌客大约有七八十人,年龄基本在四十岁以上。很多人显然已经鏖战了很久,眼睛红红的。

  三名工作人员一人专司发牌,另两人负责为赌客收发筹码。

  每名赌客手中均拿着一张百家乐的卡片,记录输赢的规律,然后苦苦思索,考虑该将筹码押到什么位置。

  在最低下注300美元的百家乐台上坐着一位赌客,平头,操山东口音。他身旁坐着两位“军师”,一穿红衣,一着蓝衫,蓝衫者被平头称作“老顾”(音)。两位“军师”手持卡片,分析下注位置。

  平头的下注额很大,每次均在一千美元以上。翻牌前,平头都要对着老顾用山东话大喊一声:“好使不?”老顾回话:“好使!”平头的运气看来不错。

  当天晚上7时左右,记者目睹平头连赢六把共计一万余美元。

  平头豪爽的笑声隔着很远都能听到:“赌多少,咱们也不能皱眉头。”赢得多了,旁边的服务员都要喊一声“恭喜发财”,平头就会从大把筹码中挑出5或10美元扔过去做小费,再换来一句“谢谢”。

  但参赌的大多数人并不像平头这样运气好。

  12月26日吃早餐时,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表情凝重,因为她“在洗手间丢了100美元筹码”。

  “本来就输了,还丢了100美元,差不多1000美元了。”记者了解到这位女士来自吉林农村,家境一般,在朋友的鼓动下,她抱着搏一次的想法来到英皇。

  这是她第三次来英皇,“借了亲戚的钱,只说是做生意,我要把输掉的捞回来。”没想到的是,她这次一下就输了近1000美元,差不多是家里半年多的收入了。

  和记者同车来的一家三口,男主人在延吉做生意,直说“输了”,“想赢英皇的钱,难啊!”每天都要带着赌客到英皇的旅行社工作人员说,赌客们的悲欢离合对他们来说已经屡见不鲜。据介绍,在英皇输掉几十万、上百万的绝不是少数,“蔡豪文不就输掉了几百万公款吗?”“一批批的赌客,很多是熟面孔,其中有一些过一段时间以后就消失了。”陪同记者的金姓导游说,“这些人,差不多都已经倾家荡产,没什么好赌的了。”延边州纪委掌握的情况是,有一个家境并不殷实的年轻人,在英皇一次就输掉了20万人民币,当场从英皇的七层楼上跳楼了。

  每年上亿人民币输在英皇

  英皇酒店客户服务部的杨小姐向记者确认,英皇娱乐酒店属香港英皇集团,老板是杨受成。

  英皇酒店人员介绍,这是一座“五星级”标准的酒店,始建于1998年间,2000年酒店及赌场开始营业。然而记者结账索要发票时,只拿到了一张“收据”。旅行社金姓导游称:“你以为这是在国内?”英皇娱乐酒店的地理位置在距离朝鲜罗先市20公里左右的一个海滨小岛上,在朝鲜,英皇是“只允许外国人出入”的地方,决不允许朝鲜本国人出入。

  记者在延边采访时,州纪委和州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都向记者确认:去英皇的,“彻头彻尾都是中国人”。

  延边州公安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英皇就是“中国人在养”,不仅延边、沈阳、大连、哈尔滨,甚至内地的客人都“经常光顾”。

  按坊间流传的说法:“当年英皇一次性从朝鲜买下了这块土地,其后,除了砖以外,所有东西都是从欧洲走海路运输而来,建成了这座酒店,到建成共花费了一亿八千万美元。英皇575名员工中,275人来自朝鲜,朝方每月从朝鲜员工的工资里抽取70%,剩下的30%归他们个人。”“英皇当初的一亿八千万美元,一年半就赚回来了。”陪同记者的旅行社金姓导游说。

  这种说法记者无从考证,但听很多人说,英皇每年赚十个亿人民币“根本不成问题”。

  此前一个月,在香港股市上,英皇中国股票在两个交易日内上涨4.3倍。

  “沾赌就涨啊。”杨小姐感叹。

  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的分析是,全年大概5万人次进英皇,按照最保守的计算方法,每人次输掉5000元人民币,英皇全年可赚取2.5亿人民币。

  国内存款可直接兑换筹码

  英皇的消费很高,自助餐每人要人民币77元。然而和百家乐最低10美元的下注额相比,这里的自助餐差不多等于“赠送”了。

  记者在这里发现的另外一个“情况”是:很多赌客在饭后都不是现金结账,而是签单。

  英皇餐厅的一个服务员告诉记者,这些签单者都是购买了“筹码套餐”。

  记者从英皇客户服务部了解的信息是,这种“套餐”一共分为三种购买方法:一次性购买8000美元筹码,可免掉办理通行证费用550元、提供200元在延吉的住宿补助、报销2000元飞机(火车)票;一次性购买3000美元筹码,可免费入住英皇酒店一晚并提供餐食;一次性购买1500美元筹码,返200元人民币代金券,在英皇范围内使用。

  英皇赌场的筹码是以美元为单位的,收银台也只接受美元、港币和人民币三种货币。12月25日当天,收银台内美元和人民币的兑换比率是1:8.2,美元和港币的兑换比率是1:7.55.根据朝鲜方面规定,入境者限带人民币6000元或5000美元。而无论是购买筹码套餐或在赌场的大小赌客们,手中的筹码大部分都要超过这个数字。

  “你可以把钱带在身上,出入口岸的时候随身携带十万美元,也不会检查。”金姓导游告诉记者。

  得知记者只带了几千元人民币,“那就小玩一下吧”,金显得很遗憾,又问:“你在国内的时候没有存钱?”

  金的意思是,在国内,即可往英皇的指定账户上存钱,到英皇之后兑换筹码。

  英皇赌场收银台明确告知,赌客可在国内任意交通银行或建设银行向指定账户汇入款项,注明收款人姓名,将存款单据带入英皇,经确认后,即可兑换筹码。

  但记者暗访时,英皇客户服务部的杨小姐则遗憾地告诉记者:“现在不能通过银行存款,几天前还可以,因为有干部来赌场,国内方面停掉了这项业务”。

  在英皇赌场内,有大约五六个年轻人手持大量的筹码,不时走到赌客桌前,取走或给出数枚筹码。

  这些人穿梭游走于整个赌场,绝不仅仅是只为一个或几个人服务。

  有人猜测说,这些人的身份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在赌场中放高利贷,放贷的利率根据每个赌客的不同情况随时变化;另外他们可能受雇于地下钱庄,为赌客提供大笔的资金。

  记者的一位霍姓朋友曾在国外赌场工作数年,他的解释是,对赌客来说,地下钱庄是最“稳定”和迅速的一条资金通道,而且,赌场的“背景”一定会保持住资金流动的畅通。

  距离英皇大约四五百米的地方,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当铺,记者无法查证当铺和英皇间的关系,金导游和多位赌客都向记者证实,这里接受赌客们的任何有价物品的典当。

  “有人到当铺当东西吗?”“当然,输了钱,就来当汽车,回去再接着赌。”管理出境赌博仍是难题

  2004年12月初,延边纪检部门曾派员到英皇暗访,“所谓休闲游,就是赌博游;休闲旅游团就是赌博团。”参加了这次暗访的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说。

  而延边州旅游局对记者的答复却是:旅游部门对旅游线路控制非常严,大批赌客以休闲游的名义到英皇赌博的事情还没有听说。

  延边州旅游局规划处郭姓负责人说,英皇的旅游线路属休闲性质,偶尔有去赌场的,也是以消遣为主。

  而且,“在蔡豪文之前,几乎没有公职人员到英皇赌场去。”他肯定地说。

  郭称,对客人赌博的问题,旅行社控制不了,赌博应由公安部门进行管理。

  关于英皇休闲游的线路,延边州旅游局规划处的说法是线路是由上届人员确定的,“现在处里的人不了解”。而几年前之所以确立这样一条旅游线路,是因为“那里的风景很美”,是“观光旅游的胜地”。

  而记者在英皇亲眼所见,除一栋楼一片海,那里其实是一片荒芜,而且朝鲜漫长的冬季,即使游客不进赌场,也没有人到海边观光赏景。

  实际上,英皇娱乐酒店除赌场外,还有KTV、游泳池、桑拿等一些附属娱乐设施,但“这些地方很少有客人来”,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25日晚上,记者在英皇娱乐酒店大堂副理处询问圣诞夜是否会搞一些活动,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有活动也没有人参加。”“输了的要翻本,赢了想再赢。这就是去英皇的游客目的。”旅行社的金姓导游一语道破天机。

  “游客出境赌博在目前管理上还是个难题。”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承认,特别是在控制党员干部出境赌博的管理上存在难度,而且掌握到境外的公务人员赌博的确实证据很难。

  “这方面的管理问题,以后真的要认真地探讨、研究。”李敬民说,“包括能否撤掉赌博游的线路,都在下一步的工作当中。”旅游局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实际上,对赌博的控制,旅行社是无能为力的。

  而一旦强力部门封掉通往英皇的“旅游之路”,英皇将成无米之炊。

  而来自延边公安方面的答复是,游客到境外赌博,这个不知道该怎么界定,公安方面“从来没管过”,也“说不清楚”,到境外的“个人行为”公安方面“控制不了”,只能由各单位“进行思想教育”。

  吉林省公安厅外事部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公安部门只是做到出境人员在出境前的相关手续审查,但他们出去后究竟干了些什么,“发现不了”,而且也“无从管理”。

  延边核查党员干部参赌情况

  英皇的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蔡豪文事发以后,延边对党员干部出境赌博的管理力度加强,“眼下这个节骨眼,没有人敢顶风上”,这也导致赌场内的赌客“明显减少”。

  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承认,在蔡豪文之前,“的确没有意识到党员干部出境赌博的事情”,而且“从来没意识到这一点”。

  “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漏洞。”他说。

  据纪委部门的统计,在前往英皇的赌客中,公职人员“不可避免地玩”,比重“大概30%以上”。

  据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与朝鲜罗先市接壤的珲春市某局,就将接待处设在了英皇娱乐酒店内。

  一位当地媒体人员证实,蔡豪文出事之前,该局接待处的牌子就公开挂在英皇酒店内,现在则已经摘掉了。

  延边州纪委在蔡豪文事件之后公布:今后,凡是领导干部参与赌博被发现的,一律免职;党员领导干部及公务人员以“休闲旅游”名义到境外赌博的,一律开除党籍。

  同时,对各级领导干部实行禁赌工作责任制,凡对本单位或下属单位发生的赌博问题放任不管、知情不报或查处不力的,要根据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规定追究其相应责任。

  李敬民告诉记者,现在正在核查延边州党员干部到英皇赌博的情况,“已经掌握了一些人的情况”,“目前正在逐一核实”。“有些人我们已经进行了谈话,有些人已经紧张了!现在我就知道有些借了公款没还的,正在堵窟窿。”李敬民说,“核查之后,将通过媒体对这批人公开曝光。”12月26日中午,记者结束在英皇的暗访后准备离去。

  等车的时候,又来了两个旅行社的中巴车,三四十人大呼小叫地走进来就直扑赌场。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双手捧着厚厚的数叠人民币跟在一名中年人的后面,边走边喊:“大庆的胡哥来了。”杨小姐等一干客户服务部的工作人员一窝蜂地拥了上去,簇拥在"胡哥"左右走入赌场……

  (来源:《新京报》;高爽)

 
编辑:邱观史】



  打印稿件
 
:站内检索:
关健词1:
关健词2:
标  题: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 】- 供稿服务】-广告服务-【留言反馈】-【招聘信息】-【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法律顾问:大地律师事务所 赵小鲁 方宇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 1024*768 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