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 道: 首 页|新闻中心|国 际|财 经|体 育|娱 乐|港 澳|台 湾|华 人|留 学 生|科 教|时 尚|汽 车
房 产|图 片|图片库|图片网|华文教育|视 频|商城|供稿|产经资讯|出 版|广告服务|演出信息
·中新网09年广告招商
·中国新闻网聘财经编辑
·中国新闻网聘媒介经理
·全球华侨华人网上家园
·参与it消费调查赢大奖
·中新网诚聘网站工程师
·中国新闻网聘客户经理
·中国网络新闻主流源地
■ 本页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关键词1: 关键词2: 标题: 更多搜索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抗战胜利六十年:幸存者追忆“重庆大轰炸”

2005年08月24日 11:48

  中新社重庆八月二十三日电 题:幸存者忆“重庆大轰炸”

  作者 邹辉 郭晋嘉

  “我的背现在还常常作痛。当时一块炸飞的弹片从背部射进身体,在体内转了一圈从腹部钻出……”已值耄耋之年的聂仲连老人掀起衣服露出背上深深的弹痕,提及六十多年前“重庆大轰炸”伤痛不已。

  一九三八年到一九四三年五年间,侵华日军战机对准了中国战时陪都——重庆,两百余次轰炸给当地造成了惨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被称为“重庆大轰炸”。

  聂仲连老人找出了自己保留了半个多世纪、已些微发霉的民国三十二年的出院证明和当时的报纸,拿报纸的右手无名指已严重变形。

  提起惨绝人寰的“六·五隧道大惨案”,聂老情绪忽然激动起来:“真是惨啊!从隧道里抬出来的死人从城里一直堆到河边去了!”

  一九四一年六月五日,日军对重庆实施疲劳轰炸,出动了二十四架次飞机,从傍晚开始分数批夜袭重庆,空袭长达五小时之久。在较场口隧道里,由于避难人数超过容量,隧道通风不畅,二千五百余人在此间窒息死亡,酿成震惊中外的“六·五隧道大惨案”。

  今年已七十七岁高龄的赵茂荣老人则在大轰炸中失去了她如花的容貌,脸上至今还留着一道长长的疤痕。

  抚着颊上凹凸不平的伤疤,赵老陷入回忆中:“那是一九四一年,我才十三岁,在磁器口丝纺厂上班。我记得,那天天气很热,空袭警报突然拉响,紧接着日本飞机就轰轰地飞来了。”

  “当时姐妹们都吓傻了,围裙都没来得及脱就急忙往防空洞跑。到了防空洞发现里面已经挤满人了,我和隔壁姐姐只好在洞门口蹲着。”

  说起当时的情况,赵老仍心有余悸:“炸弹就在我们身边不停的爆炸。旁边一个人数着‘一、二、三……’,刚到五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巨响,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赵茂荣老人醒来时,洞口已经遍地是尸体。有的全家遇难,家破人亡;有的婴儿死在母亲怀中;有的孕妇被踏死,赤身露体长发蓬松……而那条从眼角一直延伸到嘴边的伤疤也永远地留在了她脸上。

  据统计,“重庆大轰炸”期间,日军共出动飞机九千五百一十三架次,投放了包括细菌弹在内的各类炸弹两万一千五百九十三枚,炸死市民一万一千八百八十九人,炸伤一万四千七百人,炸毁房屋一万七千六百零八幢。

  二00三年,聂仲连老人和其他的九名大轰炸受害者一起踏上了漫长的对日索赔之路。

  “我恐怕等不了多久了,我只希望这件事情尽快有一个结果。”白发苍苍的老人说,他什么也不需要了,只要一个公道!

  目前,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已经认识到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和伤害。每年都有大批日本友好人士来渝祭奠“重庆大轰炸”死难者。

  六十余年的时间匆匆而过。轰鸣的飞机、呼啸的炸弹、冲天的火光、成山的尸骨,早已随历史的烟尘飘向九天,只余沉沉的哀伤和不屈的抗争诉说着那段伤痛的历史。(完)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 】- 供稿服务】-广告服务-【留言反馈】-【招聘信息】-【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法律顾问:大地律师事务所 赵小鲁 方宇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
[京ICP备05004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