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剩男剩女”现象日益加剧 光棍出租自己找安慰

2010年11月16日 17:32 来源:黑龙江晨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随着“剩男剩女”现象的加剧,想摆脱单身的男女各显其能帮自己“脱光”,以“哈尔滨”为区域名建立的“交友QQ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近日,哈尔滨万人相亲会在爱建举行,不仅吸引了年轻人,也得到了许多中老年人的青睐。

  曾经被视为“老土”的相亲,突然拥有了“时尚”的标签。网络寻租也好,日常相亲也罢,“剩客”们是为了偶遇灵魂伴侣,还是随波逐流、为了相亲而相亲?市民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A 家长给“恋爱经费”鼓励孩子大学找对象

  在这个被“剩男”“剩女”充斥的年代,家长们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也成为“剩客”,不仅仅在言语上鼓励孩子在大学期间找寻伴侣,越来越多的父母更是主动为孩子提供谈恋爱所需要的各类花费,支持孩子寻找情投意合的“伴儿”。

  黑龙江工程学院学生家长冯女士:我儿子念大二时就把对象领回来让我看,我非常支持。孩子还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每个月我会多给他一些钱——两个人相处,花费会比较多。孩子早点找个对象,我们这当父母的心里就踏实了,省得毕业以后一边忙工作、一边找对象,说不定最后两样都没戏。

  哈尔滨商业大学学生家长王先生:现在的大学生都谈恋爱,如果我儿子也谈,我会非常支持。他现在是成年人,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而且,我觉得上学时谈的女朋友,比在社会上结交的人靠谱——两个孩子在一块念书,会不断加深了解、磨合,对以后的生活是很好的铺垫。

  黑龙江科技学院学生家长秦女士:我的孩子今年就毕业了,到现在还没个对象,别提我有多着急了。大学生活比较轻松,空闲时间就应该找个情投意合的孩子交往着,毕业后一结婚,夫妻俩该忙忙,孙子孙女就交给我们这些做爷爷奶奶的,大家都去了一块心病。要不,等孩子一出校门,压力就太大了,男孩子得一心扑在事业上,哪还有心情找对象啊?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孙子、孙女啊?

  黑龙江大学在校生钱小亮:人家都说大学里的爱情是最纯真的,不会掺杂社会上的一些物质因素,所以朋友都建议在大学找。

  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生王冰:我迫切地想找个对象,因为只要大学同学一聚会,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我自己是孤家寡人,太伤颜面了。女生到了27岁,找对象太费劲:不错的吧,不是已经被挑走了,就是嫌你岁数太大了;不好的吧,还心有不甘。这样不断纠结下去的结果,就是一直都找不到可心的人。如果父母能在我上大学时敦促一下,我怎么会弄成这个局面啊!

  东北林业大学马彪:如果能在大学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对象,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大学生家长郭永良:我不太赞成孩子在大学谈恋爱。虽然,他们已经走进了大学、是成年人了,但毕业后会有更残酷的社会竞争等着他们,在学校应该以学习为重,不能因为谈恋爱而荒废了学业。谈恋爱的问题,应该在他们步入社会、思想更加成熟时再考虑。

  哈尔滨金融高等专科学院学生家长闫女士:现在电视上都在说“剩女”,我可害怕我女儿到时候也被“剩下”,在校期间有合适的就谈一个比较好。不然,等以后工作了,接触的圈子比较局限,不好找了。人口普查显示,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少一半,太可怕了,趁大学里学生多赶紧找,机会也多一点。

  大学生家长田玉敏:我希望我儿子能在大学里收获自己的爱情,我们夫妻也会在这方面多支持孩子。良好的恋爱基础,有助于他们将来的事业和生活,所以我儿子谈恋爱时,我会给他适当地增加生活费以表支持。

  大学生家长杨秀珍:我支持孩子在大学里谈恋爱。他们在大学里接触到的同学和朋友比较单纯,这时候的恋爱目的也大都很单纯。只要提供给孩子一定的“恋爱经费”,就能满足孩子生活上的一些小花费了。如果等到孩子走进社会、到了工作岗位,接触的人会越来越复杂,有时还会牵扯到一些利益问题,怕孩子会在感情上受到挫折。所以,我鼓励孩子在大学期间找对象。

  □ 实习记者 蒋婧姝

  实习生 郭扬 刘芳菲

  B 网络交友:

  怕寂寞还是“卖”自己?

  27岁公司职员张小姐:我最近参加了一个交友网站组织的线下聚会,觉得有几个人条件跟自己差不多,正在深入交往中,希望能借这个机会“脱光”。

  南京百姓网网友胡先生:朋友基本都有另一半了,我到现在还自己“耍单帮”,觉得挺没面子的。特别是到了而立之年,家里人开始催着结婚生子,希望借网友聚会的机会摆脱单身。

  27岁电台编辑李先生:我参加过一次QQ群组织的聚会,觉得群里人参差不齐,有的人素质很差,不打算再参加聚会了,而是在网上凑凑热闹,只发言不行动。

  哈市大学生李石:我在人人网上看见很多人发布“出租自己”的帖子,觉得挺有个性的,就跟着起哄。我觉得,没有多少人真想达到某种目的,只是人云亦云、随便发个帖子而已。

  哈市大四学生王博:有人出租就肯定有人租,各取所需,既能满足利益需求也能满足生理需求,挺好!

  哈尔滨市大学生杨宁:我经常在网上看见“出租自己”之类信息,帖子上什么都写,跟明码实价地卖自己没什么区别。

  公司职员张小佳: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个新闻视频,说一个女孩出租自己一个月,就为了换一个星期的宝马车驾驶权,很不理解——连自己都能出租了,还有事情不能做呢?

  □实习记者 张慧

  C 实习生 董执律 范伟刚

  相亲会:“甜蜜的烦恼”

  现如今,单身男女找对象不再是一件羞涩低调的事情。从火爆荧屏的电视相亲节目,到上万人的相亲大会,或是刊登大幅的征婚广告、网上交友恋爱,找寻自己意中人的方式已变得多种多样。很多单身男女,赶场一般往返于各种相亲活动,却始终找不到钟情的另一半。

  28岁白领吴小姐:虽然我很渴望尽快稳定下来步入婚姻,但是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对待爱情更加慎重。这可愁坏了我的家人,除了无休止的唠叨外,他们还安排各种相亲给我。虽然有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会接受他们的安排,给自己一个遇到“真命天子”的机会,也让家人放宽心。

  外企职员张先生:我有很多次相亲经历,但由于很多原因,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

  自由职业者王先生:我认为“相亲会”也是要靠缘分的,不可以盲目地选择,择偶要讲原则。就拿本人来说吧,身高体重我不要求,但孝心、上进心必须得有!

  退休工人殷女士:我是来给儿子找对象的,他总是不着调,大小伙子了没对象也不着急。他的同学、朋友们,基本上都有小孩了。我干着急,所以自己跑来帮他相亲。

  市民张先生:我绝不去相亲,太丢人了!我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满世界热心宣传,好像我找不到对象似的。找对象嘛,得靠缘份——“相亲会”上那么多人挤在一起选对象,太乱套了!

  南岗区赵先生:父母催得要命,“时间紧任务重”,想快点给家里带一个回去,也怕自己被“剩下”,所以来参加相亲会。可是,看到那么多人,感觉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反倒不知如何抉择了。

  香坊区钟先生:亲戚朋友帮忙物色的,和类似这种万人相亲会,我可真没少参加。让我郁闷的是:一个相中的对象都没有,钱倒花了不少,这可真是“甜蜜的烦恼”啊!

  文秘叶小姐:我觉得太搞笑了,一堆老头儿、老太太围在这儿给孩子相亲,见着一个年轻人就问上半天,太不靠谱啦!婚姻是自己的事,怎么变成家长出面给相亲了!

  幼儿园老师丰小姐:现在的相亲大会,确实够前卫、够大胆!把自己的个人信息明目张胆地公开出来——怎么现在的人找对象跟疯了似的呢?

  医院护士宋小姐:我本想来试一试,可到这儿之后,看到那么多人举着牌子推销自己,觉得特别乱,心里面就烦了。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自己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想趁着年轻快点把自己嫁出去,不想当“剩女”。可是,这样的相亲,我真是接受不了,弄得人像商品似的,我还是从身边的朋友里找些知根知底的吧!

  □ 实习记者 周雪

  D 实习生 谭昶 郝佳琦

  情商缺失 很多人不会爱

  婚姻家庭咨询师徐磊:现在“剩男剩女”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来自于社会,另一个来自于自身。从社会的角度来说,现代人的社会压力大,为了更好地生活,总是忙于工作、学习,往往到了功成名就之时,却发现自己早已被剩下。从自身的角度来说,现在的人缺乏爱与被爱的能力,促使很多人成为了“剩客”。尽管现在的相亲平台很多,但择偶不能盲目,要树立正确的择偶观。也只有这样,才能拥有真正的爱情。

  心理咨询师刘京燕: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交流方式网络化隐蔽化、婚恋观受到物质要求的冲击等,使都市人忙碌浮躁偏离了恋爱婚姻的本质,导致婚姻失败和单身现象泛滥。

  现代人对于物质生活过分重视,直接表现在相亲条件和结婚要求上,优秀的女士要求男士有房有车有存款,成功的男士要求女士年轻漂亮感情专一。男女之间总是有物质阻隔,却没有真正关注两个人在一起是否真的适合,等到相处出现问题后才意识到这些问题。加上信息通讯的飞速发展,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方便也更肤浅,可以很容易结识彼此,也可以很轻易地忘记对方。

  其实,恋爱和婚姻是需要培养和练习的。而目前,我国的教育体系和家庭教育中对孩子情商的教育缺失,导致越来越多人丧失了爱的能力。父母在孩子成年后不放手,继续干预孩子的生活、工作、恋爱,与孩子始终保持共生的关系。所以,铺起单身男女通往幸福恋爱婚姻的高速路,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 实习记者 徐楠 实习生 孙超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