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村组长疑因工作失误服毒身亡 留遗书称以死谢罪

2010年11月19日 15:40 来源:广西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图为韦海生写给本组村民的“遗书”,其真伪还有待鉴定。
年仅12岁的男孩跪在父亲的棺材前,难以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11月16日,在三江侗族自治县丹洲镇东风村永红村小组,村民举行了村上有史以来第一个追悼会,百余村民将该村小组长韦海生下葬了。据悉,年仅38岁的韦海生是因为服下农药导致死亡的。其死因至今仍扑朔迷离。有村民议论称,韦是自杀,他是以此方式向村民“谢罪”,因为不久前,他曾拱手将一片属于本村的山林“送”给了其他村组。

  留下两封遗书

  声称受骗签下协议,自己以死向村民谢罪

  11月12日傍晚6时许,天已渐黑。37岁的骆玉桂回到家后,不见丈夫韦海生,便数度拨打其电话,结果均无人接听。她向亲友以及其他村民打听丈夫下落,均未果。

  因韦海生平时喜欢到山里装鼠夹抓老鼠,其家人及几十个村民连夜分组进山搜寻。

  众人在山上寻找至次日凌晨1时许,毫无结果,返回。

  此后,韦海生的哥哥韦集军首先发现了异常——韦海生家,11日还放在厕所里的一瓶农药不见了!瓶里原来还有半瓶农药。一种不祥的感觉,让韦海生的亲友一夜无眠。

  13日早上8时许,在众人提醒下,骆玉桂仔细翻看了丈夫的卧室。结果在房间里找到了韦海生留下的两份遗书。一份是给妻子骆玉桂的。骆一看到信的开头“我要走了”,顿感不妙,瘫在地上。

  众亲友接过一看,才发现是韦海生写给妻儿与组民的两份遗书。

  遗书声称,他打电话问了林改办的有关人员后,认为自己被东风村的有关人员骗了。因为他在永红组与东风村委有纠纷的两份山林边界确认表上签了名,他害怕家人及本组村民为难自己,他说自己只好去死,以求大家的谅解。

  意识到事态严重,韦海生的工作伙伴,永红组党支部书记石爱云立即向镇政府和村“两委”报告。听到消息后,东风村委相关干部也来协商找人。 

  喝下农药身亡

  在死者家人经常摘菜的菜园边发现了尸体

  果然,搜寻的人们很快在距其家只有百米远的一个菜园边,发现了韦海生尸体。韦的手机掉落在一旁,旁边还有一个甲胺磷空农药瓶,空气中弥漫着农药味,杂草上面还沾着呕吐物。

  接到村民的报警后,当地警方来到现场进行调查。经法医鉴定,韦海生被初步认定为服药自杀。

  “这孩子太死心眼了,真想不到他会为这个寻短。”提及韦海生的死因,叔叔韦元钢老泪纵横。

  韦元钢说,死前,向来话少的侄子从来没有向任何一名小组村民提及自己被人采用欺骗手法,在涉及本组尚与其他村民小组有纠纷的集体山林边界确认表上签名一事。从遗书看得出来,韦海生是在签名后,自认已将一片有一千余亩的争议山林拱手让给别人,才使其做出以死谢罪的极端行为。“他根本没有给我们劝慰甚至责备的机会,也就更别说有人能够看穿他所承受的巨大心理压力,从而阻止他去死了。”而他们至今也不知道侄子是在何时被人采用何种办法欺骗签名的,因为他们没人见过那两份林权边界确认表。

  “现在想来,我们才发现他死前的言行有点异常。”韦元钢说,12日上午,韦海生带着年仅12岁、周末从县城读书回家的儿子到板江镇街头去理了发。回到家后,11时左右就早早做中午饭给儿子和其表弟吃了。饭后,他语重心长地对正在看电视的儿子说:“儿啊,我要出去打工了,你以后可要听你妈的话噢。”年少无知的两个小孩子并未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继续在那里看电视。

  韦海生的表弟告诉记者,当天下午他舅父曾看到儿子先是走进了附近一个景区里,不久又走了出来,举止有些异常。他推测表哥当时可能是想进入景区山里去寻短,但或许担心影响景区,又害怕家人找不到自己的遗体,这才折了回来,在自家附近母亲经常来摘菜的菜园边喝了农药。“表哥走后,丢下了孤儿寡母和年近七十的双亲。表嫂几天来粒米未进,数度哭昏。衰伤的两位老人一夜之间似乎又苍老了十岁。”  

  死因扑朔迷离

  遗书真伪有待鉴定,相关人员三缄其口

  11月16日,记者来到东风村委办公楼,却发现没有人。

  记者于是拨通了村支书黄厚基的电话。对于韦海生在遗书中声称自己“被东风村干、东风组干、林改办小梁们骗了”一事,黄矢口否认。但他表示,目前相关部门对遗书的鉴定尚未出来,自己不愿多说,并且自己正在村里亲戚家里帮办小孩满月酒,要两三天后才有空,因此没办法接受记者的采访。

  村委主任骆家平一听说记者要采访后,赶紧说自己在其他地方忙着,并挂掉了电话。村委副主任则没接电话。

  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丹洲镇林改办。刚进入门口,一名身穿蓝色衣服、斜挎一个皮包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去。当记者询问韦海生遗书提及的林改办工作人员“梁彦东”在不在时,里面的一男一女表示他们那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当记者想进一步询问时,两人赶紧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那名女子还将大门关上,说自己要去开会了。

  这时,给记者带路的韦海生的表弟跑到厕所打电话过来说,我们刚到时,先后从林改办走出来的那两名男子,正是黄厚基和骆家平。黄不是说在忙满月酒吗,怎么却在镇上?

  看到两人先后进了一家粉店后,记者走了进去。表明身份后,记者先问后面从林改办出来的男子是不是骆家平,他不置可否,但是对于记者的采访,他表示无可奉告。而当记者问那名挎着皮包的男子是不是东风村党支书黄厚基时,他却说自己不是,还说自己只是来跟骆谈生意的。  

  牵出疑云团团

  有村民对“自杀”指出不少有悖常理细节

  “这件事情发生后,13日当天,我们就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目前还没结果。”丹洲镇党委书记梁朝全告诉记者,出于人道主义,加上担心被永红组村民打,东风村委拿出了11.5万元给韦家办后事和补助家用。至于韦海生遗下的孤儿寡母和年迈父母今后的生活,梁表示,只要符合低保政策,政府都会按照政策照顾。

  然而,对于韦因何而死,梁朝全却有不同看法,他说遗书有不少疑点:林改办确实有一名姓梁的工作人员,但是却和遗书中所写的“梁”名字不符。更让人生疑的是,这名工作人员负责东风村林改工作,韦海生生前跟他非常熟悉,所以不太可能会写错他的名字。同时,遗书也没有日期。此外,两份遗书并不放在同一个地方,这也有悖常理。最关键的是,那片牵涉到永红组与其他村民组的争议山林,都还没有勘界,韦海生怎么可能就在上面签了名?

  那么韦海生所谓的签名又是怎么回事呢?对于记者的疑问,梁朝全从办公室里拿出了几份各村屯之间的林权边界确认表说,韦所签名确认的,都是村屯与村屯之间没有争议的山林,这一点韦海生也很清楚,因为当初进行林地边界确认时,采用的是投影仪,很多群众都在场,并不是那片千余亩的争议山林。由于一直有争议,关于那片山林,镇政府已经应群众要求,数度组织牵涉其中的各个村民小组开协调会,但是均没有结果,他们也就无法组织勘界,因此不可能存在像韦的遗书所说,他是被人欺骗签名将这片争议山林拱手让人的事情。

  既然韦海生签名的并不是那片争议山林,他为何要在遗书里写自己签的是那片山林呢?而且还为此轻生?对于记者的疑问,梁朝全说,可能是永红村民组的一些村民误认为韦海生签名确认的是那片争议山林,所以才给他施加压力,最终导致其不堪忍受而选择轻生。

  对此,韦海生的表弟表示,根本不存在村民误会韦海生的事,因为找到了遗书后,村民们才知道表哥的死因。“而且,即使确实有村民误会了他,他也可以向大家解释清楚啊,完全没有必要走这种极端。”

  事件真相如何,看来只能等调查结果出来后才知道了。 

  逝者生前受拥戴

  不领政府津贴,工作任劳任怨,百余村民自发追悼

  “虽然大家都没有说出来,但是没有谁真正愿意当这个村民小组的干部。”韦海生的离去,让永红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石爱云很感慨。她说,这种基层工作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据石爱云介绍,由于为人正直老实,韦海生在两年多前被村民推选为小组长。尽管心里一千个不愿,但是因不好辜负村民们的信任,且村里确实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韦海生便如此“被当上”了小组长。

  由于当地所有村干,除了村支书和村委主任以及副主任能够拿到政府的定额或半定额工资外,包括村民小组长在内的其他村干均完全是义务为大家服务,政府没有任何补助,永红组村民便专门拨出一块0.2亩的水田给在任村民小组长耕种,以此鼓励为他们任劳任怨的“当家人”。

  别看这个“官”小,又没什么报酬,永红组也只有52户人家,可要管的事情可不少:计生工作、兵役工作;带领村民发展经济,增收致富;接待上级领导检查;协助村委政府各级部门工作人员开展工作;农村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维护村民利益,向上级反映村民意见和建议;村民福利工作等。为完成大量的公事,韦海生常常连家里的农活都顾不上。

  “出事前几天,为了节约来回吃饭的时间,把家里的地早点铲完,他每天早上都从家里带上了中午饭,准备大干一场,结果有几次都被村委和林改办的工作人员打电话从山上叫了回来开展工作。”韦海生的父亲韦元珍也不禁有了怨言,赌气让儿子别管这些事了。然而,每次只要村民有事找他,他都会放下家里的农活,尽力为大家服务。

  “我们农村的农民死后,都不开什么追悼会的。”村民骆大贵说,虽然韦海生并没有工资领,但毕竟生前也是一位“干部”,而且也很受村民尊重,于是他们就按照“干部”的形式,在其下葬前开了这个追悼会。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