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元帅回家乡故事追忆:陈毅为母亲洗尿裤

2011年02月07日 10:33 来源:解放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元帅回故里,次数都不多。少回去甚至不回去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但有两点是相似的:即一个“忙”字、一个“怕”字。忙:身兼要职,日理万机,加之晚年多数身体不好;怕:既怕给家乡添麻烦,同时也怕给家乡搞了特殊化,坏了党的名声。

  ■朱德:哪里有棵树都记得清清楚楚

  1960年,朱德回到四川仪陇县。

  他的记性很好,哪里原来有棵树,哪里原来没有,全都记得清清楚楚。早饭后,朱德自己认路,来到少年时读书的地方——席家。这里原是席聘三先生办的私塾学堂,朱德在这里学习了十年。

  那里有个很高的陡坡,不好走。陪同的省委书记廖志高说:“总司令,别去了吧,路不好走。”朱德说:“不要紧,我小时候走惯了。一定要去。我的古文就是在这里学的。 ”

  朱德还是爬上去了。一看,晨雾炊烟里的席家,五间草房依旧,院子里静悄悄的。

  朱德轻步进院探问:“席白谷先生在这里住吗? ”

  “是。”屋里走出一位中年人,应声说,“在这里住,我是他孙儿。 ”他主动向来客介绍:“这座房子是朱总司令读过书的地方,我伯父跟他同过学,经常给我们摆朱总司令读书很得行,文章做得最好。有人多次要拆这座房子,我说是朱总司令读过书的学堂,才没有让他们拆掉……”

  朱德站在院坝里四处观望,问:“这两窝黄连树中间还有一窝黄桷树呢? ”

  “下暴雨打雷,遭雷公抓走了。”中年人笑着道。

  朱德一听也笑了,说:“再种两窝嘛! ”

  主人望着来人似曾相识的脸庞和熟悉的乡音,好奇地问:“您老是从哪儿转来的?这么熟!”旁边有人低声插话:“朱总司令,你还不认得? ”主人一听,顿时红了脸,又惊又喜地拉着朱德的手,叫道:“哎呀,我的天啦!朱总司令啊! ”

  院子里,朱德、康克清和席家亲属合影留念后,席家人挽留说:“转来了就莫忙走,在这里多耍几天嘛! ”朱德哈哈一笑,说:“我们一块儿照了相,就等于在你家住下了。”临别,已走到院坝边的朱德,又回头凝视良久,才缓步离开。

  ■彭德怀:到湖南家乡做调查

  彭德怀自1925年盛夏离开故乡湖南湘潭乌石寨,直到1958年,其间33年,从未回过家乡。

  1958年12月,中央在武昌召开八届六中全会,对当年的粮食产量,彭德怀提出了不同看法。当时,在西北地区的小组会上,讨论公布1958年全国粮食产量数字的时候,许多人赞成公布1万亿斤或1.2万亿斤,甚至还有人说“粮食要多少有多少”。彭德怀不同意这些意见。

  武昌会议结束后,彭德怀便回到湖南家乡去做调查,决心把情况弄个水落石出。

  为了便于听到群众的真实反映,彭德怀没有住招待所,而是住进了彭家围子自己的旧居。

  在公社和大队干部座谈会上,当有的干部谈到今年粮食大丰收,吴公塘生产队亩产过千斤时,彭德怀没有轻信。他同干部们步行数里来到吴公塘田边,打着手电筒,蹲下身来,拔起一兜禾茬,数着一兜禾上有多少株稻秆,每个穗上大约有多少颗稻谷,细心计算着每亩地的产量。

  听公社干部说,他们公社的炼铁厂出了640多吨铁。彭德怀就去看了公社炼铁厂。情况和他在别处看到的一样,是“大兵团作战”。事后,彭德怀跟公社干部算了算账:为了炼那么一点铁,集中公社、大队全部劳力运料,丢开农业生产,让稻谷烂在地里;为了解决燃料问题,拆毁了社员许多住房,砍伐了大片山林;为了收集原料,连社员的农具和做饭的铁锅都砸了……这是多么大的代价呀。

  在许家塘大队敬老院,彭德怀和几位少年时代的伙伴进行了亲切交谈,得知他们每餐每人只能吃到二三两米 (旧秤16两一斤),数九寒天老人们还睡在光光的篾席上,连褥单都没有,被子也破烂不堪,彭德怀紧锁眉头。

  对家乡的考察,使彭德怀对人民公社化运动和大炼钢铁中的问题有了更清晰的了解,也给他增加了更大的疑虑。

  ■贺龙:断然决定不准再修自家大屋

  1925年5月18日,贺龙回到分别了五年之久的家乡桑植洪家关,祭奠祖先,看望亲族故友。

  贺龙家原来的房子已经被敌对武装烧毁。继母正在修建一栋木石结构的大屋,房架搭起来了,刚刚上梁。贺龙回来看到正在兴建的大屋,对亲属、乡亲们说:“你们看看,左邻右舍这些茅草木屋,单单我家修一座大殿,当成菩萨来供,这不是成心叫人骂我贺龙吗? ”他断然决定不准再修。

  亲友们纷纷劝说,你当了师长,当了将军,修个大一点的屋子也是应该的,再说,屋架已经搭完,大梁已经上妥,搭成个屋算了。贺龙还是不答应,他说:“不要修了,盖个屋顶,让它空着,让往来赶场的乡亲也好有个躲风避雨的地方。”后来,贺龙参加了共产党,领导湘西武装斗争,这个供四乡来往群众躲风避雨的棚子被国民党反动派烧掉了。

  ■陈毅:给娘洗尿裤

  陈毅是孝子。 1962年,他出国访问回来,路过家乡,抽空去探望身患重病的老母亲。

  陈毅的母亲瘫痪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陈毅进家门时,母亲非常高兴,刚要向儿子打招呼,忽然想起了换下来的尿裤还在床边,就示意身边的人把它藏到床下。

  陈毅见到久别的母亲,心里很激动,上前握住母亲的手,关切地问这问那。过了一会儿,他对母亲说:“娘,我进来的时候,你们把什么东西藏到床底下了? ”

  母亲看瞒不过去,只好说出实情。陈毅听了,忙说:“娘,您久病卧床,我不能在您身边伺候,心里非常难过,这裤子应当我去洗,何必藏着呢。”母亲听了很为难,旁边的人连忙把尿裤拿出,抢着去洗。陈毅急忙挡住并动情地说:“娘,我小时候,您不知为我洗过多少次尿裤,今天我就是洗上十条尿裤,也报答不了您的养育之恩!”说完,陈毅把尿裤和其他脏衣服都拿去洗得干干净净。

参与互动(0)
【编辑:马学玲】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