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广州一消防员为救轻生男子被动车撞飞牺牲(图)

2011年07月31日 05:30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广州一消防员为救轻生男子被动车撞飞牺牲(图)
副队长曹赛指着事发现场。
    姚携炜: 22岁,增城人,共青团员。2011年3月,应聘为新塘中队合同制消防员。牺牲前刚开始学吉他。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22岁姚携炜

  合同制消防员

  死亡倒计时

  10秒 火车转过弯道进入视线,桥上队友开始示警

  5秒 姚陈二人合力将铁轨上的轻生男子抬起

  3秒 桥下监控的曹赛下令让姚陈二人松手撤退

  1秒 抬着男子头部的陈俊华刚刚移出铁轨,迅速放下男子跃出去,而姚携炜没有放手……

  “快撤!火车!”副中队长曹赛的命令话音刚落,一辆从深圳方向开来的高速动车眨眼间已到眼前,动车经过时掀起的巨大气流让他睁不开眼睛,一阵刺耳的呼啸声过后,他发现两名战士都不见了,“出事了!”7月29日下午,消防队员姚携炜为了抢救一名跳桥轻生的男子,被动车撞死。

  接到报警:有人轻生

  7月29日16时51分,新塘消防中队接到了增城市110指挥台的报警称,新塘镇塘美村铁路桥路段有男子欲跳桥寻短见,情况十分危急。接警后,副中队长曹赛带着姚携炜、陈俊华和列展强三名队员立即赶往现场。

  8分钟后,消防车赶到了官湖大桥上。经过搜寻,消防员很快发现一名身着黑色裤子、白色衬衣,年约30岁左右的男子侧躺在铁轨中间。曹赛带领着队员陈俊华、姚携炜决定下去救人,同时留下一名队员在桥上观察火车情况,此时并没有发现火车。

  两人合力铁轨上救人

  一分钟后,他们来到了官湖大桥下的铁路防护网边。曹赛发现有两道防护网,曹赛留在两道防护网中间的沟渠观察指挥,姚陈二人进去救人。此时,仍然没有发现火车。

  在曹赛所处的位置,记者发现此处是一个视觉上的盲点,视线所及不到200米,除非火车已到眼前,否则很难提前做出判断。

  这时,一辆由深圳开往广州的火车已经进入了在桥上观察的列展强的视野,他向桥下队友喊:“一辆火车过来了!”但围观者太多,他的叫喊被淹没了。

  据事后观察,由深圳往广州方向的动车,在抵达官湖大桥桥底前,有一弯道。这个弯道至官湖大桥的距离约有五六百米。若按照动车组时速200公里来计算,动车进入观察人员视线范围的时间只有不到10秒,也就是说发出警报时间只有10秒。

  翻过防护网后,救援工作立即展开,他们发现侧躺在铁轨中央的男子仍有微弱的呼吸,眼睛还是睁开的,陈俊华抬着男子的头部,姚携炜抬男子的脚,合力将其抬起,向铁轨外移动。据事后测算,此时还剩下不到五秒。

  战友放手捡回一条命

  眼看高速飞驶的火车正一步步逼近自己的两名战友,列展强疯了一样在桥上拼命地呼喊:“有火车来了!”在桥下监控的曹赛听到了列展强发出的警报,马上下令让姚携炜和陈俊华松手撤退。此时,还有不到三秒,曹赛还是看不见火车。

  抬着轻生男子头部的陈俊华刚刚移出铁轨,抬着男子脚部的姚携炜距离铁轨外还有一步之遥。眼看火车就要撞上来了,陈俊华焦急地对着姚携炜喊道:“快放手!”说完便放开了轻生男子,向铁轨外的水泥地面跃去,俯卧在水泥地面上,以防止被高速列车的回旋风力带跑。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离铁轨仅一步之遥的姚携炜并没有放手,火车驶过以后,他发现一起施救的战友姚携炜不见了。事后陈俊华回忆,他放手后不到一秒,火车便撞上来了。

  姚携炜被撞飞

  轻生男子当场死亡

  “我马上跑到护栏边去问曹队,情况还好吧?曹队神情悲伤地告诉我,姚携炜被车撞了。”陈俊华说。一直站在两道防护网中间监控的曹赛亲眼看到了姚携炜被动车撞上的全过程。“当时,动车擦到了姚携炜的头盔,然后他整个人就飞出去了。”在列车巨大的带动力下,姚携炜被撞至铁轨旁的防护网上,防护网的螺丝被强大的冲击力撞裂,坚固的铁丝网被撞开了一个裂口,掉落在一旁的头盔也被撞裂开了。

  轻生男子被撞后头被碾断,当场死亡。医护人员很快赶到现场,通过被撞裂的网口,用担架将姚携炜抬出送往医院。两小时后,姚携炜伤重不治。

  曾要求民警联系铁路部门

  副队长曹赛告诉记者,发现轻生男子后,他们三人乘坐民警的车绕到桥下寻找入口,对于营救前是否知会了铁路部门的疑问,曹赛清楚地记得,他在车上要民警立即与铁路部门取得联系,要求将行驶的火车暂停。“民警立刻打电话去联系,不知道最后联系上没有。”有人指出,即使联系上也需要时间来处理,而此时已经是十万火急。

  平均每5分钟一趟动车经过

  为什么明知有危险还要去救人?副中队长曹赛说,这段时间通过新闻也了解到关于动车出事的情况。据了解,广深这条线路上平均5分钟就有一趟列车经过,而事故发生地点恰好处于广深火车重要枢纽要道上,“如果动车一旦撞上轻生者,将很有可能造成事故,火车上成百上千的群众生命安全也将受到极大的威胁”,强烈的使命感使姚携炜作出了跟时间赛跑的选择,“最后只差一点点了,他太想把人救出来了”,曹赛哽咽着。

  父亲:希望儿子能进烈士公墓

  今年3月,姚携炜领到了第一笔工资,虽然只有千余元,但懂事的他还是给父亲姚润慈买了一个戒烟烟斗。可惜,“戒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没有忍住又抽了起来。”细心的姚携炜发现了父亲戒烟计划的失败,7月份时,他拜托去南京游玩的朋友带回了一条南京牌香烟送给父亲,这是姚携炜生前送给父亲的最后的礼物。

  父亲记得,姚携炜曾在电话中说到,“把自己生命贡献给国家”,“他真的最后做到了”,姚润慈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他现在唯一的心愿是,儿子的骨灰能进烈士公墓。文/记者李栋 实习生廖仕祺 图/苏俊杰 通讯员杨晓丹、蔡益华、杨锐荣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吴博】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