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药案遇难者家属索赠引发肢体冲突 称遭无礼围攻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2月09日 10:12 来源:解放日报 参与互动(0)

  电话那头,张显的声音照旧高亢:“今天早晨我是去旁观的,但发生的事让我很遗憾……”

  尽管离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已过去8个月,但作为被害人张妙的代理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显然至今还没有走出“药家鑫案”——在前日发了一条“现在张妙的亲人表示愿意接受药庆卫无条件赠与的20万元,并定于2012年2月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住处(二十街坊)接受该款”的微博后,昨天上午,张显同张妙之父张平选、张妙丈夫王辉到达药家楼下,准备索要20万元。

  众目睽睽之下,张显等人与在场的药庆卫代理人马延明发生争执和肢体冲突,双方被带至西安市长乐中路派出所进行调解。

  药张两家再度走向舆论漩涡。只是,从网上到网下,无休无止的“口水战”中,药家鑫案余波的走向,早已偏离案件的最初,更令人深思:在这个声音芜杂年代,我们该如何得知真相,如何守住底线?

  索赠引发“肢体冲突”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张显一如既往地激昂:“诚实守信是做人的准则,既然当初答应了人家(赠与20万元),还将承诺挂在网上8个月,给自己披上高尚道德的外衣,那现在人家来拿,你们连人都不见,这说不过去。”

  张显告诉记者,昨天上午11点半,“我到时张家人已经到了,媒体围住我,我告诉媒体我只是来围观取钱情况……但很遗憾,我遭到了药家代理人马延明等的无礼围攻,王辉出于保护我,与其发生了肢体接触,随后一起被带去派出所。”张显说,“从始至终,药家人始终未曾露面,我希望药庆卫本人至少给张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和说法,相信张家会继续联系的。”

  不过,从现场的视频记录来看,张显一出场即高谈阔论,引来不少人围观。没有多久,张妙的丈夫王辉与马延明纠缠在一起,先是言语冲突,王辉后率先拳头相向。随后记者了解到,王辉被治安罚款200元后释放,而马延明对该处罚不服,在其个人微博上已表示将依法提起诉讼。

  现场“取钱”风波终于暂停,但有关这20万元的讨论,却更加激烈了。

  依张显的讲述,这20万元是药家鑫的遗愿。“在药家鑫案件进入死刑复核期间,药庆卫曾给张平选留下20万元现金,说作为其养老之用,但10天后张家退回,药庆卫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写:‘我们会把这20万元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张显强调说,“从2011年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至今8个月,药庆卫仍保留微博,说明他们的态度是诚恳、坚决的。所以张家才愿意接受这20万元。”

  记者查询药庆卫的个人微博,发现该情况属实。至于为何现在才去“取”这20万元,张显回答:“因为张妙的母亲生病需要钱,这20万元是他们答应给的,现在的确需要才来取。”

  但在药家看来,这个承诺已不存在。药庆卫委托律师兰和昨日重申回应,1、(20万元)不该给:赠与合同因受赠方拒绝而不成立;2、不必给:药与张无合同关系,无给付义务;3、不能给:给,是道义,不给,也天经地义;4、如张平选确实困难,在其澄清事实的前提下,药可适当考虑对张进行力所能及的帮助。

  对此,舆论也沸沸扬扬:有人怀疑,药家鑫案件后社会捐款近百万元,这些钱难道都被花光,是否该追究捐款去向?有人纳闷,出身朴实农村的张妙父母,为何突然想起用微博追讨钱款,背后是否有人出谋划策?也有人不平,既然承诺,何不履行,一再推脱?

  对这些问题,问者云集,答者寥寥。

【编辑:肖媛媛】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