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孝子每10分钟帮瘫痪母亲翻身 21年没睡过整觉

2013年10月11日 14:19 来源:青岛日报 参与互动(0)

  在33年的时间里,她细心照料瘫痪卧床的公公和聋哑痴呆的二叔公,成为了当地有口皆碑的孝媳妇。她就是即墨市店集中心社区店东屯村58岁的普通妇女王秀芹。

  1980年2月,王秀芹经人介绍嫁给了本村青年王希勤,婚后一直和公公、婆婆、二叔公、小叔在一起生活,一家人生活得和睦而温馨。然而天不作美。1987年王秀芹的婆婆得了脖子肿瘤和慢性胃肠炎,先后4次住院。祸不单行,1989年2月,公爹王集会突然说话口齿不清,手脚麻木,然后半身瘫痪了。被送往医院诊断为脑血栓,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回家了,只能保守治疗。

  1992年3月,婆婆去世了。婆婆临走时拉着王秀芹的手说:“孩子,这个家苦你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公公啊。”王秀芹含着泪对婆婆说:“娘,你放心吧,俺一定照顾好公爹。”当时公爹失去了自理能力和语言能力,屎尿都在炕上。每天清晨5点,王秀芹就起床,为公爹端屎端尿、洗脸、喂饭。为了让公爹吃好喝好、穿得干净,她每天三顿都给公爹做可口的热饭热菜,一勺一勺地喂到他嘴里,饭后再把他从炕上扶起来,让他坐一会儿,给老人吃上药,定时做按摩。

  条件不好,她就省吃俭用给老人买来营养品,公爹爱吃蛋糕,就让丈夫在城里批发来蛋糕,爱喝牛奶,她就订了牛奶,从没让老人断过,自己却舍不得尝一口。夏天房间里闷热,她把唯一的电扇给公公用;秋天早早就给公公准备好软和的褥子、被;冬天生上取暖炉,也放到老人那间屋。

  2004年10月,王秀芹的丈夫王希勤因车祸离开了人世,时年48岁的王秀芹,面对着瘫痪在炕上的公公、聋哑痴呆的二叔公,不弃不离。

  每天除了打理家里的田地,还要照顾年迈的二叔公。为了补贴家用,王秀芹种庄稼、养鸡鸭、打短工,家中所有的事,她也一个人扛着……2011年9月,公爹怀着对儿媳无限感激的心情离开了人世。

  王秀芹的二叔公王集增是公爹的亲弟弟,是个先天性聋哑痴呆残疾人,今年77岁,单身,从小走路不便,一直都是靠父母、弟兄照顾着生活,多年来一直跟着哥嫂生活。

  结婚后,王秀芹与丈夫一起就像对待公爹一样对待二叔公,悉心照顾着二叔公的衣食住行。二叔公大小便失禁,有时刚换好的衣裤,没半个小时就脏了。二叔公的衣裤和全家的衣服几天就是一大堆,那时候,院子里的铁丝架上横拉竖拽地挂满了内外衣裤。

  后来有乡亲上门给王秀芹提亲,她提了一个先决条件:男到女家共同照顾二叔公。经牵线搭桥,王秀芹认识了温泉镇小峨村49岁的王云启。

  2005年2月,王云启来到王秀芹家共同组建新家庭。

  “二叔公的吃喝拉撒王启云几乎分担了一半,能和我一起照顾老人,不嫌脏不嫌累,俺周围的人都敬佩他。”在两人的精心照料下,二叔公的病情日渐好转。

  在王秀芹的影响下,在即墨打工的儿子和儿媳回家就给二爷爷买奶和其他副食品,春夏秋冬的衣服都是儿子和儿媳给买的。

  33年如一日,二叔公对侄媳妇一肚子的感激说不出来。每当听到有人提起王秀芹,不会说话的王集增就会流泪,然后竖起大拇指。

  21年前,王鹏母亲突发中风,半身不遂。26岁的王鹏决定辞职照顾母亲。而今,王鹏已年近半百,而77岁的母亲,在王鹏的悉心照顾下,干净利落,精神头很足。

  早上,母亲还没睡醒,王鹏已经去市场买菜回来,忙活早饭;母亲起床后,他伺候她穿衣、洗刷、喂饭,母亲的牙齿全掉光了,王鹏把饭菜炖得烂烂的,再用搅拌机打成糊糊一口一口喂给老人吃,一喂就是一个小时;天好的时候,他会背着母亲到楼下晒晒太阳,130斤的王鹏抱起160斤母亲,总是累得气喘吁吁。即使不出门,从床上到沙发、从轮椅到床上,每天不知要把母亲抱来抱去多少次。

  不久前,王鹏生病打点滴,不放心母亲一个人在家,他把滴速调到最快,挂得高高的,自己再蹲下,一个半小时的吊瓶,他二十分钟就打完了。护士责备他这是“不要命”,但王鹏却顾不上这些,匆忙赶回家看到母亲,才放下心来。做鼻腔手术的第二天,麻药还没消的他就打车回家。

  母亲的床和旁边沙发之间的过道,是王鹏睡了21年的地铺。他说,这个地方好,要是母亲晚上不小心掉下床来,就正掉在他的身上,不会伤着。

  王鹏的生活都是以“五分钟”、“十分钟”为单位的。每隔五分钟、十分钟给母亲翻翻身、活动活动;即使入睡后,也是要隔十分钟起来给母亲翻身、看看母亲有没有小便,21年,王鹏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每天王鹏都会给母亲做三到四次全身按摩,一次半小时,“非常累,冬天做下来我都一身大汗。”

  学美术出身的王鹏,在二十多年前,在青岛已是小有名气。后来负责设计和宣传工作。刚辞掉工作的那五六年,王鹏度过了人生中最迷惘的一段时间,看不到未来。但即使是那段最烦闷的日子,王鹏也没有放弃绘画。21年来,每天母亲睡觉后到凌晨两三点,是他的创作时间。即使这段时间,王鹏也要隔十分钟去看母亲一次。

  现在王鹏的作品在北京、上海等多地展出,并获得了日本收藏家的喜爱。但王鹏从没有到各地参加过自己的画展。和王鹏一道的画友都已是功成身就,画友们为王鹏的选择感到可惜,三番两次让他到北京发展,但他却说,能在有生之年尽孝道而不留遗憾,他非常感恩。

  已经47岁的王鹏至今单身。母亲得病时,王鹏正处着一个感情稳定的女朋友,但因为母亲的病情,女友最终和他分手了。这么多年来,因为怕母亲的病情拖累另一半,王鹏一直没有娶妻。

  二十多年前,王鹏是一个充满了激情与个性的青年,但现在的他,每天给母亲洗衣服、晒被子,上网给母亲搜她喜欢看的老电影,换着花样给母亲做吃的,日子过得忙碌又平和。因为照顾母亲,这二十多年,王鹏没有出过远门,每次推母亲下楼散心,他都走得远些,他说自己也想多看看外面。(贾臻 于苗志)

【编辑:白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