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洛阳赛狗赌博各地狗友云集 削平山顶开辟场地(图) 查看下一页

2014年08月11日 07:19 来源:大河网 参与互动(0)
洛阳赛狗赌博各地狗友云集削平山顶开辟场地(图)

  近日,一市民向大河报记者爆料,洛阳市有两个“狗撵兔”比赛场地,在其中一个场地,全省很多地方的狗友都会聚集在这里赛狗比赛。之所以这么有吸引力,不是因为竞技精彩,而是暗藏赌博,赌注最少100元,没有上限。一场下来,可能就让参赌者穷富两重天。真相是否如爆料者所说一样?大河报记者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暗访。

  赛狗场一:

  涧西区尤东村村东头

  各地狗友云集赌场还停着综合执法车

  8月6日下午,星期三。知情者告诉记者,下午5点多,天刚刚擦黑的时候比赛才开始。“狗撵兔并不是每天都有,一般这个场子是逢每周的一、三、五有,这个场子大,有很多外地人来玩。”

  当日下午5时许,大河报记者驱车赶往“狗撵兔”现场。在涧西区尤东村村东头有一条南北公路,根据知情人指点,沿着这条路向南,转入一条上山的小路,车子爬到半山腰时,隐约听到了狗群的嘶叫声。记者循声望去,发现东南方向一山顶上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不时传来喝彩声。小路向南到尽头后横跨宁洛高速公路,然后向东不足一公里到达赛狗场。

  这里地势并不算隐蔽,西侧紧邻宁洛高速公路,向北、向东都可以看到山下林立的高楼。山坡下停放着很多小轿车,记者粗略数了一下,至少有50辆之多。其中3辆车,车身上标有“综合执法”字样,在车堆里显得尤为扎眼。记者放眼望去,粗略估算了一下,来这里参赌和观战的竟有数百人之多。根据车牌照和地方口音,这些人来自周口、焦作、安阳等全省各地。

  虽然知情人向记者描述过赛狗场地之大,人员众多,但是亲眼看到后还是觉得出乎意料。尤东山顶被削平,这个赛狗场占地近百亩,站在这里可谓“一览众山小”,参赌和“观战”的人围在赛狗场四周助威呐喊。不少小贩在这里摆起了烧烤点和冷饮流动点。“一天卖几百块钱,生意很不错,准备换大炉子了。”小贩乐呵呵地告诉记者。

  当记者问起这里这么多人聚集是否安全时,一位正在买烤面筋的顾客告诉记者,这里距离高速路口近,方便外地赛狗人过来,警察也不好抓。“这些人都是有背景的,要不你开试试?早出事了。”

  印着“禁止赌博”字样的赌票,被赌友争先恐后购买

  赛狗场东南角有一个用防晒网搭建的棚子,下面拴着10多条赛狗,这些赛狗和普通狗不同,体形又高又瘦,皮毛短,两条后腿肌肉非常强健。知情人介绍,这种狗是一种叫灵缇的纯种犬,非常善于奔跑,最高时速能达60多公里。

  参赌人员中,大部分都是附近的村民和农民工,有一名养狗者还穿着洛阳市某大型工厂的蓝色车间工作服。每一局狗撵兔结束,现场总有一部分欢呼雀跃,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捶胸顿足,是输是赢,从他们的表情一眼就能看出来。

  “四不像开卖了,买四不像到这里来了。”一穿蓝色T恤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沓浅红色票本,票本上还标注着“禁止赌博”的字样,每张票都有票号。“四不像”是一条黄狗的名字。“我买300”、“我买600”、“我买800”……众多参赌者举着百元大钞围着卖票者争先恐后地押注。

  “慢慢来,不要急,都有票。”卖票者大声喊。“我押3000,我对这条狗有信心。”一名脖子上戴着金项链的男子拿着一沓钱押注,换回一沓红票。“有人一下子买了3000元的,看来四不像非常有实力,快点出手呀。”组织者开始向围观的人宣传。

  “这里已经6000,你那边怎么样?”“蓝色T恤”对另外一个售票男子喊道。“还差800呢?”男子回应。接着该男子拿着手中黄色的票开始大喊:“还差800开赛,‘黑子’很猛的,押在这里准没错。”

  场地大,裁判骑摩托车鉴定输赢投注100元,赢了可获170元

  记者了解到,大庄家操纵赛场,也就是组织者,这些赛狗主人来自全省各地,狗主人驾车带着爱犬来到赌场,以自荐和挑选的方式寻找“赛手”。每场比赛组织者都会挑选两只赛狗,每只赛狗卖票的钱数一样。每场比赛每只狗卖票钱数不能低于6000元,也就是一场赌局下来要卖够12000元。“如果低于6000元,狗的主人就不会有提成,仅得到一袋狗粮,如果高于6000元会提成200元,外加一袋狗粮。”知情人告诉记者。

  参赌者会根据狗的外貌特征、狗主人的介绍等押注购票,每注至少100元,上不封顶。如果押注的赛狗赢了,凭票兑换现金,100元变成170元,“通常情况下是翻倍的,扣去30元的抽头归组织者。”知情者告诉记者。

  随着一声口哨响起,两名组织者将赛狗带至指定地点,有人从笼子里取出野兔,高高举起,口中大喊:“看好了,活蹦乱跳的野兔。”说完提着野兔走向赛场中央,此时,一名男子骑着摩托车也来到赛场中间,这名骑摩托车的男子是裁判,他骑着摩托车跟着野兔,以证明是哪只赛狗最先抓到野兔的。两只赛狗站在起点,对着前方的野兔“汪汪”大叫。随着一声“开始”,野兔被人放下后迅速逃窜,两只赛狗也如同脱缰的野马冲向野兔。

  奔跑的野兔撞到拦网后掉头,赛狗跟在后面紧追不舍。裁判骑摩托车紧跟赛狗。“四不像胜利。”裁判大喊。这时,场上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则摇头叹气。赛狗咬着兔子返回后,主人会将野兔从狗嘴巴里拽出来,此时野兔已经死亡,狗主人会用矿泉水为狗洗洗嘴巴,喂点水,然后“赏赐”狗粮。

  赛狗场二:

  洛龙区开元大道与园西大道交会处

  场地较小,四个裁判定点监视

  知情人告诉记者,在洛龙区开元大道与园西大道交会处也有一个赛狗场,赛狗时间也是每周一、三、五。记者根据指引,来到开元大道与园西大道交会处,往东走不远,路北有一条5米宽的水泥路,顺着水泥路往北,可以通到洛河河堤上,再往东走不到50米,就看到有20多辆汽车停在那里。

  记者循着狗吠声望去,在洛河滩上,有一块约40亩左右的滩涂被整理后,四周用黑色的网围了起来,从河堤上方往下看,新一局的狗撵兔比赛已经开始,近百人围着场地呐喊,纷纷给自己押宝的狗加油。与尤东村赛场不同的是,由于场地比较小,这里狗撵兔并不是裁判骑摩托车跟着鉴定是哪条狗先咬住兔子,而是找四名见证人分别站在场地靠中心的四个方位监督。

  暗访当天,天刚下过雨,温度也下降到20摄氏度左右,赛狗场的组织者很“贴心”地给参与赌博的人发放了一次性雨衣。

  胜负就在短短的20秒内,一条体形稍微大点的黄色灵缇已经将兔子咬在了嘴中,“献宝”似的跑到了主人跟前,主人立即往狗嘴里塞矿泉水,并向四周赌博的人喊:“赢了赢了,待会儿复赛,押钱了,押钱了。”参赌获胜的人纷纷拥向兑换钱的人。而输的人则又开始认真研究下一场将要出场的两条灵缇,选择押宝目标。

  这里的规矩与尤东村一样,输了钱全部没有,赢了100元能多拿70元,剩下的30元钱是组织者的抽头。

【编辑:王浩成】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