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女子没钱被男子收留 男子教会女子骗钱欺骗其感情

2014年08月18日 09:43 来源:广西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女子没钱被男子收留 男子教会女子骗钱欺骗其感情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倾诉人:梦鸢(化名)25岁 河池人

  在线记录: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佘玉冰

  坎坷经历

  五年前,我还是个“骗子”。没错,就是藏匿于街头巷尾、社交网络中的那种“骗子”。当然,我也不敢做什么违法的事,只是博取别人的同情心,或者来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

  比如我会在人流密集的车站,装成可怜的女学生,问来往的行人“借”一点回家的路费。或者在网上跟陌生的男网友聊得火热,然后让他出钱支助我的“梦想”……

  那年夏天,我时不时跑到汽车站附近,专挑年轻男子,对他们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问他们要路费。有很多人对我伸出援手,一会儿工夫我就可以“借”到上百元钱。

  有一天,没钱用的我又窜到汽车站,准备开始我的表演。突然一个黑黑瘦瘦,长得其貌不扬的男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

  他说:“阿妹!你别来这里骗人了,我都认识你了,我都被你骗过两回了!”

  后来,我才想起,这男人好像有个流动的小摊,专门卖煎饼馒头豆浆,就在汽车站附近。上回,他给我了20块钱,还有一大袋食物……我瞪了他一眼,暗示他别多管闲事,可他却喋喋不休,一直在教育我,说我年纪轻轻不学好,有手有脚不去找工作,为什么要做骗人的事。

  他甚至不顾他的煎饼摊,拉着我的衣服越说越激动。我不得不甩开他,悻悻地离去。那天,我一毛钱都没有“借”到。

  其实,我也觉得骗人很丢脸,我也不想做这样的事。如果可以给我选择,我当然愿意堂堂正正地做人,但我实在没办法。

  我的家在河池农村,16岁那年,父母给了我几件行李,让我到柳州投奔亲戚,他们说,家里孩子多,实在养不起我了。

  亲戚在柳州开了家餐馆,我做服务员。工作很辛苦,起早贪黑,可她却常常苛扣我的工资。有时还以帮我保管钱为借口,只给我吃饭,不给我钱。她的丈夫是个好色之徒,动不动就来骚扰我,我实在不堪忍受,下定决心从那里离开。

  我还记得那时我刚刚过完18岁生日。我让好色的老板占足了我的便宜,从他手中拿到300元钱的“生日费”,连行李都没收拾,就离开了那家饭馆。

  我茫然地走在街上,对这个世界充满绝望。生命没有任何意义,我决定痛痛快快地用完那300块钱,然后去一个地方寻死。

  当身上还有50元钱时,我来到了一家网吧。在亲戚那里,我学会了上网,但还不是很熟练,人生的最后一刻,我终于可以随心所欲。我沉溺在网络虚拟的世界中,各种幻想浮上心头。我还没有恋爱,还有做过有意义的事情,还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就这么死了,真是不甘心。

  想着想着,我竟然哭起来。一个男生走到我身边,问:“你怎么啦?”我抬起头,他给我递来一张纸巾和一瓶饮料。看起来,他只比我大几岁,并不像个坏人。

  他是这间网吧的网管,他说从我一进门,他就看到我了,我的神情太幽怨,他难以忘记。

  那晚,我一直在跟他聊天。我把我的遭遇都告诉了他,他很同情我。他说这间网吧是他叔叔开的,如果我以后还要来上网,他可以不收我的钱。

  我苦笑:“可能没有以后了……”

  “你真要寻死?”他若有所思。

  “可我实在没地方去了,也没有钱……”

  网吧不会打烊,他却要下班。临走时,他有些欲言又止,最后他问我:“饿不饿,我请你吃个早餐。”

  我跟着他去吃了粉,然后顺其自然,又跟着他回到他租住的地方。那是一间很小很旧的房间,在一家私房的最顶层。空气闷热,散发出一股油漆的味道。可我却觉得,有了落脚的地方,多么幸福。

  他就这么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有缘相遇

  他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坏人,但也不算好人。我们交往后,有段时间我找不到工作,又实在不想去饭店端盘子。他便教我“行骗”。去他叔叔的网吧上网,加陌生的男网友,然后让他们给我寄东西,甚至打钱进银行卡。

  我从不强求人家一定要给我汇钱,我只说我很需要用钱,他们愿者上钩。

  后来,他又告诉我,让我去学校、车站,或者一些大商场门口,装成可怜的女学生的样子,问路人借钱。

  在他的“教导”下,我渐渐走上了歪路。当你可以不劳而获,轻松拿到钱时,你就再也不会想着正正当当去赚钱了。

  我们在一起两年,却从未想过彼此的未来。我很依赖他,我想我是爱他的。可他呢,对我好像不够用情,渐渐失去了最初的那种关怀。

  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有朋友约他到浙江那边合伙做生意。我很兴奋,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狭小的房间,终于可以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我收拾好包袱,只等他带我离开。

  可是,在那个早晨,我们从网吧通宵熬夜回来,我沉沉睡去。醒来后却不见他的踪影。他带着他的行李,带着我们全部的积蓄,一去不复返。

  我哭着给他打电话,他已经在火车上了。他说:“我们还是分开吧。钱,我给你留了一点。我不会再回来了。”

  “你不爱我了吗?”我声嘶力竭地问道。

  他说:“我们还太年轻,哪里懂什么是爱……”

  火车上,他的话语断断续续,最后变成了一阵忙音。再后来,他换了号码,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我在柳州等了他三个月,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房东也说,他替我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可他始终没有回来。我“重抄旧业”,继续到人流密集处扮可怜,其实与其说是行骗,还不如说更像乞讨,我就这么艰难的生存着。

  那天,被黑黑瘦瘦的煎饼摊老板教育后,我饿着肚子,愣愣地站在大太阳底下。看着车来车往的马路,真有种想死的冲动。

  突然有人给我递来一瓶矿泉水,还有一个煎饼。恍然间,我想起第一次见到男朋友的情景,忍不住哭了起来。

  “阿妹,你这是干嘛?”煎饼摊老板见我没接过他的食物,有些手足无措。

  他一直在安慰我,说只要我不骗人,他可以每天给我提供食物,还说我也可以像他一样,去卖些吃的东西,正正当当地赚钱。他把我带到他摊位的树荫下,我哭累了,也饿了,就大口大口地吃起东西来。

  他自我介绍,他叫小黑,比我大6岁:“听你口音,也是我们河池人。”

  我跟他聊起天来,才发现我们竟然是同一个县城里的,而且两个村子还离得不远!他乡遇故人,顿时感觉有些温暖。我把自己的经历简单地跟他说了一下。

  小黑叹了口气:“不就是失恋吗,你还年轻,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反问小黑,为什么看到别人“行骗”,他要多管闲事:“要知道,如果换了个男人,或者凶悍泼妇,肯定会打你的!”

  他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我就是良心上过不去……而且上次就知道你是我家乡人,我实在不想你误入歧途。”

  小黑说,他有个亲弟弟,被朋友骗到外地,也是做些不正当的事,结果被判了刑。母亲在家里哭得死去活来,家里还有他弟弟欠下的债务没还清。他现在起早贪黑,不光是卖煎饼,修车、搬运,只要能赚钱,他什么都做!

  “可还是家乡好啊,在柳州待了这么多年,真的累了,真想回家……”他感叹。

  相互扶持

  我也想回家,虽然父母把我“赶”了出来,虽然弟弟妹妹们都不太懂事,可我还是想念那个地方,生我养我的故乡……当我走投无路时,心底还是有个声音在挣扎着说:“回去吧。”

  几天后,我找到小黑的煎饼摊。我对他说:“这次,真的是问你借钱了。我要回家,我没钱做路费。”

  我以为他会很犹豫,没想到他真的把钱借给我。我用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告诉他我一定会还钱。他笑了笑,黑黑的脸庞上,有种喜悦的表情。

  父母并没有为难我,也不责怪我,反而唠叨,说我早该回家看看了。母亲说:“你若不想出去工作,那就找个本地人,嫁了吧。”

  我当时已经21岁了,确实可以为人妻母。可面对上一段失败的爱情,我却再也没有恋爱的勇气了。

  在家待了两个月,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小黑的电话:“我回家看我妈,你要过我们村玩玩吗?”

  我突然感觉很欣喜,闷了太久,确实想出去玩玩。可转念一想,我还没钱还给他:“可是我还欠着你的钱呢,你不是来要债的吧?”

  他在那头爽朗地笑着:“那就继续欠着吧!”

  我最终去了小黑他们村。他母亲很和善,以为我是小黑的女朋友,一个劲地对我好。他的小妹妹也很喜欢我,总是粘着我给她讲外边的事,晚上我和她睡在一间房,她还问我:“姐姐,你会和我哥哥结婚吗?你们要是结婚了,我可以搬去跟你们住吗?”

  问得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喜欢小黑的家人,面对老实稳重,又充满温暖的小黑,我竟然也有些心动了。和他分开后,我有些想念他。那天夜晚,我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他告诉我他已经回到柳州了。

  “要不,我再去柳州找你?”我半开玩笑地说,“你不是一直想开个夜宵摊,又找不到人帮忙吗?我可以去帮你啊!”

  他沉默了半天,竟有些哽咽:“你说的,是真的吗?”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汽车,再转火车,来到小黑身边。我们没有说什么浓情蜜意的话,他给我煮了一顿好吃的饭菜,然后把存折交到我手中:“以后,你来管钱。”

  我惊呆了:“我,我可是专业‘骗子’啊,你不怕我拿着钱跑了吗?”

  他摇摇头:“我始终相信,你是个善良的姑娘。如果真被你骗了,那也就正好给我长个教训。”

  那一刻,我落下泪来。小黑总是说,只要我认真对待生活,生活也一定会对我有所回馈。如果我遇到事情就逃避,没有钱就想不劳而获,那一辈子都不会过得开心。

  去年3月,小黑的夜宵摊正式开张。我才发现他的朋友很多,有的是他煎饼摊的熟客,有的是他工作上认识的同事,大家都喜欢小黑积极乐观的态度,都来捧他的场。我们的生意还算红火,比预期的设想要好很多。

  今年5月,我和小黑在老家领了结婚证,我们现在,过得很幸福。我有幸,遇到了小黑。他让我意识到,你用怎样的态度面对生活,生活就会给你怎样的回报。

【编辑:王硕】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