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广州大学城环卫工停工风波再曝政府购买服务盲点

2014年09月10日 15:40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0)

大学城外围依旧垃圾成山

  到今天为止,拉锯了整整一个月的大学城环卫工风波终于告一段落。200多名停工维权的环卫工人与所在物业公司初步达成协议,今早复工。

  近年来,这个被誉为“城市美容师”的行业因市场化和政府购买服务中的制度缺失,屡屡陷入尴尬境地,风波不断。

  关键词:用工人数

  极力压缩环卫工人数是行规

  8月下旬,广州大学城约200名环卫工人集体停工进行维权。原因是大学城片区负责环卫保洁工作的物管公司变更,令合同即将到期的环卫工们去向成谜。

  在事件中,最先遭到质疑的是大学城环卫工的用工人数问题。

  “根据广州番禺区小谷围街道的环卫成本核算表,2004年小谷围街道办环卫工核定426人,成本工资每人每月3826元,环卫工到手工资是2000多元。环卫工说只有200多个工人干活,剩下200多个空头名额的工资,按照2010年计算高达近亿元的财政拨款去向成谜。”近日网友@KMPlayers在新浪微博发帖质疑。对此,小谷围街道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称,除了现在合同到期的环卫工220人外,还有另外一部分合同未到期的144人,加上管理层、司机等岗位人数,总人数与核定的426人吻合。

  人数差异为何能成为争议焦点呢?

  业内人士透露,这样的争议在近年来环卫工劳资纠纷中,颇为典型。据悉,广州环卫工人接近4万,其中一半左右的街道,是靠收取垃圾处理费来发工资的,而更多的环卫队伍则是通过社会化的保洁公司招标进行运作。从2001年政府环卫服务走向市场到现在的14年时间里,招标的主要评判标准就是价低者得。“事实上,每个发包的街道在标书都有标明物业公司应该为此配套的环卫工人数,但事与愿违,物业公司往往是口头答应,实际上在压缩人数,以达到牟利的目的。”为了牟利,在环卫行业则创造性地产生了“拉长费”一词。某物业公司负责人透露,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市政环卫项目的盈利来源出自所谓的“拉长费”。比如环卫公司与政府签订的合同中规定某路段需投入100名环卫工人,但在实际中只投入50名环卫工人,对这50名工人多做的劳动所支付的补偿,被行内称为“拉长费”。

  广州城管委工会主席彭志秋证实说:“有环卫工不时找到我这里投诉,说一段原本应该由10个人打扫的路,却只派了四五个人,‘就算只是走路都走不完,何况还要扫地’。这样成倍增加的工作强度令环卫工不堪重负。”

  关键词:企业生存

  涉违法用工企业也是受害者?

  作为乙方的物管企业,面对质疑,通常也摆出一副受害者的表情,他们的理由是:除支付给环卫工人的薪酬之外,还必须缴纳税费、购买工具和清洁材料、支付管理费用等,企业生存举步维艰。

  广州环卫行业协会秘书长赵东平表示,政府预算不足,没有将环卫工人的正常福利待遇纳入招投标项目预算,这是造成环卫工人工资上涨困难的重要原因。特别是当合同签订后,如果政策性条件如最低工资标准进行了调整,企业需要支付给环卫工人的工资必须及时调整,而企业却无法从政府处获得相应的补偿。因此,环卫工人一听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便向公司要求涨工资,而环卫公司的经费中并无此风险预算,矛盾因此频频激化。

  彭志秋认为,企业作为接应政府购买服务的一方,从拟定标书一刻起,就应该做好包括最低工资上涨的准备,因为大部分的标书是三年一签,而广州市的最低工资保障线多为两年一涨。企业在计算成本时,包括环卫工其他福利在内的人力成本也应该计算在内,不能够中标之后再向政府提要求,或者通过变相克扣工人福利的形式压缩成本。

  “拉长费、逃避员工社保等实际上就是违反招标合同的行为,而且也是违反《劳动法》的做法,企业却还能以此找出冠冕堂皇的说法,倒是令人意外。”彭志秋说。

  关键词:监管缺位

  风波不断政府也难辞其咎

  “政府出了钱,是不是所有钱都到了环卫工人那里?标书中有没有把环卫工人的权益放在里面?这些都没有监管到。”广州市长陈建华就曾公开承认,造成目前环卫工人低薪的原因主要是政府投入、制度、管理三方面不到位。

  据统计,目前广州市的环卫企业共有800多家,只有极少数是国有企业,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环卫企业整体存在企业小、数量多、管理不规范的问题。怎样才能保障政府的投入能在环卫工人身上得到体现呢?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认为,在环卫行业这样一个外包型的公益项目,政府既不能管太多也不能缺位。尤其是对于公共服务来说,政府不能一包了之。在服务外包时,应在合同上写明工人的待遇,包括最低工资标准、购买社保,以及其他工程保险方面的安排。更为重要的是,政府在监管上也应到位。

  彭志秋认为,财政资金投入到市政项目之后,必须有相应的审计机制对资金的使用情况进行有效监督。而且政府作为购买服务的甲方,是投入相当大的成本,本身也必须确保资金能够被合理运用,这就涉及对属地环卫工人待遇、物业企业运营状况的监管问题。广州市内多区环卫工相继出现薪酬矛盾,发包的政府方责无旁贷。

  关键词:再次回归

  不少街道收回“发包”环卫工

  此前,天河、越秀、荔湾都曾经发生过环卫工集体薪酬诉求,在经历了风波之后,目前不少街道都改变了以往街道发包性的购买服务的做法,重新将体制外的环卫工纳入直属的环卫保洁机构。这到底是无奈之举,还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理性之选呢?

  “从2001年开始,环卫行业作为服务行业被推向市场,十几年来的实践不断证明,环卫作为市容市貌的必需品,有其特殊的公益效应,不能够完全市场化。”一位政府工作人员称。

  彭志秋认为,一条街道到底要配多少环卫工、环卫工薪酬几何都是可以核算出来的,不存在增加养人成本的问题。如果这个成本政府无法负担,即便是发包给企业,同样也是一笔糊涂账。

  彭志秋透露,目前市城管委正在酝酿出台一个环卫工人管理操作规范,未来将覆盖全市数万环卫工。每个被聘用的环卫工都会有一个芯片,记录自己的相关资料,从其被招录开始的资料都会被跟踪,保证企业无法弄虚作假。 (记者 许琛 甘韵仪)

【编辑:刘彦领】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