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扮女装卖卫生巾救女当事人:遭威胁 有人找我借钱

2014年10月16日 14:30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0)

  注销银行账号 女儿在济南住院治疗

  10月14日,王海林来济南的第三天,白天跑各个医院,晚上联系外地的医院,还要接受媒体采访。王海林前往济南的几家三甲医院,并试图联系北京的部分医院,希望让女儿住院治疗,他的妻子李冬英也一直在成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排床位号。

  前日下午,王海林在电话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一家济南的三甲医院有床位。前日下午5时许,王海林的家人带着小雅,从成都乘飞机抵达济南,晚上6时许,小雅入院。昨日上午,在这家医院的病房内,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小雅躺在病床上,看到王海林进来,她兴奋地抱住了爸爸的脖子。

  目前,王海林已经将30万元转入女儿在医院的账户,以备前期治疗之用。在关闭转账功能无效后,10月14日,王海林将账户内的钱转出,并注销了这个银行账户,“为女儿治病的钱够了,谢谢大家,不需要再给我捐款了。”

  连续几日忙碌的王海林终于松了一口气———前日下午6点,他两岁半的女儿小雅(化名)从成都赶至济南,并在济南一大型医院血液科办理了入院手续,正式开始治疗。

  在男扮女装卖卫生巾为女儿筹治疗费而被媒体关注后,短短几天里,王海林共获捐150万元———现实永远比想象“精彩”:他终于有钱为女儿看病,然而,被人辱骂、害怕被偷被抢,“有钱”后的烦恼时时折磨着他……

  王海林讲述生活的巨变

  “我被威胁”

  我这几天接到好多威胁电话,有人说你拿到那么多钱,借我10万,我在哪儿等你;有人说捐款的时候把100元打错成了10000元,让我退给他。

  “我想搬家”

  我担心自己的个人安危。我本来还想搬家(成都的租住房),但家里人说现在搬家更说不清楚,就没有搬。

  “我不敢停手机号”

  每天至少有200个电话打进来,我不得不换了另外一个手机号码,如果我把之前的号码停用了,大家打不通,会不会又说我卷钱跑了?

  10月14日,站在济南一家医院的广场上,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王海林显得瘦弱憔悴,他不停地咳嗽,衣领上满是头皮屑。这是他来济南的第三天。他的朋友李先生说,这几天王海林都住在他家中,白天跑各个医院,晚上联系外地的医院,还要接受媒体采访,“累坏了,又感冒了。”每隔几分钟,王海林的手机就会响起。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手机就放在他的裤兜里,但连续响了几个电话,他连手机都没有掏。

  “太多电话了,很多是打过来骂我的,还有威胁的。”王海林说。媒体报道后,王海林写在求助纸板上的电话全国皆知,据他说,每天至少有200个电话打进来,“接不过来。”为此,他不得不换了另外一个手机号码,但在是否停用之前的号码上,他显得犹豫不决:“如果我把这个号码停用了,大家打不通,会不会又说我卷钱跑了?”他问身旁的朋友。

  济南之行让王海林再次被媒体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网络上,王海林获捐后失联的新闻持续发酵,一些网友认为,王海林是“拿着捐款跑了”,这种行为践踏了人们的爱心,甚至有网友打电话或发短信来骂他。

  患病前打工月入2000元

  求助初期“想到钱就头大”

  出生于南充市营山县一个偏僻农村的王海林从来没有想到,短短的三天,自己银行账户里,多了150万。

  王海林初中二年级辍学外出打工,做过酒店服务员、进过鞋厂、在广东做过刷漆工、在济南加油站打过工。在加油站工作每月收入约2000元,在女儿患病前,他和妻子的收入能勉强维持家用。今年4月,王海林的女儿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L1型。在济南齐鲁医院花掉1万多元医疗费后,王海林将女儿转回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治疗。

  在获得巨额捐助之前,王海林通过常规的方式求助———发QQ空间消息、在网站发帖、找亲戚朋友借。“那个时候,天天都是愁眉苦脸,一想到钱,脑壳就大。”

  即使在男扮女装卖卫生巾的前面几天,王海林还用装卫生巾的纸盒子当枕头,晚上就睡在路边的草丛中,为的是省下几元钱的地铁车票费用。

  203条短信1/3在骂他

  “治病钱拿走,不是骗子是什么”

  把王海林推向舆论风口浪尖的,是一次突然离开。

  10月10日,王海林男扮女装卖卫生巾救女儿的事件被成都商报报道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一天时间内,他公布的银行账户内,就多出了41万元。然而,就在报道出来一天后,王海林突然离开了成都,去了济南,手机也一度处于失联状态。

  事后,王海林被证实是去济南为女儿寻找医院,但在网络上,关于王海林携捐助巨款失踪的新闻,持续发酵,不少网友开始称其为“骗子”,甚至要求他退还善款。

  10月15日,在将女儿送入济南的一家医院后,王海林的手机仍然在不停地响,每当有来电或者短信,他基本都不看,“接不过来。”昨日上午10点,王海林曾将手机的通话记录删除过一次,但昨日下午5点30分,当他再次掏出手机时,发现手机上已经有106个电话记录,其中大量电话是未接来电。“我晓得,好多人是打电话过来骂我的。”

  有人直接发短信,表达自己对王海林的不满。虽然中间删过一次短信,但他的手机上,还有203条短信未删除,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发来短信骂他的。昨日下午,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短信:“你就是个骗子,这是救小孩命的钱,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无耻,你对得起这些好心人吗?”另一个陌生号码在短信里说:“电话都不敢接听啊,骗子,我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你居然在成都寻(行)骗,卷走巨额善款消失在成都,把我的钱还给我!”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联系上一名发短信骂王海林“骗子”的人。他在电话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看到王海林获得善款离开成都失去联系的新闻后,他“非常愤怒”:“那些钱不是给他的,是给他女儿治病的,他拿走了,不是骗子是什么?”

  “看到这些短信,其实我压力也很大,但我没得时间管那些,只有尽快帮女儿把床位联系好,尽快入院,尽快治病。”他说。

  有人威胁我,找我借钱

  我也担心个人安危

  10月15日下午,山东济南一家医院外,王海林低着头,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他的包里揣了两包“泰山”牌香烟,现在已经只剩下小半包了。“我现在烦得很。”他说。虽然收到了150万元的捐助,但王海林却仍然感到压力巨大。他的朋友李先生说,这笔钱让他处于巨压之下。

  10月14日,在接受山东一家电视媒体采访时,王海林当着众人的面跪下了,他想感谢那些为他捐款的好心人。

  对于捐助者和媒体,王海林保持着矛盾的态度,“一方面,感谢那些帮我的好心人,还有报道的媒体,没有媒体报道,没有那么多好心人,不可能有人捐那么多钱给我,女儿也没办法治病;但另一方面,现在好多人乱说我卷钱跑了,好多媒体也天天跑到家里去采访,我妈有一次受不了了,给我说要抱着女儿跳楼……唉,反正恼火得很。”

  女儿入院后,王海林并没有放松,现在,作为一名拥有150万善款的打工仔,他感到很“愁”。“以前没钱治病愁,现在有钱了,还是愁。有人打电话来威胁我,找我‘借钱’,我也担心自己的个人安危。”他说。他准备在济南找个地方住下来守着女儿治病,他强调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昨日下午,从医院出门时,王海林特意戴上了帽子,这样显得低调一点。“我现在最想的是,回归到一个平静的环境,好好给女儿治病。”他说。

  对话王海林

  “他们要骂就骂吧,毕竟女儿有救了”

  成都商报:有没有想过其他办法来为女儿筹钱?

  王海林:最开始的时候,在QQ空间求助,有人捐了钱,但只有几百块;后来向一个慈善网站求助,拿到几万块钱,但还是远远不够。我又去给亲戚朋友借钱,啥子办法都想完了,最后才开始出来卖卫生巾。

  成都商报:媒体报道后第一天,你就收到了41万捐款,当时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王海林:我之前想过,可能会有几万块的捐款,但我没想到这么多。我第一反应是,没想到这么多钱,说实话我惊呆了,然后我觉得,我的女儿有救了,要马上给她找个医院。后来捐到了150万,钱够了,但我也不能控制(大家捐钱的数量),就只有把账户注销了。

  成都商报:突然而至的这笔巨款,除了能给女儿治病外,对你的生活有没有带来影响?

  (王海林的朋友李先生):他还是那样,节约得很。他从成都来济南找医院的时候,那么紧急,他居然买的火车票,而且还是站票。前天晚上我们忙到9点多才回来,最后就在夜市地摊一人吃了一碗黄焖鸡,18块钱。

  王海林:在生活方面,我觉得没得啥子,我就是一个农民出身,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收到150万捐款后,我还是很愁。之前是愁没钱给女儿治病,现在是愁有人打这笔钱的主意。我这几天接到好多威胁电话,有人说你拿到那么多钱,借我10万,我在哪儿等你;有人说捐款的时候把100元打错成了10000元,让我退给他。你看我现在都戴帽子,就是想尽量低调。我本来还想搬家(成都的租住房),但家里人说现在搬家更说不清楚,就没有搬。

  成都商报:网上的言论对你影响大吗?

  王海林:我没管那么多,他们要骂就骂吧。我还是谢谢他,毕竟我的女儿有救了,我说首先要谢谢你,我会做好一个父亲,一定要把女儿治好。

  记者:有没有打算回成都呢?

  王海林:等女儿治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会回去一趟,去给成都的媒体解释清楚,当时为什么要走,消除误解。(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编辑:李欢】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