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反腐下的文化界:赵本山瘦30斤 “很累在休息”

2015年04月12日 13:43 来源:齐鲁晚报  参与互动()

  以往有些人买艺术品不是看本身价值,而是看艺术品的作者是谁。 (资料片)

  最近,一则“中纪委扩大调查范围,将著名书法家和音乐家等文化圈人员也划入了调查对象”的消息盛传于民间与圈内。一时间,谁会“中枪”的猜测,让曾经喧嚣的文化圈一下安静下来,仿佛所有人都在等待“利剑”落下,心里的“石头”方能落地。

  中华曲艺学会副会长孙立生说,如果不让一些人战战兢兢,他们就不会节制,就不会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什么,自己是谁。

  现在圈内人要“紧跟”要“听话”

  赵本山在经历了前一阵的传闻风波后,一下子瘦了30斤,他现在自称“我就是一个演员”,他还教导弟子,不要去想名利那些事。最近,赵本山一直呆在沈阳的家中,哪儿也没去,啥也没干。

  “他很累,在休息。”本山传媒副总刘辉表示,今年他可能不会接什么戏,也不会投拍新的影视剧。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这几个月正忙于《姜昆“说”相声》的全国巡演。在去年文艺座谈会之后,姜昆又尝试着回归本行,做一名“马季”、“侯宝林”式的传统相声演员,他还与张振彬等国内知名编剧合作,希望在几个月内创作出好作品来。

  在多位知名演员传闻被查后,其他圈内人士都低调了许多,特别是几名有职位与身份的书法家和画家,也不再频频出现在活动现场和媒体上了。在最近北京一家媒体举办的书画展览会上,当代名家的字画不再被市场趋之若鹜地追捧,甚至有传闻称,还有书画家谢绝参加展览。

  一位参展人士透露,以往有些人买艺术品不是看艺术品本身价值,而是看艺术品的作者是谁,“所以现在大家都很谨慎,如果作者一被查,他的字画就不值钱了。”

  而在文艺座谈会以后,文艺界领导异口同声的口头语换成了两个:一个叫“紧跟”,一个叫“听话”。

  “要一些有官气的艺术家马上‘回归’到本行上来,或许还需要一个过程。但很多人还没来得及转回来,反腐就跟上来了,他们只能揣摩上层的动静,战战兢兢等待,或是急忙拿出成绩,表现自己。”这位圈内人士说。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则继续在家里“彩排”自己的新书《玉堂春秋园》与《姚母大传》。

  她略带怒气地说,文艺圈里的腐败,她不想说,都是负能量。

  反腐题材作家梁晓声安心在家养病。今年全国两会之后,梁晓声便感冒了。他不上网,不玩微信,对文艺界里的“风声”自称不了解。这期间,他只参加了一场会议,就是关于反腐。“会上,我耳闻过,贪腐和文艺界确有一些关系和牵连。”梁晓声说。

  梁晓声说,他个人不会猜测谁是“大老虎”,更不知道朋友们私下做了什么事。但他比较相信中纪委,相信文艺界现在有问题。

  一些当代书画家作品比齐白石的还贵

  一位曲艺界人士在行内行走江湖多年,他感觉,在“著名书法家和音乐家等文艺圈人员被划入调查对象”后,很多人睡不好了。

  “很多人可能没有直接去腐败,但都在灰色地带‘膨胀’过。”这位人士表示。  

  这几年,书画界“膨胀”过的一些当代书画家的作品价格,甚至高于齐白石、张大千的作品。

  一位相声演员曾调侃一位书画家,“你现在的画,卖到70万一平尺,你觉得很贵么?那说明你现在还不是个艺术家呢,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艺术是无价的。”

  “这些书画,普通百姓是买不起的,甚至欣赏不到,持有者们大都是掌握权力与资本的人,他们同时也是最有声音、最有发言权的,他们不会让书画的价格掉下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对于艺术市场飙高的售价,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曾经有过些许不淡定,因为他不是专职的书法家,而是一个教育工作者。

  “我的字,根本不值那么多钱,我受不了。”欧阳中石曾私下对一位熟识的记者说。

  但很快有人圆场说了相似的话:“先生,您的画值那么多钱,因为文化是无价的”。

  上万家演出公司倒闭或停业

  文艺界也曾“膨胀”过,在深受观众喜爱的笑星黄宏、黄晓娟、姜昆等多位艺术家从政后,人们便很少看到他们的新作了。正军级歌手阎维文没有从政,而是当上了北京某演艺公司的艺术总监,还有一些部队文艺工作者,在网上有经纪公司与出场费。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一位刚刚取得行政头衔的曲艺界演员在北京某知名饭店开了一家艺术工作室,工作室内挂着多幅名家字画,还有许多机关按钮,打开按钮,隔墙或屏风一转,才能看到他与高层亲属合影的照片。

  “挂这种东西与自己本行的艺术有关系么?”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一个艺术家,可以把自己全部的内心向观众敞开。但如果艺术家没有真材实料,那就只能依靠炒作,或是攀附权力。

  据报道,去年12月张曙光情妇罗菲受贿198万余元被判5年,而罗菲正是铁路文工团的一名女歌唱演员。富豪张新明为巴结原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曾斥资500万赞助与申关系暧昧的女歌手演唱会。

  相传多年前,侯耀文曾带领中国铁路文工团去某市走穴,刚开始市场化运作,商谈的是如果郭德纲参加,文工团演出市场价格为25万。但后来通过权力渠道,郭德纲没来,文工团的演出价格反而多了10万元。

  而在文艺界反腐风暴悄然启动后,许多非市场化演出需求骤然减少。据统计,国内数十万家演出公司,已有上万家因此倒闭或者停业。

  “现在他们的心态有一点像房地产商,不知方向往哪里走,他们也不知道,中纪委或者王岐山会从哪里杀出来,抓住他们小尾巴。”一位圈内人士说。

  而孙立生认为,不管反腐还是文艺新风,“习近平总书记其实就是强调文艺工作者们做到两个字:回归。”

  本报记者 张榕博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