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六旬母亲捐肾救女儿:不能眼睁睁地看她比我先走

2015年05月16日 14:49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

成功做完肾移植手术的刘建平到医院复诊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通讯员 许咏仪 摄

  周末

  特稿  

  羊城晚报记者 王普

  通讯员 许咏怡 实习生 秦林英

  刘建平对母亲有着另一份爱——母亲把他带到这个世上,还将自己的肾脏移植给了他。4月15日是35岁的刘建平最为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62岁母亲的左肾植入了他的体内,从这一天开始,他再也不需要每周靠透析维持生命。

  广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是广州市属医院做亲体肾移植最多的医院,这里有超过70%是父母捐献给子女,亲体肾移植中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夫妻间肾移植。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这些“亲体肾移植”背后的感人故事。

  壮汉病倒查出尿毒症

  刘建平是广东省吴川市黄坡镇人。他长年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在深圳、顺德工地干活,哪个工地有活干,他们就去哪里,这样在外面漂泊了10年。

  刘建平身体状况一直很好,但去年9月,他在工地干活时突然想吐,以后不适感越来越强烈。“经常感到不舒服,头晕,头痛,想吐,不想吃饭。”刘建平说,为了多赚一些钱,他也没想过要去医院检查。妻子执意拉着他医院检查,发现他血小板少了一半,最终确诊是尿毒症。医生告诉他,必须透析才能继续维持生命,否则会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仅一个多月,住院和透析的费用差不多花了9万多,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六旬母亲毅然捐肾

  刘建平说,得了尿毒症,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治不起。他在器官捐献分配系统中填报了个人资料排队等待肾源。然而,肾源的等候带给他的是失望甚至绝望。有人建议他们亲人间捐肾移植,家人商量后决定亲体移植肾。

  刘建平的父亲有糖尿病,不符合捐献标准,而刘建平弟弟则拒绝了。“因为弟弟还要干活养家”刘建平这样解释;母亲今年62岁,平时在家做农活。刘建平说,妈妈在知道我得病后,难过得吃不下饭,现在已经瘦了很多,我不想她捐的,她年纪已大了。但是母亲坚持捐肾救儿子。

  伦理委员会审查批准

  去年11月,刘建平母子来到广医二院。经评估配对检测后,医院向省卫计委提出手术申请。伦理委员会审查了母子亲属关系是否属实;母亲是否完全理解手术风险并愿意承担风险;母亲是否完全出于自愿捐献自己的肾脏给儿子。母子还要进行身体检查评估。今年清明节前,审批下来了,可以做手术。

  母肾成功植入儿体内

  4月15日上午,阳光明媚。刘建平来到母亲的病房,他好好地端详着母亲,送母亲进了手术室,然后,他又随护士进入另一间手术室。这一天,刘母的左肾摘下后马上植入刘建平的右侧髂窝。

  采访当天,刘建平半躺在病床上,妈妈坐在病床旁的座椅上陪在他身边。老人本来是在另一间病房,为了能与儿子多些时间在一起就过来了,因为她认为这样看着儿子也很幸福。

  刘建平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好起来,不要再复发,能让父母生活过得更好一点。

  捐与受背后亲情感人

  说起捐肾救孩子的心愿,来自湖北恩施的65岁的李阿姨的话最能代表捐肾母亲的心声:“既然有办法救孩子,我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比我先走。”两年前,李阿姨在广医二院将肾脏捐献给女儿杨女士。

  2011年,33岁杨女士患上了严重尿毒症,最好的办法就肾移植,但广州肾源少,医生建议进行亲属间活体器官移植,这也许能给杨女士一条生路。

  李阿姨立即表示要捐肾救女儿,可是杨女士不愿意接受母亲捐肾,她担心影响到母亲的健康。此后两年,李阿姨一直陪着女儿治疗,每次看到女儿透析时受的折磨,她都哀求女儿接受她的捐赠。女儿的拒绝都让李阿姨痛苦无助——“我宁愿受罪的是我”。2013年6月6日,杨女士病情突然加重。“我已经63岁了,不能再等了。”李阿姨毅然为女儿捐出肾脏。

  “谢谢妈妈给我第二次生命,”现在已为人母的杨女士将母亲接到广州和自己一起生活,每年会有好几次带着父母一起出省、出国旅游。她最大的心愿就是陪伴父母周游世界。

  母亲捐肾占六成

  “目前肾移植的供体来源有两种:符合法律规定的亲属间器官捐献、公民死亡后器官捐献(DCD)。由于供体的来源相对短缺,当今最普遍的是采用亲属间活体移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潘光辉说。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至今完成的1500多例肾移植手术,有200多例为亲体移植,有60%为母亲移植给儿子或女儿。

  由于肾供体短缺,每年有十几万人肾病患者等待肾源移植,许多尿毒症病人还没等到合适的肾源就已经去世,或者病情发展到无法进行肾移植手术。“亲体移植不仅解决了肾源的问题,让患者大大减少手术等待时间,灵活选择肾移植手术时间,由于供受者之间的血缘关系,组织相容性比较好,能降低排斥反应发生率。”潘光辉说。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临床随访数据显示,亲属活体肾移植的成功率为100%。“亲体肾移植不仅对病人有好处,对捐肾者的身体健康和正常生活通常不会带来影响,大大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潘光辉说。

  亲体肾移植有优越性

  和传统的尸体肾移植相比,亲属肾移植具有明显的优越性。首先,由于供受者之间的血缘关系,组织相容性比较好,能降低排斥反应发生率。供肾“热缺血时间”(器官从供体供血停止到冷灌注开始的这段时间)和“冷却血时间”(器官从冷灌注开始到移植后供血开始的这段时间)较短,肾小管坏死的发生率低,提高了供肾质量。其次,亲属供肾能减少免疫抑制剂的用量,降低了毒副作用,由于肾脏质量好、手术后并发症大大减少,康复相应顺利,因此在术后用药、检查和护理等多个环节上可节省许多开支。另外,亲属活体肾移植可以择期手术,按照现行规定完善术前检查及伦理手续大概需要1个月时间,大大减少等待时间,实现家庭自救。

【编辑:王永吉】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