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东方之星”乘客儿女:求爸妈再更新一次朋友圈

2015年06月04日 13:03 来源:浙江在线  参与互动()

何大姐拿着手机,里面有她父亲在微信发的在“东方之星”上的照片。

  6月3日晚上9点20分左右,小城监利的马路上仍能看到外地牌照的车,不时疾驰而过,溅起一片泥水,坐在车里的大多是在长江中杳无音讯的失踪者的家属。距离“东方之星”号游轮在湖北监利县长江大马洲水道翻沉已经过去48小时,仍有423人失踪。

  11名浙江乘客的家属3日当天陆续赶到了监利,在寻亲路上难以入眠的夜里,沉船现场200余位海军潜水员、三艘工程吊杆船、数十艘各类船艇冒着暴雨、顶着每秒1.8米流速的江水不间断地展开水下探摸和水面搜寻;百米之外的江堤上正在搭设步梯;搜救核心区外,覆盖200公里的徒步大搜救也已开始……

  亲人在几十公里外冰冷的江水中生死未卜,但家属能做的,只是守在电视前、网络上,等待和搜寻亲人的消息。

  此刻,这些为人儿女的人们,多希望自己在“东方之星”上的爸爸妈妈再像两天前一样更新一次微信朋友圈啊。

何大姐再也打不通爸爸的电话,泣不成声。

  “我跟老爸最后一次通话不到1小时后东方之星翻覆”

  在监利当地部门安排的宾馆里,宁波人何大姐使劲挤着眼睛,因为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她翻开手机通话记录,里面显示她与爸爸何传琳最近一次通话发生在6月1日晚上8点40分左右。

  尽管救援一直在进行着,但何大姐说,这次通话可能是与老爸的诀别了,想着这最后一通电话,她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

  6月1日晚上,结束一天的工作,吃过晚饭何大姐在家里收拾屋子。乘“东方之星”游轮去重庆游玩的老爸打来电话:怎么没回我的微信?她说,我回了啊,可能你船上信号不好,没收到。

  当时,爸爸上船游玩已经3天,照例向女儿“汇报”了旅途见闻。女儿工作了一天,老爸游玩了一天,其实两个人都有点累,话虽不多,但知道彼此都好,便都放心了。

  “我爸是个新潮的老人,QQ和微信他都玩,有时候网络游戏也会玩几把。”用何大姐的话说,爸爸70岁了,玩的东西却和年轻人一样,看起来也比60岁的人还精神。每天看爸爸发的朋友圈,她就能知道老人家去了哪些景点,再点个赞,父女间的远距离交流简单而幸福。

  但这种幸福在挂了那通电话之后,戛然而止。当晚9点20分许,“东方之星”在一分钟内翻覆,456人随之消失江中,何大姐的爸爸也在其中。

  第二天早晨看到新闻,何大姐第一反应不是哭,而是疯狂地打电话给协和旅行社确认消息。她心理还存着一丝希望,希望那些新闻报道都是错的。

  她还和家人找爸爸乘船的凭证,希望爸爸上的不是那艘“东方之星”,而是别的什么“之星”,可事实就是无情,爸爸就在这“东方之星”上。

  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给爸爸,没有回应,始终没有回应,她慌了。

  6月3日晚上9点20分许,爸爸失联已经48小时。这48小时里70岁的爸爸是个什么状态,何大姐不敢想;48小时后能否再见到爸爸,何大姐更不敢想。那可是爸爸啊!

赵小姐和亲友刚刚到达监利,但前方没有还没有婆婆李淑华的消息。

  “婆婆待我跟亲生女儿一样多希望她能活下来”

  这次与何大姐爸爸一起出游的还有另外3个宁波老人,他平时就是“麻友”,又常常一块出去游玩,感情相当好。正是因为4个老人一起出门有个照应,赵小姐才放心让婆婆李淑华出门玩。

  6月1日下午4点左右,赵小姐接到婆婆电话。当天是儿童节,婆婆特意跟孙女聊了很久。孩子很舍不得奶奶,让她早点回来。

  一天后(6月2日)的下午4点。赵小姐已经确认婆婆身陷江中,而她不敢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孩子,奶奶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到了6月3日的下午4点,赵小姐在监利的宾馆房间里死死盯住屏幕,另一位亲属在电脑上一遍遍地刷新新闻报道:3日上午,潜水员已经从沉船里打捞起5具遗体,截至中午,海军已搜索了沉船一半左右的舱位,暂时没有发现其他遗体,救援人员继续搜索……虽然从宁波赶到了监利,但是她和婆婆之间,可能已经无法再用“距离”去衡量了。

  确认沉船的消息,赵小姐的心仿佛和船一起沉了。她不断自责,“我女儿不让奶奶出去玩,我们却鼓励老人家走,是我们害了她”,说着说着眼泪滚落,从眼镜框边滑过,滴在裤子上。裤子湿了,眼镜也花了。

  “我婆婆待我跟亲生女儿一样,我希望她活着。”她不断跟周围其他家属商量“突破”安置他们的宾馆,走到江边去。首先想到的是走到江边的看看,但是救援道路外围封闭,进不去;她又想到,绕到对岸,租船靠近沉船点,但是天黑后江面漆黑、异常危险……

  在确定无论如何也无法靠近沉船点后,赵小姐指着记者的照相机问,“你们有没有拍现场救援的图片,给我看看”。我翻出昨天拍摄的沉船露在江面几十公分的画面,她不断用手滑动切换图片,瞪着眼、抿着嘴看婆婆落水的地方。几秒后,她哭着说不看了。

  晚上9点,赵小姐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始终不愿放弃希望。出事前婆婆每到一个景点都会更新朋友圈,赵小姐多希望婆婆能再更新一次朋友圈。

钱崇一发在朋友圈里的“东方之星”甲板照片,还配上了长长的文字。

  “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希望看老人一眼”

  杭州老人钱崇一,退休后为了不让自己闲着,从年前开始义务为自己住的小区分送报纸,和他搭档的还有一位老师傅。每天早上7点钟左右,钱老伯便推着小推车把一沓一沓的报纸杂志拉到小区报箱室,分投到每家每户的报箱里。

  在小区保安任师傅眼里,钱老伯一直是个和蔼的人,“见谁都是笑眯眯的,报纸送久了很多住户都认识他,拿报纸时还会一块儿聊聊天什么的。”

  3日晚上7点,钱老伯的女儿钱女士没有心思吃饭,只是在监利县城的一家餐馆随便扒拉了几口。她是傍晚赶到的,随行的还有另外3名亲属。

  得知父母在翻船事故中失踪后,赶了近12小时动车和汽车,钱女士从杭州赶到监利。一路上,只要有空,她就会看看老父亲的微信朋友圈。通红的眼睛、凌乱的头发,很容易就看出她憔悴不堪。这几天,失踪者的家属有谁能睡着呢?

  6月1日晚上7点,钱女士正在家中看电视,发现出门旅行的老父亲又更新了一条朋友圈状态,她习惯性地点了赞。老父亲的发了一张“东方之星”风景照,看起来天气不错,并注明“东方之星江轮下午离开南京五马渡码头,逆江西上,速度较慢,傍晚才过马鞍山长江大桥。现在长江已不是天堑,贯通南北的大桥已建立了不少。”

  然而,2日晚上7点、3日晚上7点,钱女士一遍一遍刷新朋友圈,也没看到父亲的更新。她告诉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无论如何希望能看两位老人最后一眼。一开始,我以为她还不愿放弃,事后想想,她的意思是希望那无情的江水不要把爸爸妈妈的身子也抢走。

  3日 晚上9点,沉船施救现场,救援人员正在对“东方之星”进行切割作业。根据现场指挥部提供的信息,救援人员将在船体底部中前部切开一个55厘米乘60厘米的长方形口子,以便潜水员进入舱体探查。

  得知这一消息,一直保持联络的浙江乘客的部分家属,又聚到了一个房间。"在船舱最底层的还是有生还希望的,船倒过来,底层就变成了顶层,还有希望啊",赵小姐说着,再一次摘下眼睛擦泪。有人马上补充,“不是打开了一个口子么,蛙人能进去说不定就能摸到人啊”!

  围坐着的家属们,已不记得是第几次分析各种“生还可能”,一阵沉默后,又有人提出,能不能去医院探望啊,那些被救上来的人怎么样了,他们知不知道船舱里哪个位置还有人啊?!

  他们唯一能做的,仍然是无限煎熬的等待,期待奇迹的发生……记者刘永拓 陈佳 倪雁

【编辑:孙静波】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