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地铁首站早高峰到底有多挤:时常因抢座而打架

2015年06月22日 06:0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早高峰时的四惠地铁站乘客拥挤着上车

 乘客早高峰挤地铁摔倒骨折 北青报记者调查多个地铁首发站——

地铁首站早高峰到底有多挤

  今年6月16日,石景山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因为早高峰地铁拥挤女乘客被挤摔倒骨折的案例。乘地铁被挤成骨折,引起了众多地铁通勤族的议论。地铁早高峰到底有多挤?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地铁调价之后拥挤度已经有所下降,但在客流尖峰时刻,多个大客流站仍然需要限流防止大客流的骤然聚集。针对拥挤,在站台内,地铁站采取引流、排队等方式保障乘客安全。近日北青报记者在苹果园站、四惠东站、天通苑北站、土桥站体验地铁早高峰时发现,本来良好的秩序因为抢座而带来安全隐患,这在地铁首发站尤其突出。

  现场

  早高峰抢座就像一场战争

  从早上7点30分开始,地铁1号线苹果园站就进入了“尖峰时刻”。7点40分左右,每个车门都有十几个人在等候,一名女子和同伴分别站在站台中部的两个车门处,列车到来之后,女子飞速冲进车厢抢座,当她发现同伴没有上去,在人群中又试图挤出来。由于来回进出,女子被车门夹住,车门再次打开时,才被引导员拉回站台。“你看多危险啊,你们之前也没有说好,到底上不上车。”引导员大声对这名乘客说。

  早7点55分至8点5分这段时间,进入苹果园站人数为每分钟150人至175人之间。由于1号线是老线,地铁站台狭窄,不断涌入的人群很快聚集在地铁站台。人们聚集在距离车门黄线附近的位置,留出的过道供新到的人快速通过。这些本来都很有秩序,直到列车到来,人们迅速冲到车门处抢座。列车车门打开的瞬间,聚集在车门的十几个人立刻相互推搡呼喊冲到座位上。抢座的现场十分迅速而混乱。更有刚从站厅楼梯下来的乘客,在车门即将关上的刹那冲上去。车门感应到人或者物快速弹开,有的人惊险地冲进了车厢,有的人害怕退回到站台。文明引导员不时大声呼喊,“关门了,关门了”,并拉住还要强冲的人。

  抢座的现象在北青报记者探访的多个首站都有出现。同样是1号线的首站四惠东站情况就好一些。早高峰四惠东站没有出现排长龙的情况,基本人流都控制在分流围栏之内。因为有分流围栏,所以乘客只能排队。但列车开门之后确实也有不少人火速蹿上车找座位。与苹果园站每个车门都有引导员相比,四惠东站只有10名引导员,但分流围栏有效地控制了秩序。土桥站因为客流量少,几乎没有出现上述问题。

  事件

  因为抢座而打架时常发生

  在北青报记者体验的四个首发站中,早高峰苹果园站有一起吵架,天通苑北有两起吵架。苹果园站文明引导员赵春丽(化名)介绍,因为抢座造成的吵架天天都发生,非常平常,打架也三天两头就有。

  赵春丽说:“前两天就有两个女的,因为谁应该站在前面、谁应该站在后面打起来了。开始两个人还吵架,后来直接动手。撕扯至少一分钟吧,我们引导员怎么拉也拉不开,后来还是警察过来干预带走解决的。”

  同样,虽然四惠东站秩序较好,但该站文明引导员表示,吵架十分常见,“太多了,说起来和讲相声一样”。四惠东是首发站,有一些乘客上车后发现没有座位又下来,“经常有人觉得再下来你就得到后面排队去,不能在前面站着抢了我的位置,所以就吵了起来。”

  5号线天通苑北站每天从7点到9点两个小时是早高峰时间,据该站文明引导员介绍,大概每天有四五起吵架事件,有一次有两个人因为抢座位从车里面打到车外面,“看过散打没,就是那种打法。”

  现象

  车门夹包夹手算“常事儿”

  北青报记者在苹果园站一个车厢门处看到2次夹人,另一个门则出现了3次夹包的情况。在天通苑北的一个车厢门则有6次夹包。在北青报记者观察的时间段内,四惠东站一共发生过7次因为列车门夹人夹物重新开闭的情况。

  苹果园站引导员赵春丽介绍,车厢门夹包大家都见习惯了,而乘客把手放在车门上,列车开关门造成夹手,这也十分常见。“也就是这个月,一个50多岁的女同志把手放在车门上,我们劝她也不听,列车开门之后她的手被夹到一侧车门内,挤出外伤了。当时她坐车走了,但没过多久从医院包扎之后,回来找地铁公司了。”

  也有人用包挡着车门试图上车。在天通苑北站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车门快关了,以为用包挡在车门中间车门就能自动弹开,但车门没有弹开,包就跟着车走了,人没走。

  拥挤和抢上抢下导致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掉鞋子。据苹果园站另一名引导员介绍,在挤车的人群中,被挤掉鞋子的大都是穿拖鞋的女士,有些女子被挤掉鞋子后,就到一些站台领一双鞋穿,晚上下班后再来找自己的鞋子。由于鞋子被挤掉后会落入轨道里,所以工作人员会用夹子将掉在轨道里的鞋子夹出来,放在一起等有人来取。

  赵春丽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两年掉鞋子的已经比较少了,主要得力于地铁工作人员在站台边缘贴了类似胶皮的东西。这块胶皮使得列车和站台之间的缝隙变小了,乘客的鞋子很难再掉下去。

  变化

  愿等下一趟车的乘客多了

  在地铁调价、客流减少的情况下,为何首发站依然如此拥挤呢?苹果园站和天通苑站附近大型小区密集是客流量大的主要原因,而四惠东站和苹果园站客流量大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两者都位于城郊交通节点。四惠东站主要是八通线带来的客流,苹果园站则是大部分从石景山和门头沟乘坐公交过来的客流。

  同样是1号线的首发站,四惠东的情况看起来要比苹果园站好很多。据引导员介绍,四惠东80%的乘客都来自八通线,为了防止站台人过多,站厅采取了限流措施。北青报记者观察看到,从八通线站台上到站厅之后,需要绕过整个站厅,然后通过有分流作用的护栏,才可以再到达1号线站台。这样一来,从八通线蜂拥而下的人流可以被拉长、疏散,避免了集中到达1号线站台的可能。

  虽然地铁早高峰依然很拥挤,但也有一些积极的变化,更多的乘客选择通过等下一趟车获得座位或空间。客流较大的三个地铁站如苹果园站、四惠东站、天通苑北站都有不少乘客选择上不去就不挤,等下一趟车甚至等两趟车去等个座位。北青报记者统计发现,这三个地铁站在高峰期每趟车都会有10名左右的乘客留下来等下一趟车。文明引导员也一直在引导,等座位的乘客在中间等,上车的乘客从两边上。

  以客流高峰时间8点为例,三个地铁站连续5趟车均有乘客等待下一趟车。苹果园站连续5趟车留下来等车的人数为12人、10人、11人、13人、12人;四惠东站为14人、20人、16人、13人、8人;天通苑北站为14人、12人、9人、11人、10人。

  文/本报记者 刘珜 高语阳 赵婧姝 杨琳 李强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编辑:卢岩】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