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作海所获65万赔偿全用光 拿去投资负责人“跑路”

2015年07月09日 14:35 来源:法制晚报  参与互动()

  赵作海在病床上说起赔偿金和这些年的投资收益都被套入投资风波,痛苦难当 摄/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蒲晓旭

  鑫国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跑路之后,公司很快倒闭。图为该公司一处已关闭的办公点 摄/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蒲晓旭

  赵作海“要钱”时摔倒住院

  3年前将国家赔偿金做投资 去年底投资公司负责人“跑路” 肇事者被拘留

  在经历为儿娶妻、被取款14万元、开旅社失败等一系列花销之后,3年前,赵作海将65万国家赔偿和补助款剩下的约20万元,尽数投入商丘一家投资公司,以换取每月2%的收益。

  有人曾提醒他有风险。但在老赵夫妇看来,这投资不仅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还让他们的买房梦不再遥不可及——收益每攒够一万元,他们就再次循环投入。三年过去,本金由20万增至40万元。他们盘算着,再过些年,他们就能买套房子,老有所依。

  去年11月,随着投资公司主要负责人突然被抓和跑路,本息一下没了着落。赵作海万万没想到,前一秒还有数十万资产,会瞬间陷入连生计都难维系的境地。

  “我一千个一万个没想到,国家赔我11年冤狱的钱,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拿不到钱,年纪大了,也找不到活了,生活都很难维持下去了。我现在很后悔。”赵作海说。

  而与他同陷困境的,还有上百位投资者。《法制晚报》记者试图以赵作海为切口,揭开这场民间“借贷危机”的冰山一隅。

  赵作海交涉时摔倒入院 涉事者被拘

  2015年7月7日,河南商丘。

  躺在第一人民医院内二科走廊的病床上,62岁的赵作海望望悬于床边注射过半的点滴,又望望天花板,一脸彷徨。妻子李素兰站在床边,唉声叹气。

  据李素兰介绍,此前一天,赵作海与多位投资者一起,前往位于商丘市富商大道的一家汽车4S店“要钱”,期间赵作海与人交涉时摔倒入院。随后有人报警。

  负责处理这一事件的商丘市开发区派出所民警杨亚东,证实了赵作海摔倒的过程,并表示摔人者系4S店员工。目前已对其做出治安拘留十天,罚款五百元的处罚。

  赵作海在事后被送往第一医院。该院病程记录显示,赵作海与人争执后曾出现“心前区不适”、“四肢无力”、“轻度头晕”等症状。

  “赵作海并没有外伤。”该院内二科一位管床医生介绍,赵作海本患有高血压和冠心病,目前主要接受降血压的治疗。

  赵作海为什么要前往4S店?

  “我们去4S店要钱。以前也没想过会出问题,每月2%的利息,之前每月都按时打过来,现在半年都没给一分利息了,40万本金也没回来。”说起自己的投资,赵作海感到十分后悔,“一千个一万个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赵作海所谓的投资,到底是怎么回事?

  “考察”过后 赔偿金悉数做投资

  李素兰身边,一直带着4份“联合出资协议”。

  这4份由A4纸打印的协议显示,甲方为孙连起,乙方为赵作海(或李素兰)。协议注明,经商丘鑫国房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推荐,甲、乙双方自愿联合出资出借给张卫东,并由该公司提供担保。还款计划均为每月返还本金的2%作为利息,一年后归还本金。

  而张卫东,即前文相关4S店负责人。孙连起,则是鑫国房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协议之后还附有担保书,约明如张卫东到期不能还款,则由孙连起替为还款,并承担一切经济连带责任。担保书落款,附有孙连起的签名和手印。

  这4份协议共涉40万元,有三份乙方为赵作海,涉及资金30万元。另有一份乙方为李素兰,涉及资金10万元。协议签署时间为去年3月至11月不等。

  2013年12月,《法制晚报》曾报道过赵作海在经历儿娶妻、被儿子取款14万元、开旅社失败等一系列支出后,所获的65万国家赔偿和补助款仅剩少半,而在亲人反目的危机中,一度陷入窘境的故事。

  那么,赵作海夫妇何以走上“投资”之路?40万本金又从何而来?

  李素兰说,几年前,她在商丘认识了一个叫岳霞的朋友。后来岳霞与孙连起等人合伙成立了商丘鑫国房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而对赵作海夫妇来说,揣着剩余的20万国家赔偿,也一直在寻求合适的升值渠道:“想做生意吧,又得担风险,不赚就赔。”

  他们的顾虑事出有因。赵作海曾以近3万元盘下商丘一家旅社。结果生意亏损,营业额甚至不够水电成本。

  在李素兰看来,朋友岳霞成立鑫国公司让她看到了希望。何况,由鑫国公司提供借款担保的张卫东拥有庞大的经营实体。在对张卫东的实体店实地考察后,李素兰放了心:“不是那些皮包公司,有偿还能力。”

  另一方面,李素兰在岳霞的介绍下进入鑫国公司做过一段时间的业务顾问。这段内部从业经历,让赵作海夫妇更加确信“投资”的安全。

  每月最多获利八千

  2012年,赵作海夫妇决定投资。

  “刚开始放20多万,加上后来打工挣的钱和利息,累计到40万。每一单都是一年期,到期就再续一年。攒够一万,就投到里面,不然每月就少200元的利息。”李素兰说,正是这样的心理,让他们的投资金额越滚越大,几乎把所有钱都投了进去。

  李素兰按2%的月利息计算,40万的本金,每月可固定获息8000元。这在一辈子几乎没有正式工作的赵作海夫妇看来,相当于拿上了“工资”。何况返利总是很准时,甚至经常会提前三五天到账,从未逾期。

  收入的宽松,改善了夫妇俩的生活。他们的租所,也从不足30平米的两间门面房,搬进了一套约60平米的两居民房。赵作海也不再抠门,“该吃吃该喝喝。”

  也有人曾提醒他们注意风险。他们心里也明白,可他们一心想有套房子。依当时的收益,不出三五年,他们就能买套房子并置办家具。手里再有一二十万的存款,便不怕老无所依。夫妇俩为此还曾在商丘看房。

  据李素兰介绍,去年10月,隐约察觉事态不妙的她曾劝赵作海别再继续投资了。但赵作海不肯,一下投入了最大一单,共计27.5万元。

  这一说法,与李素兰手中一份显示签订于去年10月11日的“联合出资协议”相吻合。

  “最后一次收到利息是今年1月30号,一直到现在。”李素兰说。

  投资公司负责人“跑路” 无人露面

  一直如期返利的“投资”因何突发变故?

  “鑫国董事长被抓了,法定代表人孙连起跑了。”原鑫国房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经理岳霞介绍,鑫国公司于去年11月27日倒闭,所有业务也就此结束。而直到董事长被抓一个多月后,他们才得到消息。

  据处理赵作海被摔事件的民警杨亚东证实,梁园区警方已对相关情况立案,孙连起也已被警方通缉。

  记者多次追问岳霞,她明确表示:“我的钱也在里面套着呢,我们的资金也都一样,都是给张卫东的。”

  7月7日下午,记者来到商丘市归德路一处鑫国公司曾经的办公点。写有“鑫国”、“红木”、“茶叶”字样的门店紧闭。记者拨打了招牌上的鑫国投资客服热线,发现号码已为河南周口一家车厢销售商所用。

  随后记者来到商丘市富商大道涉事的4S店。现场仍有数十位投资者围堵在4S门店外。

  截至7月9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张卫东的手机,均无人接听。记者又拨打其公司多位下属电话,全部遭到拒接。上午9时,记者终于联系上其公司一位张姓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也联系不上张卫东和其他负责人,并提出要与记者面谈,但截至上午11时截稿时,始终无人露面。

  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河南),记者发现成立于2012年10月的鑫国公司,经营范围仅为“房产投资管理”。且该公司已于今年6月,被商丘市工商局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而赵作海至今仍在住院,他并不知道,在失去11年冤狱换回的所有赔偿金和积蓄后,生活将如何继续。(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蒲晓旭)

【编辑:王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