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小伙骑电动车撞上自行车致太婆骨折 称遭“碰瓷”

2015年07月17日 09:49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廖华很郁闷。

伤者吕英躺在病床上讲述事发经过。

  6月22日,成都市锦江区水东门街与天涯石东街交接处,发生一起电动车与自行车碰撞事故。当事双方为骑电动车的25岁小伙廖华(化名)和骑自行车的60岁太婆吕英(化名)。经检查,后者第二腰椎压迫性骨折和前胸第6支肋骨骨折,目前正在作进一步治疗。

  事发后,交警经调查认定廖华负全责。可廖华却认为老人“碰瓷”。事情真相究竟如何?7月16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详细了解。

  交警认定

  超自行车转弯 电动车车主承担全责

  6月22日早上9点左右,从天涯石菜市场买菜回家的谢先生经过天涯石东街时,发现前方路口围着一群人,还伴随着阵阵哭声。走近一看,一位60岁左右的太婆躺在地上,衣服上沾满灰尘,手捂着腰,正痛苦地抽泣。旁边站着一位满脸焦急的年轻小伙,地上躺着一辆电动车和一辆自行车。

  不一会儿,120急救车和交警均赶到了现场。医生用担架将太婆抬上了救护车,年轻小伙则被交警带回协助调查。“太婆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手一直是捂到腰的,很痛苦,但是脸上和身上没有出血,额头上有个包。”谢先生回忆。

  事发后,民警将骑电动车的小伙和老人家属叫到成都市交警三分局作详细了解。经查,小伙廖华今年25岁,在事发地附近一家快递公司工作。当天早上,他在水东门街买了早餐后,骑电动车向天涯石东街行驶。60岁的伤者吕英骑着自行车在相同方向的前方行驶。廖华在超自行车并转弯时,与吕英的自行车发生碰撞。

  交警三分局民警通过走访和查看监控,认定廖华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非机动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除应当遵循第六十八条第(一)项转弯的非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行人优先通行……”,认定廖华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吕英无责任。

  最后,交警要求双方协商处理。

  车主求助

  称遭遇“碰瓷” 太婆家人打他还要3万

  7月16日,廖华致电华西传媒呼叫中心028-96111,称自己“遭遇了传说中的‘碰瓷’”。他将记者带到事发现场,详细讲述了事发经过:

  “我买完早饭,从水东门街人行道上骑电马儿下来,前面有个太婆在骑自行车,我因为着急到上班,就加速从她左边超过去了。刚刚超过去,我就听到身后一声尖叫,转过头来看,发现太婆倒在地上了。”廖华回忆,当时他的电动车和自行车并行时,相距90cm左右,他停车后的距离,离倒地老人也有2米,“我肯定没撞到她,她是咋倒的我都不晓得”。

  廖华说,事发后,成都市锦江区公安分局书院街派出所和成都市交警三分局民警进行了详细调查,但监控只能显示他超车前的一段,老人为何倒地并未拍到。“当时路上确实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两辆车,但我真的没感觉到撞了她,我听到尖叫声才转过头来,还以为是有人撞了我。”

  在交警部门拿了事故认定书后,廖华并未知会一同前往处理事件的伤者吕英的女婿杨波(化名),而是独自离开回到公司上班。其间,杨波多次给他打电话,他也未接听。负责处理该起事故的交警打来电话,他也未接听。“这点我也确实做得不妥,我主要是很烦他(伤者女婿)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喊我拿钱交医药费。”

  事发后几天,廖华一直未接听杨波和交警的电话。

  6月29日,廖华正在公司整理包裹,突然冲进来一群人。“领头的是个女的,后来我才晓得是太婆的女儿,她上来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一耳光,杨波踢了我一脚,还有不晓得哪个用硬东西在我脑壳上砸了一下。”廖华说,一群人打了他,又把他拖到位于红星路一段的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要求他必须交2万元,“最后我没办法了,找朋友借了2万,打进了医院的账户”。廖华说,7月15日,对方又打电话来,要求他在17日之前,必须再拿1万元出来,“当天我拿了300,那天又交了2万,现在又喊我拿1万,我感觉有蹊跷,不想再继续给钱了。”

  对话伤者

  被电动车“撞飞” 腰痛得动都不能动

  7月16日上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吕英,她正在输液。

  吕英说,6月22日早上,她骑自行车出去给家人买饺子。经过水东门街时,突然感觉身后一阵风袭过来,“我也记不到是咋撞到我的,反正把我撞飞了,我重重地摔在地上,当时就感觉腰痛得不行,动都不能动了”。

  吕英拉开身上的被子,指着腰上厚厚的医疗器械说,自己的腰椎也骨折了,肋骨也骨折了,因为丈夫已去世,只有一个女儿,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说着,哭了起来。当得知廖华认为他没有责任,甚至感觉她在“碰瓷”时,吕英激动了起来:“我女儿她们要去找他算账,要动手揍他,我都多次劝阻,认为他一个打工仔不容易,没想到他这样说。”

  吕英说,她和家人从来没考虑过要小伙子赔多少钱,一直都只希望廖华来医院看望一下,把医药费交了,就是对她的最大安慰。

  伤者家人:如果我们敲诈何必把钱交到医院

  对于廖华的“碰瓷”一说,吕英的女婿杨波也断然否决:“如果我们敲诈,何必让他把钱交到医院,为啥自己不拿起走了?正好,也请你们记者到医院看看我岳母的伤情。”

  杨波说,一直以来,他都很生气。首先是事发当天,他和廖华一起到交警队配合调查。交警出具责任认定书后,他去买水,回来就发现廖华不见踪影,无论他和交警如何打电话,廖华就是不接,后来,廖华还把他和交警的电话拉进黑名单,他发动亲戚整整一周,才把廖华找到。“找到他的时候,我们都很生气,我爱人实在没忍到才甩了他两耳光。如果他不跑、不躲我们,主动到医院看望一下岳母,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事情是很好解决的。”

  杨波说,廖华在6月29日交到医院的2万元治疗费已快用完,他们才通知其再到医院交1万元。“说我们敲诈或者‘碰瓷’真是太气人了,我们都是有正当工作的人。你(指记者)今天也到医院看到了,我们在上班,我岳母住院都没法照顾,只有下了班去看望。再说,书院街派出所和交警都做了调查,如果他觉得我们‘碰瓷’,我们可以一起到派出所去解决。”

  最新进展/医生:伤者有两处骨折腰椎骨折无法复原

  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张涛林介绍,吕英的伤情主要集中在腰部,有两处骨折,现在只能卧床治疗,不能站也不能坐。一处是左前胸第6根肋骨骨折,另一处为腰椎第二椎体压缩性骨折。“肋骨是可以慢慢通过治疗和休养,达到恢复目的,但是腰椎骨折就无法恢复了。目前的状况是先对她进行卧床理疗1个月,待伤情稳定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做下一步治疗,最终的效果只能达到不影响生活。至于总共要花多少医疗费,现在还不能确定。”

  律师:伤者家属可举证证明对方造成侵害

  四川豪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孙顺发表示,这起事故双方的争议点在于监控未拍到的“究竟是谁撞了谁”,交警出具的责任认定书也是经过详细调查后依法下的定论。所以,若电动车主不服交警的认定,除了可申请复议外,也可以寻求法律援助。而自行车一方,除了积极治疗伤者,让其尽快恢复健康,也可主动举证,证明系电动车车主造成的侵害。记者 刁明康 实习生 王虹权 摄影 吴小川

【编辑:吴涛】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