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深航客机纵火嫌疑人被指为人友善 曾欠债数十万

2015年07月28日 11:22 来源:钱江晚报  参与互动()

  前天凌晨,台州飞往广州的ZH9648航班在降落过程中,一男子纵火并持刀伤人,危急时刻,机上的机组人员和乘客联手与纵火男子对峙,直至飞机平稳降落,其间一人被男子用刀划伤。随后,机内乘客通过应急通道从飞机上撤离,而纵火男子企图逃窜时从机上跌落受伤,随后被公安控制并送医。

  昨天,经钱江晚报记者了解,纵火男子叫翟金顺,在台州椒江区东山村开了一家铝合金小作坊,目前仍在正常生产。他的家人说,翟金顺平常为人友善孝顺,至今仍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当地村干部称,翟金顺十多年前坐过牢,出狱后挺勤奋,但生意一直做得不太顺,开厂亏了不少钱,“欠了七八十万元的债。”

  昨晚截稿前,钱江晚报记者从广州方面了解到,翟金顺从飞机上跳下时脑部着地,受了很严重的伤,目前正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ICU抢救,其犯罪动机仍然是个谜。

  台州机场再探访

  他开了一辆小货车到机场赶飞机

  自7月26日凌晨在ZH9648航班上发生了纵火及持刀伤人事件后,比大城市火车站甚至汽车站还小的台州机场,其火热程度不逊当前的高温天气。

  因为航班少的缘故,昨天中午11点多,台州机场显得有些冷清。12点20分有一班飞往武汉的航班,机场大厅内有几十人在等着,他们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有说有笑,或玩手机,或打电话,或看报纸,整个机场气氛平静,似乎并未受前一天深航事件的影响。

  这时候,飞往武汉的航班开始安检。钱江晚报记者留意到,或许是因为前一天的事件,台州机场的安检等级升到了2级,变得十分严格。一名男乘客手上戴了一只金表,在工作人员要求下摘下来,仔细检查过才放行。

  前一天晚上,中国民航局官网称,将由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对台州机场进行安全评估,以决定是否暂停其航班运行。钱报记者向台州机场核实这一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暂时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

  出机场候车厅,钱江晚报记者看到机场停车场有一辆小货车被警方围起了警戒线。这辆车副驾驶室的位置上,放了一些铝合金模具材料,车头上贴了一张椒江大桥的通行证。机场人员证实了记者的猜测,这辆车就是纵火男子翟金顺在事发前开到机场的。他上了飞机,车子留在了停车场。

  家人及村民:

  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到飞机上纵火伤人

  纵火男子名叫翟金顺,是台州市椒江区章安街道张岙村人,目前开了一家铝合金小作坊。昨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他家所在的村子进行采访,试图还原其人其事。

  张岙村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以事情敏感为由,只愿接受记者电话采访。

  他说,翟金顺十多年前犯过事儿坐过牢,前几年出的狱,具体坐牢的原因他也不太清楚。不过在他的印象中,翟金顺这个人出狱后一直挺勤奋的,去山东做过鞋子生意,还开过咖啡厅,去年9月份开始又回到椒江做铝合金生意。

  “不过生意做得都不太顺利,好像还欠了七八十万的债。”这位村干部说。

  刚进张岙村,几名在树荫处纳凉的老太太见到陌生人来,其中一名开口就问,“是不是找翟金顺家的?”深航事件发生后,很多媒体记者来村里翟家采访,“以前村里很少来外人的。”

  翟家在村子所有房子的最后一排,看上去很一般。进屋后,一家六七口人有些沉默地坐在那里,整个屋里空荡荡的。

  翟金顺在家排行老二,他的母亲今年81岁。老人说,自己这个儿子非常孝顺,虽然做生意很忙,但只要有空,都会跑回家看看,“他每次见面,第一句话就问,‘妈,你吃饱了没有?昨晚休息好不好?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买’。”老人家想儿子,知道儿子“犯了大事”,但一直没弄明白究竟犯了什么事。

  “翟金顺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啊?你们帮我调查清楚。”老人家抽泣着说。

  翟金顺的大女儿在念高中,还有个儿子念初中。他的妻子平时都在山东做鞋子生意,听说老公出事,昨天才急匆匆地赶回来。“我们一家人虽然聚少离多,但一向感情很好。”翟妻说,她想去广州看看老公,但问了民警,说去了也没用,暂时见不到人,“不知道他伤得重不重。”

  “他家条件本来不太好,翟金顺非常拼命地在挣钱,现在条件好了不少,还做了小老板,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唉……”一位邻居说。

  他的铝合金厂目前仍在正常营业

  侄子称叔叔是去广州进货的

  翟金顺的铝合金厂位于椒江区东山村,其实就是个小作坊,在村里众多的作坊中,好不容易才找到。

  一幢两层的旧房子,每层只有一间房,卷帘门半拉着。

  老板翟金顺出事后,厂子并未停业,里面仍有几个工人在忙碌着。

  目前,作坊由翟金顺的侄子在管着。

  钱江晚报记者进屋时,他正在接电话,“喂,哪位啊?您找翟总啊?他这几天有点事不在店里,你有啥事跟我说,我帮他记一下……”等打完电话转身,看到记者后,他显得有些惊讶。

  “我是这几个月才过来帮忙的,叔叔有啥生意上或资金方面的问题,从来不跟我说,我也不问,所以到底有没有亏钱,亏多少钱,我也说不清。”

  不过翟金顺的侄子说,他感觉叔叔的工厂生意很好,订单一直没断过。

  “厂里生产铝合金的材料都是从广州进的货,所以叔叔经常会坐飞机去广州。”侄子说,“这次叔叔去广州,也说是去进货,其他的事情也没和我多说。我也不知道他在飞机上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编辑:刘湃】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