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女孩参加婚礼当伴娘被数名伴郎戏耍 重摔致骨裂

2015年09月16日 01:53 来源:山西晚报 参与互动 

太原伴娘参加婚礼被数名伴郎戏耍 重摔致骨裂

传统婚礼的陋俗仍在上演,照这样下去,谁还敢当伴娘?

  本来是高高兴兴去给朋友当伴娘,却挂着彩就回了家,还因为这个影响了自己的工作,真是得不偿失。家住太原市杏花岭的亚丽给我们讲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郁闷事。而亚丽的事,并不是个例,不少山西姑娘都谈伴娘色变,采取能躲就躲的态度。这是为啥?记者带您一探究竟。

  讲述人

  亚丽 女 25岁 白领

  我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比亲姐妹还亲。两年前,她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两个人处得很好,计划好今年五月份结婚。作为她的发小兼闺蜜,伴娘的任务自然是落在我头上。能陪伴左右,见证好姐妹的幸福时刻,我开心极了。

  我和闺蜜早早就开始准备了,试婚纱、挑首饰、买婚鞋……样样都是我俩一起商量着购置的,我还开玩笑说自己是她的狗头军师。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风风光光出嫁,我的心里也是甜得跟蜜一样。

  这不,很快就到了她的大日子,作为伴娘,我是管的事最多的那个,什么藏鞋、给红包,忙得我团团转。

  上午八点多,一阵阵鞭炮声之后,男方接亲的队伍就来了,浩浩荡荡的大概有二十多个人。尽管我们屋子里的七八个女眷一个个都拼了命地堵着门,可没两下,新郎的亲友团居然把门上的合页给挤坏了,我们几个小姑娘没拦住门,他们一下就涌了进来。

  进来以后,他们就开始找鞋,从床底下翻到柜子里,就连窗帘上头都找了,可就是找不到。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对方谁提议了一句:“谁是伴娘?她肯定知道鞋在哪儿!咱们墩伴娘吧!看她们说不说!”一听这话,我就傻眼了,当时穿着浅紫色伴娘礼服的我被严严实实挤在人群里,根本动弹不得,更别提偷偷开溜了。当时,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七八个人高马大的壮小伙子就都挤了过来,七手八脚地把我抬了起来,我慌忙伸手捂着裙子,他们一边高高地把我抬到床的上方,一边非常有节奏地喊着“一二三!”就把我摔在了床上,平时也见过这种场面的我一开始觉得有点惊慌和滑稽,正准备“老实交代”鞋藏在哪里的时候,他们又把我高高举了起来。不料,这一次,不知道谁没托好,我的腿一滑,大家没有防备,我就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从半空中狠狠摔在地上的时候,我清楚地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一股钻心的疼涌了上来,就在那个瞬间我的眼泪哗的一下也出来了。当时,我努力想站起来,可却一点劲儿也使不上,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了。看我躺在地上没法动弹,大家慌了手脚,尤其是刚才摔伴娘的那几个小伙子都面面相觑,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不知道是谁打了120,我被送到医院拍了片子之后,确定是盆骨骨裂,需要静养三个月,不能坐,只能躺着。

  我刚刚考入银行系统工作,不能坐就意味着我三个月都没有办法上班了,只能在家休息,而我连试用期都还没有过,一想到这儿,我的心就拔凉拔凉的。

  婚礼结束的当天下午,新郎新娘就带着那几个罪魁祸首来看望我,几个小伙子很真诚地向我道了歉,一个劲儿地解释说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当时又疼又气,可看着闺蜜愧疚的神情我实在不能再说什么,就这样,我不仅没有参加成好朋友的婚礼,还因为一个看似玩笑的举动受了伤。

  这件事从头到尾该怪谁?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延伸采访

  请尊重伴娘好吗?

  讲述人

  小洁 24岁女事业单位

  一年前,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虽然我不是伴娘,但在她出嫁那天,我也早早地和宿舍的其他好姐妹们一起守在家里,准备送亲。没想到新郎带过来的几个好朋友都特别生猛,一进门就高声吆喝着谁是伴娘,虽然是玩笑,可那语气,那神情,都让人觉得特别不舒服。有几个人还嘻嘻哈哈地把手搭在伴娘腰上,“威逼利诱”她说出藏鞋的地方,还表示要是不说可就要抱她了,别说是伴娘了,我当时都觉得有点尴尬。

  婚宴快结束时,后来不知道谁提议,也要涮伴郎和伴娘一把,于是大概十几个人面对面分坐成两排,膝盖相对并在一起,让伴郎先仰卧躺在大家的膝盖上,又让伴娘俯卧趴在伴郎的身上,大家晃动膝盖,慢慢把他俩挪动到另一端。我看到伴娘的脸因为害羞涨得通红,向我们投来了求救的目光,可众人都在催促她赶紧上去,虽然不情愿,但在这种喜庆的场合又实在不能拉脸子扫了大家的兴。就这样,伴娘只好讪笑着趴在了才第一次见面的伴郎身上,任大家起哄。

  看到这一幕的我简直羞愤难忍,一个平时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原本是来给好姐妹帮忙,却还要忍受大家的消遣,而且新娘新郎也默认了这种事,不去阻拦。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下决心以后绝不给人当伴娘,唉,说真的,当伴娘也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戏耍伴娘太无度新娘大骂“耍流氓”

  讲述人

  刘皓然 29岁男私营业主

  我们的婚礼是上周办的,我家在晋南的一个地级市,媳妇儿是土生土长的太原姑娘,婚礼先在我家办,媳妇带着两个好姐妹当伴娘。得知我们这边有闹伴娘的习俗,婚礼前一天媳妇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嘱咐嘱咐我的兄弟们明天收敛一点,她的两个伴娘都没见过这种大闹婚礼的场面,不要吓到她们。

  婚礼当天一早我们按照习俗去接亲,其他的流程也都很顺利,直到仪式结束,下午我们回到了新家,这才是矛盾的开始。当时,按照规矩,伴郎和伴娘也都跟着我们回到了新家,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媳妇带着两个伴娘进到里屋准备换衣服,没想到她们刚进屋,她就被一把拉了出来,接着几个伴郎迅速闪进屋,把门反锁上,媳妇知道他们这是要闹伴娘,只能隔着门喊了几句,让他们差不多就行了,都是小姑娘,胆子小。他们嘻嘻哈哈地说没事儿,就是热闹热闹,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太过分,接着屋里就传出伴郎们嬉笑打闹的声音,媳妇很紧张地贴在门上听屋里的动静。不一会儿,我们都听见女孩子的尖叫和斥责的声音,可他们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媳妇马上急了,拍着门让他们赶快停,里面却说没事没事,就是玩呢,我看媳妇脸色不对,立马拿了备用钥匙开门,打开门后发现两个伴娘满脸通红,衣衫不整,头发也蓬乱了,有个姑娘脸上还挂着泪珠,一看到门开了马上就跑了出来,躲到了另外一个卧室。性子刚烈的媳妇看到这一幕冲上去就给了领头的伴郎一巴掌,一边打还一边叫骂着,说你们这不叫闹,这就是耍流氓!

  骂完她就去安抚两个委屈的伴娘了,留下我跟兄弟们大眼瞪小眼,兄弟们什么也没说,散了,走的时候一个发小还说媳妇“真经不起逗”。

  这种闹伴娘的陋习不仅让两个伴娘受到了伤害,还惹得媳妇抱怨我纵容朋友们对她闺蜜的胡作非为,不像个懂是非的老爷们儿,刚结婚的我俩就因为这件事闹得一个星期都没有说话。

  唉,其实,以前我也这么起过哄。当时自己压根没多想,就是觉得热闹,可亲身经历之后,我才明白这种起哄瞎闹的事情多恶劣,以后我也不会再参与到这种行为中了。

  记者手记

  文明闹婚皆大欢喜

  在走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由于婚庆陋俗、传统习俗等因素,以至于让很多人谈“伴娘”色变,大家多少都带点抵触情绪。

  坊间甚至有传言说,如今伴娘越来越难找,职业伴娘成了如今婚庆市场中热门行业。可记者走访多家婚庆公司,并未在太原发现职业伴娘。太原红西服婚礼文化公司的负责人郭女士告诉记者:伴娘不好找,其实有很多原因,比如有些传统习俗需要新人与伴郎伴娘的属相甚至八字相符,比如坊间传说的“当伴娘超过三次就嫁不出去”,再比如“闹伴娘”确实闹得有些过火,所以,职业伴娘存在一定商机,但由于性价比不高以及缺乏规范性,目前还并没有太成气候!

  婚礼上闹伴娘,其实很多人都是图个热闹,但闹得太过火,就会闹出麻烦来。太原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武威老师说,闹伴娘其实是闹新房的一种演化形式,从对新娘新郎的闹转化到伴郎伴娘的身上,多少带有点挑逗和色情的成分。而在婚礼这个特定场合之下,在这种民俗的保护之下,这种“类性骚扰”的行为是不受法律制约的。也就是说,即使玩笑开得再大,伴娘一般都会顾及新郎新娘的面子而不能恼火,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助长了起哄人的气焰。

  其实,闹婚就是图个热闹,增添气氛,所以更要适可而止,文明闹婚,皆大欢喜。

【编辑:史建磊】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