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单腿女子让盲人看见电影 写数十万解说词(图)

2015年09月21日 15:52 来源:法制晚报 参与互动 

每天上下班,母亲都要扶杜诚诚上下楼

杜诚诚在社区盲人电影院为盲人讲电影

  盲人能不能“看”电影?可以。

  在武汉蒋家墩社区,有个专为盲人开设的影院。电影播放时,社区残疾协理员会在电影对白和音效的空当,现场插入对电影场景的描述性解说,让盲人身临其境般“看见”电影。

  为吃透剧情,协理员杜诚诚往往要将一部电影看上十余遍,并反复修改动辄过万字的讲稿,以便在电影播放的既定时限内精准表述。值得一提的是,29岁的她也是一位左腿截肢的残疾人。影院开设五年来,她已为盲人群体讲解了两百多场电影,讲稿累计数十万字。

  日前,《法制晚报》记者走近这位盲人电影讲解员,带您了解她和社区盲人影院的故事。

  盲人“看”懂电影 送苹果谢讲解员

  9月的一个下午,53岁的桂玉春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早早来到附近的蒋家墩社区盲人电影院就座。此刻,平时用做社区会议室的房间已坐了十多位视力残障者。半小时后,残疾人励志电影《特别的爱》将在这里播出。

  杜诚诚也拄着双拐走进了房间,在走向屋子最前端落座前,不断有观众与她打招呼。

  电影在下午3时开始放映。房间安静了下来。为营造播放氛围,所有窗帘被落了下来,整个屋子只剩下播放电影的投影仪、杜诚诚手中的小手电和摆在她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发着光亮。

  杜诚诚用小手电照亮文稿,结合着面前电脑与投影仪同步的画面,对着右手的话筒开始实时讲解:“谷雨坐在电视机前看篮球比赛,看到激动的地方,高兴地站起来,拿起手中的小球投到玩具篮筐中……”

  讲解与电影本身的音效并不冲突,所有讲解均在对白与音效间穿插完成。观众们望着前方,静静听着,房间里只有电影音效和讲解声。

  幕布上不断跃动的画面,映在桂玉春的茶色墨镜上。墨镜之下,是他自十几岁便失明的右眼和十年前因青光眼而失明的左眼。可每当剧情进入到搞笑阶段,他也会跟着露出笑容,不时还与身旁的其他观众讨论一下剧情。显然,双目失明的他“看”懂了电影。

  桂玉春曾向杜诚诚表示,自己上一次观影时还是一个孩子,那时的他尚未失明,没想到几十年后竟以这种方式再次接触电影。为表谢意,这个以每月720元低保为生的老人,专门给杜诚诚送了一个苹果:“ 一场电影讲下来,她肯定口干 。”

  只有初中文化的盲人观众桂玉春,创作了一首84字的打油诗——“社区有座电影院,专为盲人来开办,社区电影真是多,精神食粮暖心窝……”

  影院首映 盲人观众因剧情落泪

  建立盲人影院,对蒋家墩社区而言也是出于偶然。

  因前些年获评市级示范社区,蒋家墩社区获奖一套投影设备。起初,他们只是偶尔放放幻灯片,大部分时间处于闲置状态。

  蒋家墩社区多半为武钢下属小区,两成居民为老人,盲人和视力残疾的居民就有21人。有人提出,能不能搞些与残疾人相关的活动。

  当时正值2010年秋,热映电影《山楂树之恋》刚刚下线。杜诚诚便在网上下载了影片,一个月里把这部电影看了20多遍,并写了厚厚一叠讲稿。武汉市青山区和社区所在的新沟桥街道残联听说后,建议社区建立盲人电影院。

  就这样,盲人影院在蒋家墩社区开办起来。

  在蒋家墩社区书记李汉东的印象里,影院首次试映共来了40多位盲人。虽然杜诚诚因紧张而声音发颤,但这次试映却在盲人观众间引发了强烈反响,“有些盲人说自己活了50多岁,还是第一次看电影。”

  而杜诚诚的惊喜来自于试播次日的盲人节聚会。有盲人慨叹,要是剧中的“老三”和“静秋”最终在一起就好了。杜诚诚这才意识到,通过自己的讲解,盲人真的可以“看懂”影片。

  盲人影院一炮而红。首映之后,新沟桥街道和青山区残联接到大量盲人及家属的电话,纷纷表达观影意愿。如今,盲人影院平均每月都会播放两场电影。社区的文彩琴告诉记者,她早就听说这里有个盲人影院,“一直想在这儿看场电影。”

  从发出通知到接待盲人观众,盲人影院也形成了一套既定的流程。而在影片选择上,也通常选择刚刚下线的影片,“尽可能让影院和时代贴近”。

  由于盲人观众的特殊性,选择影片也要费一番工夫。人物和情节较为简单的电影最易引发盲人观众的共鸣。按照这个逻辑选择影片,几年下来,她所讲解的《特别的爱》、《落叶归根》、《泰囧》、《私人订制》和《我们俩》都取得了较好的反响。

  为了让盲人观众尽可能看到热映影片,杜诚诚还专门挑选了难度较大的战争片《战狼》。这不仅是她第一次尝试动作片和带有外语的影片,“我们也想尝试不同类别的电影。”

  因病截肢 休学大学生成残疾专干

  带给盲人欢笑的杜诚诚本身也是一位残疾人。在她23岁那年,左腿髋关节以下被全部截去,出门全凭双拐和电动三轮车。

  但在与记者接触的几天里,29岁的杜诚诚总是笑着,仿佛病痛与残疾与她毫无关系。事实上,若非盲人影院让她找到了勇气和自信,她的青春或将完全被疾病所吞噬。

  杜诚诚先天患有神经纤维瘤病。这是一种好发于青壮年的罕见病,全国约有患者8万至10万人。因为患病,20岁在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读会计电算化专科的她,突发髋关节脱落,从此膝盖不能打弯,被迫在2006年3月休学。

  那段时间,杜诚诚始终沉浸在挣扎与绝望之中。直到一年后,她看到武汉市招聘社区残疾人协理员的消息,通过笔试和面试后成了蒋家墩社区一名残疾人协理员。她的工作,就是为社区的残疾人提供各种帮助。

  然而厄运并未结束,由于病情恶化,2009年杜诚诚不得不将左腿髋关节以下全部截肢。蒋家墩社区书记李汉东回忆,术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一度觉得工作没有意义,“除了家和社区,哪都不去。”

  转机出现在盲人电影院首映之后。

  当杜诚诚事后听到盲人观众讨论电影情节,为剧中人物感到惋惜落泪时,她重新找到了自我的价值。

  给盲人讲电影,从此成为她最主要的工作之一。起初那段时间,一部影片她动辄就要看上二十遍,并写下数千字的讲稿。其中最大的困难在于,有时影片可供讲解的时间只有几秒,而需要描述的情节却太多,而有时又恰好相反。

  自信提升 偶尔也参加同学聚会

  她不得不尝试每看一分钟画面,就写一分钟的讲稿。一遍遍看,一遍遍写,反复修改。有时一分钟的电影,却要写一个小时。即便是在半夜,只要脑海里浮现出讲稿内容,她也会起身用枕边的笔写上几笔。

  盲人影院开设五年,杜诚诚为盲人讲解了200多场电影,她的讲解也逐渐得到了各界的认可。“为盲人讲电影让我找到了自我的价值感。虽然自己是一个残疾人,但也可以帮助到其他人。”杜诚诚说。

  逐渐累积的自信让她重新升起求知的欲望,之后不但逐步取得了大学本科学历,还顺利通过了二级心理咨询师和助理社工的考试。

  更重要的是,前几年不敢去的同学好友聚会,杜诚诚偶尔也会去参加了。(记者 蒲晓旭)

【编辑:王硕】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