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山东一小学取消低年级数学课引争议 应鼓励自由探索?

2015年10月23日 10: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视频:山东一小学取消低年级数学 称不适合小朋友  来源:安徽高清

  中新网北京10月23日电(吕春荣)数学不再是“标配”课程。山东聊城市嘉明经济开发区第一实验小学从2013年起便取消了数学课,并采用“玩数学”的概念,在二年级时,开设数学活动课与展示课,让学生在这样的数学课堂上做游戏,从“玩”中学习数学。

  近日,此事一经报道,便引发社会热议,关于“低年级取消数学课好不好”、“将来能否被推广”的话题,备受关注。对此,有专家表示,此类改革是件好事,利于打破现在千校一面的教学模式。

  当事校长:低年级记忆力强 更适合学习传统文化课

  22日,该校校长李志猛向中新网记者表示,当前学校的做法还处在探索阶段,其初衷是为了帮孩子们减负。“当前学生课程太多了,学习太累,而数学又是一门非常注重逻辑思维的课程,低年级学生逻辑思维还比较差,因此,过早学习数学对他们来说并不必要,甚至是种负担。”

  “学生并不是不学数学,而是晚些时候学。”李志猛说,之前也有家长对此表达担忧,认为孩子的数学能力会受影响,但学校做了大量工作,最终把他们说服。

  李志猛说,2013年学校在获得部分家长的同意后,一年级两个教学班率先取消数学课。如今,学校已有24个低年级教学班不再上数学课。

  这所学校低年级班级没有了数学课,取而代之的是传统文化课。

  李志猛表示,考虑到低年级学生正处记忆力最佳时期,学校特意为这些学生开设了包括国学、书法等课程。“我们发现,低年级学生在学习国学课程时,接受能力很强,尤其背诵文章,对他们而言毫不费力。”李志猛说。

  目前,最早的一批学生已经升入三年级,“由于开学不到两个月,他们数学课授课成效尚未拿到准确数据。”李志猛说,“这些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与接受能力已经有了显著提高,对于一些基础数学知识早有认知,因此三年级学生只需要在开学时抽出部分课时讲授一、二年级数学即可。

  李志猛强调,“可以说,以前10节课的内容用1节课全学完了,那么,为什么不将一二年级的数学课时用来学习其他内容呢?”

  数学老师:尝试很新颖 但不易推广

资料图:3月13日,河北一所小学举办迎“π日”趣味背诵活动。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陈晓东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资料图:3月13日,河北一所小学举办迎“π日”趣味背诵活动。 中新社发 陈晓东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对于这所学校取消一二年级数学课的做法,社会舆论观点不一。赞成者觉得孩子年龄小,知识积累不够,不宜过早进行逻辑思维教育。反对者则认为这样的改革价值不大,到了三年级还是要上数学,如果没有此前的基础,一些学生可能跟不上教学进度。

  也有观点认为“取消数学课”的提法只是在玩文字游戏,该校在二年级时,开设有数学活动课和数学展示课,虽然被校长称之为“玩数学”,但网友觉得这其实还是“数学课”,只是教学方式不同而已。

  记者也采访了多位小学数学老师。对此,大多数老师都表示,这所学校的教学尝试用意新颖。现实中,数学课程确实对学生的逻辑思维有要求,而低年级学生们的接受能力也存在差异,这所学校开展的“玩数学”课程,无疑有助于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

  但也有老师表达担忧,该学校的这种做法要进行推广并不现实,当前许多学校仍看重成绩,并以此作为相关考核的标准。而取消数学课程或可能影响学生成绩,很多学校及教师不会轻易尝试。

  取消一二年级数学的做法,其实并不是个例。此前媒体曾报道,在2004年,上海静安区爱国学校取消一年级的数学必修课,这也是上海乃至全国的公立学校首次进行这样的尝试。

  对此,李志猛告诉记者,此前上海的这项大胆尝试是全国首例,但只有一年级取消。相比而言,该校改革幅度更大。改革是需要时间来检验,当前的做法还处于探索初期,若现在推广到其他学校,既不现实,也不合适。

  专家:学校改革打破千校一面教学模式

2014年11月17日,在济南燕柳小学五年级三班数学课上,同学使用抢答器答题。据了解,以往课堂上回答老师的问题要举手回答,这样的课堂互动并不能照顾到每一位学生。为了真正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燕柳小学在二至六年级每个班配置了课堂“抢答器”系统,老师讲课后出的选择题、判断题,分抢答和必答两种模式,学生们通过手中的抢答器就能直接“告诉”老师,方便老师即时了解每名学生掌握课堂知识的情况,课堂效率大大提高。图片来源:东方IC
资料图:2014年11月17日,在济南燕柳小学五年级三班数学课上,同学使用抢答器答题。据了解,以往课堂上回答老师的问题要举手回答,这样的课堂互动并不能照顾到每一位学生。为了真正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燕柳小学在二至六年级每个班配置了课堂“抢答器”系统,老师讲课后出的选择题、判断题,分抢答和必答两种模式,学生们通过手中的抢答器就能直接“告诉”老师,方便老师即时了解每名学生掌握课堂知识的情况,课堂效率大大提高。图片来源:东方IC

  “低年级不上数学的改革,是在打破现在千校一面的教学模式。”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此类探索是件好事,既能给学生提供更加多元的选择,也能促进教学方式逐渐完善。

  “低年级班级取消数学课”是否能推广?熊丙奇表示,“这其实还只是一所学校的探索,应该给学校探索的自由,就算这所学校探索成功,也不意味着要把这种方式推广到其他学校。如果学校自主办学、办出自己的个性和特色,是不需要把一校的经验推广到另一校的,这是在多元教育中需要形成的新的教育理念。”

  熊丙奇建议,“这所学校不必让所有低年级学生都不上数学,而是有的班级按照原来的方式上,有的不上,选择权交给家长和学生。到了三年级,可以对比分析不同班级、不同教学模式下的学生学习情况,这会使改革探索,更有说服力。”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此类有争议的教育改革其实并不少。此前,上海一所中学曾推出“男生班”,当时也引发诸多质疑。

  熊丙奇表示,教育探索有其价值,它给予了学生更多元的选择,在多元的学校生态中,应该有男校、女校、男女混合校,也应该有上数学的班级,不上数学的班级,而不是所有学校都一个模式。

  “不同的学校满足不同学生的需要,按照多元教育思维进行改革探索,走出不同的办学道路,找到更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模式。”

  熊丙奇说,要让改革能形成学校的办学特色,长期坚持推进,要改变由个别领导主导改革的学校改革模式,形成教师、家长全员参与的模式。

  “比如,对于是否上数学课,要老师们充分进行论证;对于上‘玩数学’课,应该发动老师参与课程设计;对于学校的数学教学改革,应告知家长,并听取家长委员会的意见;对于学校教改的成效,要由第三方进行专业评价。”熊丙奇说。(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