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记者航拍河北农田烧秸秆冒烟 干部拿铁锹见火就拍

2015年11月04日 16:47 来源:法制晚报 参与互动 

  近日,记者在河北唐山、天津宝坻等地走访发现,收割后的农田里升起阵阵浓烟,这是一些农民在焚烧秸秆。

  尽管两地均全面禁止在露天烧秸秆,但农民这样做多是无奈之举。当地农民称,自己回收秸秆不仅利润低,还存在耽误抢种冬小麦等风险。

  现场 露天烧秸秆 浓烟顺风势推进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附近,上千亩的秸秆在5级左右大风下猛烈燃烧,浓烟在数公里外就能看见,过火的土地呈现黑色(航拍)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附近,上千亩的秸秆在5级左右大风下猛烈燃烧,浓烟在数公里外就能看见,过火的土地呈现黑色(航拍)

  10月的最后两天,记者驱车沿着京哈高速驶往唐山方向,在靠近鸦鸿桥收费站时,看到远处的农田里升起阵阵浓烟。

  记者在靠近窝洛沽镇附近的农田里看到,玉米已经基本收割完成。农田里只剩下整根或是已经被打碎的玉米秸秆。

  有些秸秆被农民堆在一起集中点燃,焚烧后留下漆黑的一堆堆残骸。从本报的航拍画面中可以看到,一条条冒着烟的火线或呈箭头形或呈一字形,顺着风势从田地的一端向另一端推进。

  这一过程往往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而火线过后的田里只剩下一片焦黑,不少未燃尽的秸秆还在冒着烟。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秸秆被焚烧时,周围都没有人员看护。据周边村民称,烧秸秆只要点着就可以了,如果周边没有别的作物,就更不用担心了。即便风向突变,田地的主人也住得不远,也能及时赶来阻止火势向错误的方向蔓延。

  记者在现场发现,被点燃的除了秸秆,还有枯树叶、枯草等等。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一位种植辣椒的农户告诉记者,她点燃枯树叶是为了防止树叶被风吹到自家的辣椒地里。

  农民 利润低风险大 回收动力不足

 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附近,一名放羊农民在田地里,身后玉米秸秆在大风的作用下猛烈燃烧
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附近,一名放羊农民在田地里,身后玉米秸秆在大风的作用下猛烈燃烧

  在窝洛沽镇附近,农民老许告诉记者,以前秸秆的用途很多,“抱回家当柴火烧,堆起来能发沼气。在地里烧掉的很少。那也是为了增强土地的肥力。”老许说,如今村里各家都通了天然气,拉了电线。“不用烧柴、发沼气了,秸秆也就没那么多用处了。”老许说,村里人知道烧秸秆污染环境,但回收有几个难题,首先是成本偏高。

  他给记者算了笔账。租用农机收割玉米,一亩地大约要花60元。但收秸秆不能用机器,“否则都打碎了没人要”。雇人来收割的费用是10元/小时。收一亩地的秸秆,要两个人干4到5个小时,成本是80到100元。

  此外,把秸秆运到附近的草料场或养殖场,运费约为50元/吨,运一亩地的秸秆大约要75元。“而租农机收完了人家还管运,不要钱。”老许说,算下来雇人收秸秆与租用农机收玉米相比,每亩地要多花上百元。

  法制晚报记者走访当地几家草料场得知,未脱水的秸秆收购价格约为140元/吨,农民卖一亩地的秸秆能拿到约200元。刨去人工费、运费,也就挣几十块钱。“为这么点儿钱费时费力不太值当。”老许说。

  “收秸秆还有很大风险。”他提到,机器不到半小时就能收一亩地,而且几乎不受天气影响。人工收割遇到刮风下雨就得停工,“我们还得提供食宿”。此外,地里的玉米、秸秆收完后还要抢种冬小麦。“人工收的慢还可能停工,又挣不到多少钱,耽误了种冬小麦得不偿失。”

  应对

  干部拿铁锹见火就拍

 唐山市丰南区尖字沽乡附近,大片收割后的玉米地火光四起(航拍)
唐山市丰南区尖字沽乡附近,大片收割后的玉米地火光四起(航拍)

  邻村的吴大姐表示,几年前镇里开始推广青贮饲料,就是政府来人把玉米和秸秆一块儿收走,埋起来发酵做饲料。这样算下来,一亩地的净收入比光卖玉米要多,受到农民的欢迎。但这种饲料要的不多,因为不是所有田地都能被青贮。

  窝洛沽镇的杨广杰副镇长对记者表示,利用率太低是农民烧秸秆的主因。“之前我们推广青贮饲料,颇受农民欢迎。他们省了时间力气,收入也不错。”但镇里的养殖场、草料场最多只能回收全镇三分之一的玉米和秸秆,剩下的只能一烧了之。“全镇有两万亩玉米地,有一万多亩的秸秆会被烧掉。”杨广杰说。

  他表示,处罚农民烧秸秆有难度。除了做工作,镇里干部下乡都会带着铁锹。发现有烧秸秆的现象,就用铁锹拍灭。

  法制晚报记者发现,秸秆除了做饲料还可以变成有机肥料。据媒体报道,江苏南京栖霞区八卦洲一带农民,不仅不用像以前那样顶着被抓被罚的风险焚烧秸秆,而且从中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当地一家化肥企业在每个村收秸秆的价格是每车40元,其中包括当地政府补贴的20元,受到当地农民的欢迎。文/记者 范博韬 本版摄/记者 付丁

【编辑:查云帆】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