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男子酒后签名惹来59万欠款 律师:名字勿乱签

2015年12月15日 16:41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男子酒后签名惹来59万欠款律师:名字勿乱签

  酒后签名 惹来59万欠款

  是真借钱还是遭暗算 欠条为何终被撕碎?

  酒后在空白纸上随手签下的名字,却给自己埋下隐患,59万欠款从天而降。最终在律师的帮助下,原告方主动撤诉,双方达成和解,借款成为没影儿的事,欠条被撕碎冲进马桶。

  59万借款从何而来

  2013年,24岁的晓风从学校毕业后,留在北京创业,成立了一家小型网络公司。由于走出校门时间不长,虽然被人一口一个“晓风总”地叫着,晓风骨子里其实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伙子。

  2014年年初,晓风突然接到一份来自北京某法院的诉讼传票,这是一起借款纠纷,原告是一家文化公司,而被告正是晓风本人。

  晓风一下就蒙了。某文化公司在起诉书中称,晓风因资金周转问题向其借款59万元,并于2014年1月16日与其签订借款协议,承诺5日内归还借款。还款期限届满后,该公司向晓风多次催要,晓风始终借口推托。

  该公司认为,现晓风存在转移、隐匿其银行内存款的行为。该公司起诉晓风要求法院判令其返还借款59万元。

  晓风说自己从来没有向该公司借过钱,但该公司提交法院的证明材料中分明有一张 “借款协议”和一张“收条”:“借款协议”是打印出来的,上头写明,乙方(即晓风)因资金周转问题,向甲方(文化公司)借款人民币伍拾玖万元整,承诺于2014年1月21日前还清;“收条”则是手写的,正文部分字体秀气,但明显不是晓风的笔迹,内容是说晓风已收到该文化公司借款人民币伍拾玖万元整。

  虽然“收条”正文不是晓风所写,但“借款协议”与“收条”落款处的签字分明都是晓风亲笔所书,日期是2014年1月16日。

  晓风看着自己的签名,害怕了。59万对来自农村家庭、刚刚创业起步的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

  酒后在两张空白纸上签名“留念”

  晓风努力回忆,自己的签名到底是怎么来的?他想起,16日那天他赴约吃饭,对方正是这家文化公司的一名姓张的女子。席间他喝了不少酒,不胜酒力的他第二天起床还感觉发晕。

  晓风隐约记得,就在酒桌上,小张说自己可能就要离开北京了,让晓风给他签个字,留个纪念。晓风没有多想,在人家随手递过来的两张空白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晓风觉得,“借款协议”与“收条”上那两个他本人的签名应该就是那天留下的。

  伴随着起诉,文化公司提供担保,还向法院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晓风某银行账户内的存款因此被冻结。

  晓风很着急,眼见3月3日就要开庭,他2月28日找到了毛亚斌律师,向他求助。

  交谈中毛亚斌律师了解到,晓风与这家文化公司的很多人都认识,其中一个股东还是晓风的好友。晓风跟这个人平时确有金钱往来,但都是个人账户对个人账户。

  作为律师,毛亚斌首先要对事件的原委和真实性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晓风真的借了钱,在事实面前律师也没有办法说不还钱,只能是在利息和还款期限上做做工作。但如果晓风说的是真的,“借款协议”与“收条”都是伪造的,那么原告是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在与晓风进行了充分沟通后,毛亚斌选择相信自己的当事人。

  开庭前在地铁站堵住关键女子

  毛亚斌让晓风尝试到派出所报案。但民警认为此案已在法院立案,涉及民事纠纷,并没有受理。如果法院在民事案件的审理中发现涉及刑事犯罪的,是可以移送公安机关的。

  由于“借款协议”和“收条”上的签字确实是晓风书写,这两份证据对晓风来说确实非常不利,而找到当天饭桌上的那名关键女子小张,至关重要。

  然而此时晓风已经联系不上小张了。但他知道小张平时回家经常走的一个地铁站,于是决定守株待兔。

  就在开庭的头天,3月2日下午5点多,晓风在地铁站里成功堵到了小张,当时就报了警。他们被附近警务站民警带到了派出所。毛亚斌与民警沟通了报案的缘由。小张始终否认“借款协议”和“收条”上的签字与她有关。由于案件涉及民事纠纷,晓风手上也没有充足的证据,警方仍然没有马上立案。

  第二天一早,民警将晓风和小张一起送到了法院,毛亚斌计划申请法庭对小张进行询问。庭审定于9点开始,但原告方却迟迟不见人来。法官多次打电话,不是“堵在路上”、就是“马上到”,但直到11点,还是没有人来。11点半,原告临时换了个律师赶来出庭。

  “借款协议”和“收条”被冲进马桶

  当天,法官简单了解了案件情况。庭审结束后,毛亚斌律师与原告方律师进行了沟通,将事情原委告知了原告方律师。

  毛亚斌希望原告主动撤诉,因为他们也不希望把这个事情搞得更复杂,否则他们不会放弃追究原告可能涉嫌的刑事责任。

  此后,在双方律师的沟通、工作下,2014年3月4日,原告文化公司主动到法院申请撤诉。

  但原告撤诉并不意味着彻底结束,因为“借款协议”和“收条”还在对方手中。又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沟通,最后该文化公司终于同意与晓风达成“调解”。

  2014年4月3日,双方签署了“调解协议”。协议中明确,原告文化公司与晓风之间不存在任何民间借贷纠纷,晓风从来没有向该公司借过任何款项,该公司也从来没有将任何款项借给过晓风;2014年1月16日的借款协议(涉及59万元)及收条,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该公司和晓风将借款协议原件和收条原件当场销毁作废;晓风不得以任何理由对该公司及相关人员进行报复。

  调解协议签署现场,涉及59万的“借款协议”和“收条”被撕碎冲进了马桶里。此事就此了结。

  名字不能随手乱签

  晓风随手签个名,却给自己招来这么大的麻烦,担惊受怕了两个多月,当中的风险不得不引以为戒。

  借此案也是给大家提个醒,不可随意给他人在空白纸上签字留念,否则极易被他人利用;饮酒后在意识模糊,难以控制的情况下,切忌签署相关材料。

  毛亚斌律师表示,如果签字是被人模仿的,进行笔迹鉴定是可以被鉴定出来的,最怕的就是在空白页上签字。即便一张纸上有字,签字时也最好紧贴前边的文字,不要留白。

  如果出现与事实不符的情况,应及时向有经验的律师求助。(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张蕾 J009

  插图 王金辉 H120

【编辑:王忠会】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