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四川伤医事件调查:9分钟到现场 家属说来太晚

2016年01月06日 14:22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警方在吴建强病床前做笔录。

  患者家属:

  他们在路途中耽误时间过长,医生来了只是摸了摸脉搏,听了听心跳,拿电筒照了照眼睛,还没送进医院抢救就说不行了、没啥希望了,接受不了。

  旌阳警方:

  此事中医生履行救死扶伤责任,现场处置没有不当,从专业角度做出相关判断没有不对。

  同行护士:

  吴医生在医院是出了名的好医生,“上次他值夜班,为了一个危重病人,他硬是在病床边守了一晚。”

  躺在自己所供职医院的病床上,28岁的吴建强觉得很委屈。1月3日凌晨出诊前,他还是德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回来却成了伤员。

  这几天的经历,对他而言就像坐过山车,先是因为救人被网友点赞,后来又因为一次普普通通的出急诊,被患者家属打伤。“以前也遇到过病人家属的不理解,但通过沟通都能好好交流。这次他们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动手打人,从医4年多,还是第一回遇到。”吴建强心里很不是滋味。

  1月5日,德阳市公安局旌阳区分局通报称,发生在3日凌晨的这起伤医事件中,胡某(死者丈夫)、石某(胡某邻居)对殴打吴建强医生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胡某已被依法取保候审,石某被刑事拘留。

  深夜出诊

  医生被患者家属打骨折

  听到有人扬言要拿刀砍自己的手,吴建强使劲挣脱往楼下跑,“眼镜掉了,看不清路。后来被他们追上,踢倒在地,双下肢麻木,动不了。”

  5日,躺在骨科病床上的吴建强,脖子无法随意转动,身体也不能自主翻转。说起被打的遭遇,他显得很无奈,苦笑中明显能看到眼眶里有泪光闪动。

  3日凌晨1点,德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电话急促响起。

  “城市花园有人昏厥。”值班医生吴建强放下电话,立即联系救护车,并叫护士、担架工出急诊。

  到达事发地,吴建强背着急救箱一路小跑,在三楼和四楼的转角处看到了患者,旁边还有两名男子。

  吴建强说,那名女患者口唇发绀,呼之不应。他立即和患者家属将其放平进行查体,“当时患者意识丧失,身体冰冷,双瞳散大,光反射消失,无自主呼吸,不能扪及大动脉搏动,无心音和肺部呼吸音。”

  见此情景,吴建强立即叫护士就地对患者进行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同时检查其他生命体征。抢救期间,监护仪显示患者无心电活动,“一直呈一条直线”。

  吴建强说,他当时站起来告诉家属,患者虽经全力抢救但并无生命体征,希望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家属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激动地朝他呼吼,其中一人抓住他的衣领推搡。

  吴建强说,推搡中,他的眼镜被打掉了,两个人把他推往楼梯转角处的墙角,其中一个男子还把他的头往墙上撞。

  正对病人进行抢救的护士小凌被吓住了,赶紧下楼告诉救护车司机,并给医院打电话报告情况,医院报了警。

  此时,楼上的吴建强仍被揪着,“我说我们都是文明人,不要动手,有什么就好好说。”吴建强说,但他还是被拉住不放,“有个人说要去拿刀砍我的手。”

  当听到有人扬言要拿刀砍自己的手,吴建强使劲挣脱往楼下跑。在楼下打电话的小凌看到吴建强跑了下来,边跑边喊“救命”,后面跟着三个男的。“我的眼镜掉了,看不清路。后来被他们追上,踢倒在地,双下肢麻木,动不了。”吴建强说,对方还拿了一截木棒打自己,第一次他用左手挡了一下,第二次打在背上、脖子上,“我被踢倒在地动不了,他们给我拍照片,还拖了我一两米远,后脑勺重重地撞在地上,感觉人一下子就失去知觉了。”

  见吴医生没了动静,殴打停止了。后经医院诊断,吴建强腰椎骨折、骨髓震荡、颈椎脱位,还伴有脑震荡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接到护士小凌的电话,医院报了警,当天的总值班也赶到现场,但患者家属等人不让救护车离开,也不让带走吴医生。德阳市人民医院的人在现场拨打120,最后是德阳第五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来,才将吴医生接走。

  四天之前

  车祸中救人他曾被点赞

  这几天对吴建强来说就像坐过山车,先是因为在车祸现场钻进车肚子救人被点赞,紧接着扯了结婚证,可没过两天就被患者家属打伤住进了医院。

  当吴建强被打的照片传到网上时,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这正是前几天在一起车祸现场钻进车肚子救人的那个医生。

  前几天,网友在微博上发了一组医护人员在车祸现场钻进车肚子抢救伤员的照片,最后在消防人员的努力下,伤者被成功救出。医生的行为获得网友一片点赞。

  5日在病房里,记者同吴建强聊起此事时,他笑笑说,那都是应该的。

  吴建强说,救人的事发生在去年12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当时急诊科接到指令,他们随后赶到成绵高速德阳黄许段的一个车祸现场。见一名伤者被卡在车底,他便钻进去了解其受伤情况,“虽然意识还比较清醒,但四肢不能动弹。”

  吴建强说,初步判断伤者有多处骨折,于是他就和护士一起钻进车底为伤者进行静脉注射,并对骨折处进行夹板固定。最终,伤者被消防人员成功救出并送往医院救治。

  吴建强和护士救人的一幕被救护车司机拍下来发到网上,引来网友的一片点赞。

  对于前几天因为救人被点赞,没过两天又因出诊被打伤,吴建强显得很无奈,“我到了现场跑得比家属还快,就是为了更早地对患者进行抢救,可他们却不理解,还要打人,你想我心里好难受嘛。”他说,他理解家属当时无法接受亲人已经逝去的事实,但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希望医患双方能增进理解和沟通。”

  一旁的护士说,吴医生在医院是出了名的好医生,“上次他值夜班,为了一个危重病人,他硬是在病床边守了一晚。”

  急诊科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几天对吴医生来说就像坐过山车,先是因为在车祸现场钻进车肚子救人被点赞,紧接着扯了结婚证,没过两天又被患者家属打伤住进了医院,“身体上的伤害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精神和心理上的伤害。”

5日,医生被打落的眼镜还在楼梯上。

  家属质疑:

  没送医院咋就不行了

  患者丈夫听说妻子不行了,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他认为医生只是摸了摸脉搏,听了听心跳,照了照眼睛,还没送进医院抢救就说没啥希望了,接受不了。”

  回忆起3日凌晨的事发经过,吴建强说,当时他嘱咐护士对患者进行心肺复苏抢救,随即站起身来和家属沟通,告知患者可能“已经过去了”,让家属“要有思想准备”。

  “我刚说‘你们要保持冷静’,还没来得及说出我们会一直抢救下去,患者家属就一把把我推开,开始破口大骂。我连忙安抚,让他们冷静。”吴建强说,家属不仅指责他们在路途中耽误时间过长,而且抢救过程无效,还要求立即将患者送回医院。

  记者从德阳旌阳警方处了解到,当时患者丈夫听说妻子不行了,情绪一下激动起来,“他认为医生来了只是摸了摸脉搏,听了听心跳,拿电筒照了照眼睛,还没送进医院抢救就说不行了、没啥希望了,接受不了。”警方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患者家属认为打电话让救护车来就是要把患者送到医院去救治,结果还没送去,医生就说人已经不行了。

  吴建强说,患者家属认为将患者送回医院抢救效果会更好,“可根据医疗常规说来,抢救的原则是,对于生命体征不稳的病人禁止转运。”

  对家属的质疑,医院调出当天的出诊记录:120指挥中心接到电话是1月3日0点57分,1点就通知了德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急诊科出车是1点03分,到达现场是1点06分,从120接到电话到急救人员抵达现场只用了9分钟。“我们急诊科出车到现场只用了3分钟。”院方介绍说,而且抢救一直在进行,直到吴医生遭到推搡并受到威胁,护士才离开打电话求救。

  5日下午,记者就此事向患者家属求证,但对方手机一直关机。到事发地敲门,也无应答。

  在楼梯上,吴医生被打掉的眼镜还在那里,只剩下一个镜片,整个镜框已经坏掉了。

  门卫说,这两天没看到死者家属,“当天凌晨快1点时,家属让我把大门打开不要关,说等会儿救护车要进来。我开门后就在那儿等,然后就看见医生背个箱子跑进来,没过好久又跑出去了,后面还有人在追,我就没有去看了。”

事发地城市花园南入口。

  记者探访

  9分钟到场已经很快

  120指挥中心要求,在中途不堵车无障碍的情况下,城区3-5公里范围内,要求救护车10-15分钟赶到现场,郊区8-10公里范围,要求15-30分钟赶到。

  5日,记者来到德阳市120指挥中心,了解3日凌晨吴建强出诊的情况。

  中心陈主任介绍说,按照中心相关管理办法,患者及亲属拨打120电话5秒内,调度员要接听,并向对方了解简要症状、确认详细地址,然后指派医疗机构,医疗机构3-5分钟出车。

  3日凌晨零点57分,120指挥中心接到患者家属电话,称城市花园有人昏厥。1点,德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接到指挥中心电话,出车急诊。值班的吴建强让护士拿上氧气袋等急救物品,叫上担架工跑向救护车。

  凌晨1点03分,救护车载着吴建强和护士小凌及2名担架工赶往现场。吴建强说,由于城市花园是老小区,求救者没有说明具体位置,他们途中多次电话联系家属,均无人接听。

  1点06分,救护车到达城市花园小区门口,吴建强等人见到一中年男子在门口向他们挥手。不等救护车进去,吴建强就背上急救出诊包,顺着男子指引方向跑在最前面,护士及两名担架工紧随其后。

  陈主任说,城区3-5公里范围内,要求救护车10-15分钟赶到现场,郊区8-10公里范围,要求15-30分钟赶到,“当然,这是在中途不堵车无障碍的情况下。”对当晚出车情况,陈主任说完全是在规定时间范围内,而且已经很快了。

  记者联系上当晚的救护车司机,他说当时救护车时速七八十公里,“一路上医生护士都在联系报警人,但没联系上。城市花园有很多出入口,不知在哪个口子停,直到看到招手的人。”

  陈主任说,急救医疗资源的分配,一般按照就近就急以及病人和家属意愿,“当晚的出诊就是按照就近就急的原则,实际上出车到现场只用了3分钟。”

  5日下午,记者乘坐出租车从德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门口出发,到城市花园南门用了3分钟,到患者家所在的单元还走了2分钟。

  认/定/

  医生处置无不当

  一打人者被刑拘

  德阳市公安局旌阳区分局5日通报,1月3日凌晨,旌阳派出所民警在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控制了事态。后经过刑警大队调查,犯罪嫌疑人胡某(死者丈夫)、石某(胡某邻居)对殴打吴建强医生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考虑到其家人去世需料理后事,胡某已被依法取保候审,石某被刑事拘留。

  记者从警方获悉,应死者家属的请求,法医对死者死因进行了鉴定,判断死亡原因由脑出血导致。

  旌阳警方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事中医生履行救死扶伤责任,现场处置没有不当,从专业角度做出相关判断没有不对,虽然死者家属有种种理由,但可以通过其他途径反映,打人总是不应该的。

  数/据/

  2013年全国医患纠纷7万件

  记者查阅到的中国医院协会一份调查显示,针对医生的伤害事件从2008年每家医院平均20.6起,上升到了2012年每家医院平均27.3起。更有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发生医患纠纷约7万件。而2014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暴力杀医、伤医等犯罪案件155件。(记者唐金龙摄影报道)

  立/即/评

  暴力阴影下医患关系没有赢家

  医患冲突的频仍,已多少让人产生无力感。但越是在这样的无力感之下,每一起医患冲突事件,越是有被正视的需要。

  但凡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很容易从医疗体制的弊端去找深层次原因,并借此追溯到医患之间的不信任关系。的确,当下的医疗体系包括医疗体制都有太多需要进步之处,但在文明社会,任何突破法律和伦理底线的暴力行为,都没有正当性可言。

  在这起个案中,事后警方的调查表明,无论是救护车出车的速度,还是医生现场的处置,都无不当之处。我宁愿相信,胡某及其家属等人在那一刻对医生所施加的暴力,只是源自对失去亲人在情感上的“不可接受”,从而寻求的一种“发泄”。失去亲人的悲情可以理解,正如医生在施救的同时多次向患者家属表达“做好心理准备”的关切。然而,当情感转向到暴力伤害,则已然构成了一种危险的越界,不仅让医生无辜受伤,也会让自己付出代价。

  就像医生要相信那些有暴力倾向的患者或家属终究只是极少数,作为患者和患者家属,也同样要相信每一位医生,在生命面前都能从专业角度尽最大努力施救,“例外”只能是极个别。事实上,越是医疗体系存在不足的地方,这种源自职业属性和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就越显得弥足珍贵。

  拳头从来不能导向我们期待的美好与正义,暴力阴影下的医患关系也从来不会有赢家。每一起加诸于医生的暴力,都是对本就存有裂缝的医患关系的伤害,而受害者,是医生,更是置于医患关系下的每个人。(朱昌俊)

【编辑:魏巍】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