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西安盗贼江湖:小偷入室盗窃有门道 提假礼盒试探

2016年01月18日 16:45 来源:西部网 参与互动 

  西安盗贼江湖:盗贼帮派内互叫外号 不打听真名

  记者在去年年底西安市公安局的一次会议中了解到,据不完全统计,西安每天大约有30起入室盗窃案件,给市民财产及人身安全带来极大损害。

  生活中一把小小的门锁,关乎着许多家庭的安全。入室盗窃者是如何开锁盗窃的?怎样的锁是安全的?家里如何防盗?

  锁界大佬:小偷入室盗窃都有门道

  民间把锁当作“把门将军”,临近年关,记者专门联系到开锁界堪称大佬级的人士,讲述他所了解的盗贼江湖。

  盗贼分两种 白日盗不敢做夜盗

  2015年12月27日晚,记者来到西安城南张锁匠的工作室。张锁匠在西北五省开锁界有着极高的地位,跟张洪军(业内称“和尚”,广西柳州人,14岁学艺开锁,被称为中国开锁第一人,现在许多技术开锁工具都是他当年研制出来的)、罗永正(业内称“华南神偷”,广西河池人,曾是闻名江湖的大盗,成立小偷公司,13年间偷遍半个中国,2006年被警方抓获,后悔过自新,教市民如何防盗。他自编《防盗手册》,揭秘盗窃内幕)是朋友。张锁匠对开锁工具制作有极高天赋,很多南方生产锁的厂家都敬重他的技术。

  握手后坐而论锁,对面的张锁匠秃顶,面容清瘦,脖子青筋暴露,两肩宽实,肌肉发达,手指细长,虽在摆弄一个十几斤重的槽钢,却气息均匀,一看就是练家子。张锁匠说,盗与贼自古都有,各师各门教。尽管盗贼作案都有各自特点,手法千奇百怪,但根据作案时间,可分为白日盗与夜盗两大类。

  他介绍,在盗贼行业中,有一种奇怪现象,同样是胆大妄为的盗贼,做白日盗的不敢去做夜盗,做夜盗的也不敢做白日盗;做惯入室盗窃的不敢去扒窃,扒窃的不敢去入室盗窃。这是因为盗贼做惯了一行,养成了习性。

  如何踩点 有的提着假礼盒试探

  入室盗贼之所以喜欢在白天作案,是因为白天主人一般不在家,不易被发觉。他们选择的地点一般在居民楼、工厂宿舍区等,假装找人或串门,先敲门,试探家中是否有人,若确定室内无人,便拿出工具快速撬门破锁入室行窃。若有人来开门或有邻居过问,便乱报某人姓名,问某人是否住在此处。当对方回答没此人时,他们便以“对不起,敲错门了”之类的话语掩护,然后迅速离开。

  如果住户的门缝、门拉手上插的广告宣传品过多,说明户主有一两天没有清理,盗贼由此判断户主一家肯定外出,于是便敢于大胆行窃。

  有的盗贼作案前懂得伪装。张锁匠说他认识一名惯偷,每次去作案都拎着一袋水果或者礼品盒,其实盒内是空的,或者乱装一些东西,盗窃得手后就随手丢掉。

  这类白日入室盗窃者,作案地点多是那些住宅楼。因为他们深谙现代人“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心理,知道胆小怕事是许多城市人的通病。

  窃贼不敢轻易对大杂院下手。有关资料统计:大杂院入室盗窃发案率是最低的,有的地方大杂院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入室盗窃案。

  白日入室盗窃者选择上午8点半至11点及下午2点半至4点半作案,这段时间被他们称为“黄金时间”。

  锁具的利润说不清:

  出厂价50元锁芯能卖数百元 A级锁和B级锁咋区分?

  很多公司在换锁过程中赚取暴利。利用人们认为越贵就越安全的心理,将换一把锁的价格,忽悠到七八百元甚至一千多元。业内人士说:一千多元的锁其实和五六百元的没太大区别,甚至有些换锁公司会用差锁以次充好。

  家门口发现记号 要多加小心

  夜盗有两类,一类选择的时间基本上是晚上7点后至10点半前,通过灯光就可知道家中有没有人。这类夜盗基本上都是白天已踩好点,晚上伺机作案。他们有时白天会踩好几户人家,如果第一目标灯亮,则表示家中有人,盗贼就速奔第二目标、第三目标……

  另一类入室盗窃的夜盗是名符其实的“夜摸鬼”“半夜盗”。作案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凌晨1点至5点。这段时间人睡得最沉,因而被盗贼视作夜间作案的最佳黄金时间。这类盗贼胆子特别大,眼睛贼亮。他们中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不从正门入室,而是采取爬墙、扒窗、打洞等方法入室。

  盗贼如何判断室内无人?假装串门找朋友拍门,观察电表是否运转,通过114或电话黄页获取一些电话号码,打电话试探是否有人,如果有人接,盗贼就随便问一个姓名,户主肯定说打错了,这样就知道有人在家,如果没人接,盗贼便推定这家无人。

  张锁匠提醒市民,在家门口发现三角形或五角星之类的记号时,一定要多加小心;陌生人敲门或者打电话,一定要注意,说不定这就是贼在试探;如果要外出旅游或探亲,家门口的报纸和小广告单让朋友隔上两三天取一下。

  作案工具 有的用红外线夜视镜

  夜贼除携带撬门破锁工具外,基本上都携带有手电筒、打火机之类的照明工具。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出现了红外线夜视镜之类的新产品,有的盗贼专门购买这类产品,夜间行窃时使用。

  对讲机、手机等通讯工具专门用来把风传递信息,夜视镜等作为作案辅助工具,摩托车、汽车作为运赃、逃窜工具。有的盗贼用电子测量电笔,在距离五寸至一尺远的地方,无论是交流电还是直流电,都可以测出是否带电,就连安装5号小电池的电流电压也能测出。盗贼喜欢用它来判断门口是否安装有防盗报警装置等设施。

  张锁匠说,市民如果夜间突然遇到盗贼,着急开灯会刺眼睛,从生理来讲,眼睛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稍看清楚后,观察脚下有无异物再实施吓唬或抓获等手段。毕竟盗贼干的是违法的事,有害怕心理,一吓唬,很可能就溜了。但有一点需要告诫,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千万不要贸然去抓贼。

  春节等假日是盗窃案高发期

  那些在家门口贴有大红“喜”字的新婚家庭,盗贼只要发现灯黑着,就知道新婚夫妇肯定外出旅游了,这类家庭就成为作案的重要目标。

  有的盗贼喜欢在节假日,特别是除夕、初一、初二、元宵节、中秋节等节日作案。因为按中国传统习惯,除夕大家一般都回父母家吃年夜饭,或者全家到饭店去吃年夜饭。大年初二室内灯黑的话,盗贼也断定户主夫妇是去岳父母家拜年吃饭。而元宵节、中秋节,全家团圆,很多户人家会出现无人看家的现象。而且,节日也是人们消费的高潮,家中会存放较多现金。

  一些机关单位放假无人值班,或象征性值班,缺乏安全防范措施,更有一些单位门卫把关不严,外人进出随意,给窃贼留下作案机会。

  据了解,在这些地方,春节期间发生的入室盗窃案约占全年的六成。

  盗贼手段五花八门 要多留个心

  张锁匠举了个例子:南方某厂女工何某与丈夫下班回家时,发现家门虚掩,开门的竟然是个漂亮的女子。何某质问时,女子自称是何某丈夫的情人,丈夫辩解也没用。于是先是两个女的对骂,随后妻子和丈夫吵架打起来,那女子捂着脸哭着跑下楼去。两口子大吵大闹一阵后,何某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回娘家。这时她蒙了,只见衣柜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几个抽屉的锁全被撬过,放在床头柜的5000元也不见了,这才明白:原来所谓的老公情人,是女贼的“金蝉脱壳”之计。

  张锁匠说,有的盗贼进屋后立即给防盗门钥匙孔挤十多滴“502”胶水。有的夫妇进门时打不开锁,以为锁坏了,半夜三更一时找不到修锁匠,索性找酒店住。第二天上午找修锁匠开锁,才发现家中被盗。

  还有盗贼入室后先将大门打开,再进行偷盗,即使惊醒了主人,因为门事先开着,可以从容顺利地逃离,刚睡醒的主人即便追也很难追上。有些夜贼入室后,先摸到主人床前,偷偷在地板上撒些图钉,把主人的鞋拿开,万一翻找钱物时不慎惊醒了主人,主人下床想抓他们,由于找不到鞋,下地后图钉刺进脚底,已经自顾不暇,还怎么能追贼啊!有的盗贼入室后,先把电线用随身携带的胶钳剪断,或者把开关弄坏,将灯泡取下。有的盗贼身上藏有一小包石灰粉或辣椒粉,被人追赶时朝追赶者脸上撒去,让追赶者眼睛受到伤害,无法看见,便不能抓住他们。还有的夜贼携带凶器壮胆,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被人抓住时,会抽刀行凶。对于这类夜贼,市民一定要特别小心,宁可舍财也不能丢命。

  盗贼帮派内互叫外号

  不打听真名

  早年偷盗、出狱后从良的“翻墙猴”讲述盗贼江湖

  1月3日,记者在他人引见下,见到了早年入行偷盗的“翻墙猴”。“翻墙猴”年已六旬,早年流窜西安和其他省份盗窃,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入刑,出狱后从良。

  贼本身是个江湖

  做贼得学会逃跑、打架

  谈到如何入行又是如何行盗,“翻墙猴”拿着一把紫砂水壶说:“贼本身是个江湖,团伙作案多时十几个人,少则几个人,无论哪个帮派都有自己的一套控制贼的残忍办法。帮内互相之间叫外号,不打听真名、家庭及过往经历。如果谁冒犯了这条底线,被打是小事,砍手指也不是没有过。有时会看见一个小弟被蒙眼拉进来,说是违反了帮规,被几个人一顿暴打,这种‘杀鸡儆猴’的场面很恐怖,大家都吓得不轻,也就规规矩矩地做贼,再也不敢冒犯帮规了。帮内很少有人知道真正的老大是谁,也许坐在你对面的就是老大。至于招募、培训、管理,多是帮内老三或老四来分管。”

  “翻墙猴”说,做贼毕竟是冒着生命危险,所以一定要学会逃跑、打架、反侦查。遇到危险时,两个人怎么跑,一个人怎么跑,实在跑不掉该怎么打架,如果被抓该如何顶包……

  “最后都是一场空 根本落不下钱”

  “做坏事的人,表面看是属于一个团队,有着共同目标,其实谁都提防着谁,团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百分百相信的。对你最好的那个人,说不定后来会捅你一刀。各贼头相互之间花几百元就买卖小弟,这样做就是不能让团队里的人太熟悉。”

  说到这儿,“翻墙猴”靠在一张老藤椅上,双目微闭大约五分钟,又徐徐睁开眼说:“我做贼十年,见过许多的钱财,见过形形色色的贼头和小弟被关进去又放出来,最后都是一场空,根本落不下钱。”随后,他指了一下七十平方米的房子说:“如果干个正常生意,一辈子也不至于只赚这么小的一套房子吧,还把自己的名声搭进去了!唉……”

  张锁匠和“翻墙猴”都说,之所以将盗贼江湖的这些事讲出来,就是为了让市民在了解盗贼的伎俩后,有针对性地防范,特别是要对自家门锁、窗户、墙体等薄弱环节进行改善,让盗贼不能得手。

【编辑:王忠会】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