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大山里留守三兄弟的新年愿望:想爸妈 盼团聚

2016年01月28日 18:55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 

  “妈妈,我和哥哥弟弟在家里很孤独,我真的很想你,希望你早点回来。”春节的脚步渐近,在大山深处的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东山乡长洞村大卡雅屯,独自留守的兰家三兄弟正盼望着与爸爸妈妈一年一度短暂的团聚。

  相比村里其他有老人陪伴的留守儿童,三兄弟有些特殊。自打4年前父母外出打工,年幼的他们就过上了独自留守的生活。想爸妈,盼团聚,是三兄弟心中最强烈的新年愿望。

  “蚂拐一跳三块地,草帽一扔不见地。”三兄弟的家地处广西西北部的石漠化山区,乱石丛中零星点缀些红土。水源稀缺,靠天吃饭,玉米是少数可以成活的农作物。恶劣的自然环境,迫使青壮年外出谋生,留下大量留守儿童。在长洞小学的484名学生中,留守儿童人数超过80%。

  兰家三兄弟的家位于群山环绕的一个垭口上,附近只有孤零零的4户人家。100多平方米的房子,是4年前举债建设的成果。新房建成后,三兄弟的爸妈远赴广东打工还债。当时,大哥兰棕云8岁,二弟兰棕升7岁,三弟兰棕保5岁。

  空荡荡的大厅里摆着一台电视机、一张饭桌和几把椅子,三兄弟将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周五下午放学后,寄宿在长洞小学的三兄弟会回家过周末。一台只能播放影碟的电视机,几乎占据了三兄弟周末生活的全部。

  在三兄弟中,11岁的二弟兰棕升最为腼腆,心思最为细腻。相比空荡荡的家里,兰棕升显然更喜欢热闹的学校。有时想妈妈了,他会偷偷躲在被子里流眼泪,当然这些都不会告诉哥哥和弟弟。

  在题为《妈妈,我想对你说》的作文里,兰棕升写道:“在学校里比较好玩,因为有朋友,有老师,大家都在一起玩非常开心。如果你在家的话,家就比学校好玩了。可是你又不在,我真的很害怕。”

  在兰棕升的眼中,家就是一座冰冷的大屋子,已经成了孤独的代名词,“妈妈,希望你快点回来,这样我就可以大声地告诉大家,我妈妈对我也不错哦!”

  9岁的三弟兰棕保脸上总是挂着笑,广东之于还未踏出县城的他,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他很想去广东,却又不敢和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出去打工才能送我们读书,广东太远了,我们去会耽误他们做工。”

  对于兰棕保来说,爸爸妈妈,只是电话那头的叮嘱声——好好吃饭好好学习,他说他已经记不清楚爸爸妈妈的模样。

  得益于国家的营养餐,三兄弟在学校三餐都能免费吃上肉。回到家则不一样,买菜需要到离家一个小时车程的凤凰乡,三兄弟周末吃的菜都靠舅舅送。有时舅舅忙,他们只能在村里的小卖部买方便面。上个周末,舅舅没来,他们的伙食异常简单——一锅白米饭,一锅方便面,白米饭就着面吃。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爸爸妈妈不在身边,12岁的大哥兰棕云自然成为家中的“顶梁柱”。8岁开始,他带着两个弟弟,过起了“既当爹又当妈”的生活。

  做饭和拾柴火是三兄弟周末必须要完成的两件家务,不然就得饿肚子。这时候兰棕云充当起了“总指挥”的角色。做饭时,二弟负责去水柜里打水,三弟负责从屋外搬柴火到厨房,而他则负责掌勺。

  绝大多数时候,两个弟弟都听从他的“调遣”,但有时候弟弟们也会贪玩不听他的“指令”。虽然生气,但兰棕云责怪一番后只能自己动手。

  兰棕云是班级的学习委员,成绩很好,考试经常拿第一名。“我不想待在大山里,想去北京上大学。”兰棕云心中已经有了走出大山的目标。

  随着春节的临近,村里的年味越来越浓,三兄弟心中的新年愿望也愈发强烈。

  “我希望爸爸妈妈快点回来,回来之后要对我严格一点,要不然我就不懂事了,但是也不要太严格了哦。”兰棕升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是爸爸妈妈的陪伴。

  “爸爸妈妈回来记得给我买玩具汽车。”兰棕保更多地想到了新年礼物。

  “爸爸妈妈,你们在广东打工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了哦,你们不要担心我们,我会照顾好两个弟弟的。”兰棕云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小大人”。记者唐荣桂

【编辑:孙静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