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号贩子转战网络:警方惩治难 抓获后仅能治安拘留

2016年01月29日 03:3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昨日,北青报记者在广安门中医院挂号大厅内,并未发现号贩子踪迹 摄影/实习记者 王天琪

  “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热传后,广安门中医院加强安保力量,打击号贩子。在此“高压”之下,北京青年报记者暗访发现,号贩子已经转移阵地,并通过医院附近卖杂物的小商贩和患者联系,在医院附近的小区内交易。同时,广安门中医院保卫处处长向北青报记者透露,此前曾发生过医院的保安参与倒号,有五六名保安被开除。但是广安门中医院保卫处处长强调,此次“女孩痛斥号贩子”事件中,院方经过翻看事件当天和事件前一天的录像,未发现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

  探访

  医院周边的小商贩也参与倒号

  事发后,一些市民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专门倒号的号贩子,一些在医院周边做小生意的人也参与倒号。“他们通常告诉买号的人,想要通过他们买号,必须用他们的医保卡看病取药,然后以一定比例的折现返给他们。”

  28日上午,北青报记者来到广安门中医院附近探访。一名商贩询问北青报记者要不要挂号,随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向电话那端的号贩子表明身份。之后,商贩把电话递给北青报记者,在电话中,号贩子让北青报记者“到医院对面的居民小区里见面谈”。

  进入小区后,北青报记者在一小店的门口看到正在交易的两名号贩子及一名买号者。当时,同北青报记者联系的号贩子正在打电话,号贩子在电话中提到“用就诊卡再挂一个普通号,回去就能报销”这类的话。

  之后,北青报记者向号贩子表示希望挂一个当天的专家号。号贩子表示,“今天的挂不了,明天的没问题。”随后,号贩子表示,要向记者收取314元。“挂号费14(元),手续费300块钱。”号贩子说,如果需要的话,需要北青报记者拿身份证办张卡,把诊疗卡交给他就可以,他们直接拿着记者的卡就可以挂号。

  此外,号贩子提到了“女孩怒斥号贩子”一事,并评价说“那个女孩就是因为排了一晚上没挂上号才发火的”。

  在北青报记者和号贩子谈话过程中,一名买号的患者家属进来了,号贩子看了一眼这名家属刚刚挂的普通号,随后递给他一张专家号,并告诉他,“看病的时候把两张号夹在一起给医生就行。”号贩子提醒,“不管任何人问这号是不是买来的,都说这是自己约的号,现在管得相当紧。”

  这名票贩子还告诉患者家属,“一定要说是自己约的号,开药的时候会问你是不是实名的,你给他实名的号他们才给你开药。”

  上午11时许,北青报记者跟随这名买了号的家属离开小店,并询问家属为什么跟号贩子买票。对此,家属回复,“不只这一家医院这样,其他的医院都一样,没什么稀奇的。”

  院方

  医院否认泄露涉事女孩电话

  广安门中医院保卫处处长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此前曾经发现过医院工作人员和号贩子勾结的情况,一旦发现有人参与倒号会被立即开除,医院曾经开除过五六个参与倒号的保安。他介绍,在保安入职时会特别强调,不准参与倒号等行为。此次“女孩痛斥号贩子”事件中,院方经过翻看事件当天和事件前一天的录像,未发现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

  广安门中医院新闻发言人称,医院对于发现的号贩子,会加以驱散,如果号贩子不走,院方会向派出所报案,公安部门才有权去拘留他们。他表示,医院每天都在协助警方抓号贩子,2015年在广安门中医院一共抓捕了200多名号贩子,其中被拘留的有162人,还有一部分人被教育释放。

  对于女孩称曾经被号贩子电话威胁一事,广安门中医院新闻发言人表示,他们没有留女孩的电话,因此不存在院方泄露女孩电话信息的可能,只有警察来的时候女孩给警方留过电话号码。对于女孩担心以后来广安门中医院会遇到报复,新闻发言人表示院方的大门永远向她敞开,随时履行为患者提供服务的责任。

  广安门中医院宣传科刘主任称,此前网传“院方称没证据表明有号贩子”系媒体误读。他表示,当时只是表示保安没有参与此次事件,并没有说“没有号贩子”。最后的结果以公安方面调查的为准。

  揭秘

  号贩子伪造医生笔迹做加号条

  北青报记者通过暗访和走访多位知情人士获悉,目前号贩子倒号主要有三种方式。“利用挂号网提前挂号留号、雇人夜排挂号、让医生加号。”

  挂号平台同一账号可多次挂号

  北青报记者登录“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看到,广安门中医院近期热门的号在网络平台上均呈现“挂满”状态。

  北青报记者发现,同一个账号预约挂号时并没有太多的限制,注册、预约期间除了接收到手机验证码之外,并无其他需要核对身份信息的步骤。

  对此,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队分队长、北京武警总院医务部副主任彭碧波表示,现在网络挂号系统确实允许同一账号多次挂号。彭副主任表示,作为软件、平台的开发方应尽量完善挂号平台,让号贩子没有可乘之机。

  雇人排队每晚佣金100元

  为什么会排不上号?据了解,号贩子会去劳务市场雇一些临时工去排队,“排一晚上队,报酬在100元左右,无业的人,甚至大学生都会是他们雇用的对象。”一位知情者告诉北青报记者。

  据了解,广安门中医院一般在晚上开始登记排号的人,在此之前,号贩子先占着位置,等到快开始登记时,他们安排这些被雇来的人“替他们的位置”。“换人的时候为了防止他人起疑,他们会装作是‘一家人’来‘替班’。号贩子一般会让雇来的人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办医疗卡,用自己的身份证挂号。”

  此前,在采访时,广安门中医院的安保人员曾告诉记者,抓到的大多是替排队的人,而真正的号贩子很少出现在医院里,“就算抓到了排队的人,对方咬死不承认也没办法处罚。”

  据广安门中医院的一位联防队员介绍,他们曾抓到过被号贩子雇来排队的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挂的是某知名不孕不育的专家号,我们一问她,老太太就要脱裤子说自己是妇科病要看妇科,所以明知道是被雇来排队的我们也没辙。”

早晨广安门中医院专家号仍是一号难求 摄影/本报记者 屈畅

  这位联防队员表示,在查处过程中他们还发现,有些被号贩子雇来排队的人被带到派出所后,民警给买号的患者打电话,买号者甚至会替号贩子开脱,“说排队的人是他们自己花钱雇来的,跟号贩子没关系。”

  号贩子盯上医生加号条

  北青报记者还了解到,当一些专家号在广安门中医院的挂号大厅屏幕上显示“已满”后,到了号贩子那里却还能挂得到。

  通过暗访北青报记者获悉,号贩子会给“客户”一张纸条,再告诉“客户”,如果挂号人员问加号条是谁给的,患者提一个名字就行了。加号条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医生的,另一种是号贩子模仿医生笔迹伪造的加号条。

  多位知情人均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号贩子拿到的这些真的加号条,一般是出自医生本人或是医生的助理或学生之手,在没有交情的情况下是拿不到加号条的。”

  警方

  广安门中医院7名号贩子落网

  针对近日来引起社会关注的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一事,昨日北京警方通报,事发后警方在广安门中医院抓获号贩子7名。针对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问题,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已成立专案组,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北京警方表示,1月19日7时许,西城公安分局广安门内派出所接一群众有关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情况的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了解情况并开展工作。在前期调查的基础上,治安总队会同西城分局连续开展工作,先后在广安门中医院、协和医院、宣武医院抓获号贩子12名。其间,1月25日清晨,民警在广安门中医院抓获号贩子7名,其中作拘留处理4名。目前,针对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问题,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已成立专案组,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与卫生等部门密切协作,对号贩子等违法行为组织开展专项打击整治行动,全力为群众营造和谐安定的就诊环境。

  广安门中医院女患者家属怒斥号贩子恶劣行径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并引发热议,就此,北青报记者采访了数位曾参与打击整治医院号贩子工作的民警,为读者还原打击号贩子工作中的疑点,展现号贩子的非法利益链条。

  取证难

  号贩子转战网络

  近年来,随着警方持续对号贩子开展打击整治工作,号贩子也逐渐开始使用了很多新的手段来逃避警方打击。民警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网络应用的普及,部分号贩子目前已经开始使用网络交易的手段,来避免被警方发现。

  近年来北青报记者曾十余次跟随采访警方打击号贩子的工作,也发现了很大的变化。最初,便衣民警在进入医院开展蹲守时,时常能看到散发招揽生意小卡片的黄牛,在被抓捕后,也能从他们身上搜出大量的挂号广告卡片、医院的挂号卡甚至是记录交易的账本。民警凭借医院的视频监控和黄牛身上的铁证,很容易就把这些黄牛绳之以法。

  “我们打击的次数多了,号贩子也想出了各种逃避打击的手段。”民警说,有的号贩子因为多次被抓已经和民警或医院保安混得“脸熟”,所以转而开始从事幕后工作。他们在医院和周边张贴小广告招揽生意,患者因为挂不到号只能通过这些广告寻找号贩子进行网上交易,整个环节双方都不会在现实中接触,或者选择十分隐蔽的交易场所,极大地降低了他们和便衣民警接触的几率。

  在贴广告之后,号贩子会在各类网站上花钱雇排队人员前往医院排队,因为这些被雇的人对于医院保安和民警来说都是陌生面孔,一开始很难区别他们和普通挂号患者的身份。这些被雇的排队人员根据自己排队得到的号的紧俏程度,会被雇用他们的号贩子付50到200元不等的劳务费。之后上线的黄牛再以数百甚至上千元的价格将手中的号进行倒卖赚取巨额差价。

  惩治难

  抓获号贩子仅能治安拘留

  民警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处罚力度上来说,根据现行法律,只能以《治安管理处罚法》来对医院号贩子进行惩处,根据号贩子的行为和情节严重程度处以一定期限的拘留和罚款。有民警坦言,有时抓获一名号贩子,也只能处以5天的治安拘留和100元的罚款,很多号贩子即便是被抓也就自认倒霉,拘留期满后继续从事这个非法职业。

  也有民警告诉记者,有的号贩子已经被他处理过多次,治安拘留期满没过多久便又出现在医院中。“不少号贩子都没有正当职业,都是以倒号为生,拘留完出去要么换个医院接着干,要么就开始想更隐蔽的方法来逃避打击。”民警说。

  较低的违法成本,让号贩子觉得有恃无恐,急于挂号的患者市场,让他们有了丰厚的利润空间。也有网友提出疑问,为何不能以非法经营罪或寻衅滋事罪对这些号贩子进行严厉的刑事处罚,就此北青报记者咨询了民警。

  民警告诉北青报记者,非法经营罪要求违法者经营的是国家规定的专营专卖或限制销售的商品,但医院的挂号单并不在这些法定的范围内。对于按照寻衅滋事罪来认定,民警则表示,如果号贩子为了抢号采用了暴力手段,或者损毁了公私财物,则可以使用这个罪刑,如果号贩子之间形成利益团体相互划定地盘并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会面对更严重的刑事处罚,但更多的号贩子并不满足这些条件,以此来抓捕惩治也于法不合。

  “说实话,打击号贩子的工作一直都没间断过,号贩子要么和我们玩游击战,要么抓了治安拘留后他们继续干这个。”民警说。

  实施难

  实名制就医有漏洞

  民警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实名制就医制度推行之前,号贩子基本上是先挂号后卖给有需要的患者,而在医院开始实施实名制之后,他们会提前先找需求急切的挂号患者,再拿到患者的就诊卡和身份信息后,雇人排队。有的则采取先通过电话或网上的挂号平台抢占号源,等到联系到买家后再将号源取消并立即帮患者挂号。

  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坐在审讯室里的号贩子甚至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因为经常排队抢号成了熟脸被医院保安认出,后来再去排队就容易被撵出来,所以他只能雇人排队。虽然医院实施了实名制就医的制度,但其实真正让他暴露的还是自己的这张脸。

  有的号贩子还曾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着急挂专家号的也大多都是外地来京就医的患者,他们本身不需要使用医保卡,所以挂号单上的名字是不是患者本人他们也并不在乎。“有的医生看着那些买号的人大老远来北京看病不容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这名号贩子说。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医院内部的挂号系统并不是完全统一使用同一套系统,但也都没有实现类似银行的身份验证系统。目前银行的身份验证系统是和公安联网进行验证,有效地规避了使用假证或冒名顶替的风险,但目前医院的挂号系统并没有引入这个功能。在患者就诊时,一般医生也不会要求就诊者出示身份证件核实患者身份。

  不仅如此,即便是网上的挂号平台也没有实现这一身份验证功能,因此一到系统放号的时间,黄牛便可以通过冒用他人身份证件或干脆用身份证生成器伪造证件囤号,然后再去寻找买家销售。

  文/本报记者 池海波 屈畅 张雅 李铁柱

  实习记者 王天琪

【编辑:官志雄】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