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警方回应雷洋案热点问题 家属称已提交尸检申请

2016年05月12日 01:52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视频:雷洋案当事民警忆经过:其再次被控制后现异样  来源:中央电视台

  10日,霍营龙锦苑小区附近,雷洋案涉事的足疗店已经关门,大门内外都被上锁。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昨日,北京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昌平分局预审大队大队长高春正、昌平分局治安支队支队长马朝晖接受了媒体采访。邢永瑞也是当时现场执法的带队民警。采访中警方对于事件中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综合央视、人民日报

  1 为何跨辖区执法?

  昌平分局治安支队支队长马朝晖介绍,目前,北京警方正在进行“2016春夏平安行动”,对于黄赌打击零容忍,已治安拘留319人。

  对于为何跨辖区执法,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的解释是这是根据治安支队部署的一次异地用警,也是警方在扫黄行动中的常用战法。据邢永瑞介绍,按照部署由治安支队牵头,部署东小口派出所对霍营地区的涉嫌卖淫嫖娼场所进行打击。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具体时间我也记不特清楚了”,邢永瑞带领一名民警和四名协警身着便衣来到了事发足疗店附近,从足疗店的正门口出来一名男子,神色慌张地往西走,因为前期掌握这个场所有卖淫嫖娼嫌疑,这个男子走路又非常快,“有嫖娼的嫌疑”,于是就带民警对此人进行盘问检查。

  警察跟他亮明身份,并出示工作证件后,就开始了盘问检查。

  走出足疗店的这名男子正是雷洋。

  2 警方如何控制雷洋?

  根据周边能搜集到的多处监控探头记录,昌平警方确认,雷洋当晚从家里出来一路步行,于当日21:04左右,来到了事发足疗店附近。21:14雷洋走出足疗店时被民警发现并盘问。

  那这个关键区域有监控录像吗?警方表示这里没有安装监控探头。

  邢永瑞回忆,男子听到是警察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准备跑,但随后就被警察控制住了。“因为当时便服,所以我把工作证拿手里了,一直就跟他不停地表明身份,说我是警察,需要你配合,这男子一直大喊大叫不配合,想跑想挣脱”。

  男子被控制后反应非常激烈,“第一个就是喊,喊救命,说你们不是真警察,假警察。还有一个就是挣脱,情绪非常激动。对方和我们都倒地了,反正就是他逃脱,挣扎,我们进行控制”。

  对于公众关心的警方是如何控制该男子的,邢永瑞说,“我们徒手抓住他的手,按着他,就不让他脱逃”。“刚开始是两个人,后来又支援到三个人,后来又支援到五个人,”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20分钟,五名警察最终控制住了该男子,也就是雷洋。

  3 为何没携带执法记录仪?

  对于现场处置过程是否使用执法记录仪进行录像?警方告诉记者当晚并没有携带执法记录仪。

  邢永瑞介绍,因为这是便衣行动,而执法记录仪都是挂式,夏天穿衣比较单薄,执法记录仪没法挂。“手拿着会非常明显”。

  警方采取了其他方式进行了录音录像取证了吗?

  邢永瑞说当时是用手机录像,“刚开始是我拿着手机”,但是盘查过程中,“我们控制时他有激烈反抗,所以导致我们都倒地了。当然,他不是故意要把手机弄坏,只是这个过程手机摔地上了,就坏了。后来录像是让别人录的”。

  当记者提出要看一下手机录像视频时,警方表示将在适当时机向媒体公布。

  4 雷洋在车上发生了什么?

  死者雷洋的家属和警方的官方微博都提到了同一个细节,雷洋在被控制过程中,从车上逃离过一次,而雷洋的身体出现异常也正是在车里。

  邢永瑞介绍,初步控制雷洋之后,就将其带上一个“伊兰特”的地方车,准备将其带回审查,“因为我没法开警车去”,当时雷洋坐在后座的中间,旁边两个人。“一人一只手控制,当时没给使用警械,前面有一个驾驶员”。

  邢永瑞回忆,车行驶了不远,进入小区之后,雷洋就从后座的中间蹿到副驾驶座位,“他有抢夺方向盘,和踢驾驶员的行为。后来一看这种情况驾驶员就赶紧停车,他就从副驾驶那个车门下来,我们警力又过去又控制”。邢永瑞说,当时雷洋是“正常下去的,刚下车的时候没有倒地”。肯定是“脚着地”。

  5 雷洋何时身体异常?

  邢永瑞介绍,当时他们赶紧又冲过去对雷洋进行了徒手控制,“一人把着一只手”。再次控制住雷洋之后,他们给雷洋戴上手铐换到了一辆面包车上。此时,他发现雷洋开始出现异样。

  “当时我坐他边上,他上车坐在中间那个座上,不反抗了,也不说话了”。“因为他前期一直在反抗,一直在叫喊,刚上车就已经不言语了。当时想着他有可能脱水了”,“反正就觉得他身体有些不适,就急忙第一时间带往医院”。

  邢永瑞说,发现雷洋情况异常后,立即就近送往了医院急诊救治。然而,22时55分,雷洋经抢救无效死亡。

  6 身上伤痕如何产生?

  雷洋的家属质疑称,在雷洋的头部发现有轻微的伤,身上也出现淤青的情况,这些伤痕是怎么造成的呢?

  邢永瑞表示,“这是我们在这个制服和他反抗的过程中,因为都倒地了,不仅仅对方受伤了,我们也有受伤”。

  邢永瑞说,现场执法无过激行为。一直依照《人民警察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及其他相关的法律规定,和我们的办案程序及其他市局分局的相关规定进行的。使用警械也是合乎规定的。“作为现场指挥员,对使用强制传唤和制服都是依照法律规定来进行的。”

  7 为何未及时通知家属?

  事发后,家属质疑,为什么雷洋死亡两个小时之后才接听家属的电话,通知家属?

  对此,邢永瑞解释,当时发现雷洋异常送往医院之后,警方既没有家属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身份,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不知道应该联系谁。后来警方想到通过雷洋的手机联系他的家人,但当时在雷洋的身上没有找到手机。

  “据我们分析他不可能不带手机,有可能在我们制服和他反抗的过程中,遗落在现场了,我就安排人去四处找,因为当时第一天黑,第二当时现场全是草地。找了好长时间,找着一个钱包,一个手机。找着手机之后,第一时间接的电话,是这么个情况”。

  8 手机信息是否被删除?

  家属反映雷洋手机内一些位置的记录被删除了,警方如何解释呢?

  邢永瑞说,我看到网上评论才知道,雷某使用的手机是苹果手机,有密码,目前我们的技术达不到解锁密码。网友质疑的删除信息,我就想说,为什么要删除?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删除信息对警方没有好处和帮助,而且因为有密码,我们进入不了他的手机。

  9 雷洋有没有嫖娼?

  邢永瑞说,雷洋被控制之后,问他去足疗店干吗,雷某说去做了“大保健”,民警问花了多少钱,雷洋回答说200元。

  昌平警方认定,根据卖淫女的口供和相关物证,已经证实雷洋当晚在足疗店内进行了嫖娼活动。

  昌平公安分局预审大队大队长高春正介绍,根据对现场提取的避孕套进行的DNA鉴定,能够证实雷洋进行了嫖娼行为。同时,从卖淫女的供述指认,以及在场的其他人员的供述指认,都能够认定雷洋的嫖娼行为。

  目前,雷洋的尸检报告将成为确认死因的关键结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将派出法医协助参与调查。

  ■ 追访

  检方将派法医协助调查 家属称已提交尸检申请

  昨日上午,昌平检方发言人表示,检察院已经介入调查雷洋死亡案件,检察机关也表示,调查后会将结果公布。

  昨日11时许,雷洋家属发布消息称,雷洋案件代理律师已正式向检察院及公安机关提交报案材料和尸检申请。

  检方:保证依法公正处理

  昨日,根据新华社报道,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新闻发言人称,昌平检方已依法介入调查雷某(男,29岁)涉嫌嫖娼被民警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后死亡事件,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将派法医协助参与调查。检察机关将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保证依法公正处理。

  记者通过市检察院核实确认检方确实已经介入,有调查结果后将会公布。

  根据《刑事诉讼法》18条规定,“贪污贿赂犯罪,国家工作人员的渎职犯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报复陷害、非法搜查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以及侵犯公民民主权利的犯罪,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对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其他重大的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时候,经省级以上人民检察院决定,可以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教授表示,检方在此过程中行使的是法律监督职权下的刑事侦查权。

  检方相关人员表示,此次介入该事件,具体行使的是法律赋予的反渎职侵权检察的职能。

  业内人士分析称,检方介入调查是否存在滥用职权的情况,其中包括警方在什么情况下采取的强制措施,采取了哪些强制措施,以及尸检结果和鉴定报告中,死者身体上的伤痕是怎么造成的等等,同时检方会尽最大可能调取现场的视频记录,询问现场目击者情况,以确定警方执法是否存在瑕疵以及这些问题是否构成滥用职权。

  家属:警方应等待检方调查结果

  昨日11时许,雷洋家属发布消息称,雷洋案件代理律师已正式向检察院及公安机关提交报案材料和尸检申请。

  雷洋家属称,昌平公安局的微博通报指出检察院已介入,但目前家属和律师并不知悉检察机关介入到何种程度。

  亲属于5月10日21时30分左右收到检察院电话通知,将于5月11日进行尸检申请材料确认。获得司法机关出具的司法鉴定委托书后,方可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尸检,尸检将于这两天在第三方专家的监督之下进行。

  同时,针对昌平公安局的最新回应,雷洋家属表示,已经多次前往昌平区检察院,检察院现已介入调查,昌平区公安局作为当事方,应等待检察机关的最终调查结果。

  北京法医司法鉴定咨询中心主任、法医学博士王鹏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三方一般是指除公检法以外的由司法局审批的社会鉴定机构,一般可以由公安局委托。

  他称,以雷洋该案为例,公安局是被告,由公安局委托去解剖的话,如家属对鉴定结果不满意,可能会在鉴定程序上引起社会的争议,所以从环节的合理合法方面来看,由检察院委托比较合适。

  有分析人士称,在司法实践中,对死者死因是否与公安执法构成因果关系,主要取决于尸检报告,而尸检报告的做出可能需要一个相对比较长的过程。

  雷洋妻子:只在意执法是否有问题

  昨日,涉事足疗店一女性违法嫌疑人接受了北京电视台采访。该足疗店技师称事发当晚曾为雷洋提供“打飞机”服务。

  雷洋妻子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考虑丈夫是否嫖娼,“只在意警方执法是否有问题。”

  新京报记者 王巍 林斐然 实习生 张芮

  ■ 揭秘

  东莞、南京、沈阳三地民警谈扫黄

  “扫黄抓到党员干部 常会通知工作单位”

  完成一次例行扫黄,总共分几步?从接报线索,到摸查锁定,从突破抓人,到通知领人,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南京、东莞、沈阳三地资深民警,还原了公安机关扫黄行动的各个链条。

  线索

  居委会大妈常“立功”

  在日常出警中,公安各部门之间有明确分工。通常来说,扫黄抓嫖工作由当地治安队负责。南京一名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扫黄行动通常由治安队直接开展,在一些情况比较复杂的地段,可能会与当地社区民警共同行动。

  这些扫黄的线索从何而来?三地民警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在实际工作中,线索来源分为群众举报和民警巡查两种。上述南京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一些重点地区,治安民警会保持关注,并培养线人。“结合日常的巡查,走访,对辖区内一些容易出事的地方,基本上有数。”

  而对于大部分地区来说,民警的线索来源主要还是依靠群众举报。

  沈阳一位派出所所长称,这些举报的群众主要包括居委会大妈,楼长和义务巡逻员等,也有热心市民。“一些涉嫌卖淫的场所,对周边群众会造成影响,因此会有居民举报。”

  锁定

  便衣摸查,民警突破

  多名民警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果要将嫖娼“办实”,则需要将当事双方一并抓获。因此,在执法过程中,通常由便衣先进入嫌疑场所摸清情况,掌握确凿证据后,再安排室外蹲守的民警突破。

  东莞一名从业十多年的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到达嫌疑场所后,民警通常会分成两队,一队进入室内取证,一队在外观察情况。当室内的民警发来确认信号后,蹲守室外的民警就会展开突破。“民警进入后,会立即控制嫌疑人,并出示相关证件。“

  三地民警均表示,由于担心打草惊蛇,通常一线行动人员不会穿警服,但是会携带证件和记录设备,以便出现纠纷时保护自己,而在实施抓人时,也会表明身份。

  “进入现场后,会先控制相关人员,再拍照取证,然后收集避孕套、纸巾等证据,还会口头传唤场所老板。”南京一位从事治安工作的民警介绍。

  抓人

  通常不会遇到反抗

  从业二十多年,南京的安警官已经说不清参与了多少次扫黄行动。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民警出现时,绝大部分涉黄人员都会显得非常紧张。“我们进入后都会亮出警官证,但是实际上大部分人都不敢抬头看。”

  东莞一位民警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在实施行动的过程中,涉黄人员基本都很配合,几乎没有遇到过反抗现象。上述民警介绍,涉黄本身并非“大案”,在此过程中对抗警方,显得有些得不偿失。“平时抓嫖,手铐都不带,一方面是当事人怕丢人不愿意戴手铐,另一方面,也是确实用不着。”

  “如果涉案人员有抵抗行为,反而会触发民警的职业神经。”安警官表示,当涉黄人员表现出强烈的抗拒时,当事民警很容易怀疑,该人是否还身负其他刑事案件。

  沈阳的一名派出所所长介绍,如果遇到抵抗,民警会根据规定徒手制服,逃跑的话会把人抓回来控制住,袭警则会带回单位通知刑警和其他执法部门过来处理。

  讯问

  党员干部会通知单位

  将涉黄人员带回后,相应的讯问会在8小时内展开。“首先是双方都要承认,如果不承认,就互问男女双方姓名,不认识的话基本就能坐实。”安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场取证得来的照片和纸巾等,也是重要的物证。

  在双方承认卖淫嫖娼行为,并接受了治安处罚后,警方会通知家属前来领人。“如果要拘留,也会把通知书邮寄给家属。”安警官说。

  不过,有一种情况是例外。当涉黄人员系党员干部时,按照规定,其行为是需要通报给所供职单位的。“在讯问时,就会对工作单位这些信息比较注意,公职人员的话就涉及通知单位的问题了。”东莞的一位民警说。

  媒体报道,雷洋供职单位是中国循环经济协会。该协会官网显示,其是由国务院国资委管理、业务上接受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指导的社团组织。新京报记者在协会官网2015年12月4日发布的一篇公开报道中发现,雷洋的身份为该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

  新京报记者 王煜

【编辑:叶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