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珠峰大本营女医生讲述登顶故事:身心受损 死亡常见

2016年06月09日 01:26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与互动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外媒称,医生莫妮卡·皮里斯的工作地在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过去1个多月以来,有400多人登上了“世界屋脊”,其中有5人不幸遇难,大量的救援工作接踵而来,还有大量体力不支、失明、肺水肿和冻伤病患需要接受救治。

  据西班牙《国家报》6月6日报道,珠峰南侧今年以来有很多登山者冻伤,仅5月19日一天就有近200人试图从南侧山脊路线登顶。除了那些最终放弃和提早折返的登山者,其余人在这条线路上攀登了近20个小时,经受了糟糕的天气、大风和严寒。“因此有很多冻伤的登山者请求二号营地的直升机救援。”莫妮卡向记者介绍说。

  她在珠峰脚下的工作始于2007年春天,那一年秋天她还前往了另一座海拔800米以上的高峰奥卓友峰展开医护工作。2009年至2014年期间她在珠峰尼泊尔一侧工作。

  此后,马纳斯卢峰、马卡鲁峰、阿玛达布拉姆峰营地都留下了莫妮卡的足迹。每年她都有4至5个月的时间在这些全球最高山峰的大本营中为登山者提供医疗救助。目前她身处的是珠峰西藏一侧的大本营,对于这位出生在英国牛津一个西班牙人家庭的女医生来说,这里与她生长环境的差异是巨大的。

  “珠峰尼泊尔一侧大本营位于海拔5300米处,相对来说能好过一些,但西藏一侧大本营在6400米的高度,被戏称为‘僵尸’营地”,莫妮卡说,“因为那里像是被遗弃的,荒无人烟。早上有阳光时,还能时不时看见一些过路的人,但从下午1点开始,很少有人敢离开帐篷。”

  她告诉记者,今年比往年要更糟糕,过去10天都处在一个极端恶劣的气候周期,日照时间非常短,天空布满厚厚的云层,并且开始下雪,极度的严寒和潮湿令人难以忍受。

  报道称,在这里,对登山者来说只有足够强大的登顶信念才能助其忍受身体上遭受的折磨。“在海拔5500米至6000米以上的地方,几乎所有人的身心都会受损。你会毫无胃口,体重不断降低,也提不起兴趣做任何事情。你的皮肤、嘴唇、鼻子、喉咙和气管都会发干,嘴唇和手指会长疮。在这里度过一段时间后,我总会变得很虚弱,而且非常丑。”莫妮卡笑着说。而在海拔超过7000米的地方,损伤会更严重、更凶险,“你很可能遭遇意外,在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下,冻伤、低温症、神经损伤甚至死亡都是家常便饭”。

  莫妮卡就职于阿尔彭格洛探险公司,这是一家专门在喜马拉雅山为登山者提供指导性服务的公司。“支付1.5万欧元可以获得一张登山许可证和在大本营的住宿。支付10万欧元能够享受最高级别的支持,包括国际登山向导协会联盟私人向导,配备齐全的营地(网络、火炉、重要食物等)、医生、无限制的氧气以及搭载直升机前往营地等。”莫妮卡介绍说。

  很多想要登上珠峰之巅的极限运动爱好者都需要向导、咨询和帮助,甚至助推。人在高海拔上有限的自主性为阿尔彭格洛探险公司这样的企业带来了很多商机。氧气罐就是消费规模最大的必备品,“我们的客户通常在超过海拔7000米的位置准备挑战顶峰时就开始使用氧气罐。我也见到极少的人从大本营就开始吸氧,但这种情况不多见。”莫妮卡表示。

  此外,氧气罐也是莫妮卡医药箱中的一款“灵丹妙药”。“高原反应是很常见的,脑水肿和肺水肿虽然出现少一些,但迟早也可能发生。此外,还有很多疾病与海拔无关,例如寒冷症、呼吸道感染和胃肠道感染。寒冷气候引起的小感染虽不致命,但也会让人很不适,因此很多人会选择就医。”她表示。

  报道称,对于一个几星期都在高海拔地待着的人来说,长期缺氧、严寒和睡眠不适都可能带来健康问题,还有极度的无聊。当客户和向导们都还在大本营时,莫妮卡会以听广播、记日记等方式打发时间。但在登顶时刻到来时,她的作息就完全改变了,几乎24小时坚守在无线电台边,紧张和不确定充斥在稀薄的空气中。她必须对任何紧急医疗救治做出预判。“在这期间,我除了医生外,更像是在大本营的协调员。”她说。(编译/韩超)

【编辑:吉翔】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