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吴建民遭遇车祸罹难 主角缺席研讨会变成追思会

2016年06月20日 07: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因主角缺席,一场研讨会变成了追思会。

  6月19日下午,前驻法大使、资深外交家吴建民,原本应该出现在北京东三环的这间会议室里,就“民间外交”这一主题作发言。然而,在18日的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77岁的吴建民大使不幸罹难。本来的研讨会,变成了一场吴建民大使追思会。

  “今天的主角本来就该是吴大使。很多人报名参加这个研讨会,就是冲着吴大使来的,这个我们心里非常有数。”活动组织者、共识网负责人周志兴说。

  追思会上,在86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资中筠和85岁的老一辈外交官宋以敏面前,22岁的魏祺穿着连帽衫,带着圆框眼镜,显得非常稚嫩,但他自告奋勇非要上台讲一讲不可,因为在他与吴大使之间,有一项未完成的约定。

  魏祺认识吴建民大使是在几年前在一场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那时还是高中生的魏祺作为观众举手提问,吴大使看到后,点名要回答这位“小朋友”的提问。两人从此建立了联系。魏祺从没觉得这位外交官有多么高高在上,“就像街上任何一位普通老大爷一样,只不过他穿着西装。”

  魏祺记得,吴大使曾问过他今后上大学要读什么专业。“历史。”魏祺回答。“为什么不念国际政治呢?”吴大使先是提出建议,转念一想又说:“历史也好,也是和国际政治有关系的。”

  几年后,魏祺从北京某高校历史系毕业,成为一名高中历史教师。吴大使将自己的书《纵横天下:吴建民话说〈战国策〉和当代中国外交》送给魏祺一本,扉页上,吴大使为这位比自己小55岁的“小朋友”写了一句话:“请魏老师雅正。”还请这位“小朋友”“从历史的专业角度提提建议,等书再版的时候做修订”。

  半个多月以前,魏祺分别在北大和清华的两场活动中见过吴大使。魏祺对吴大使提了一个要求:“您总在全国各地和大学里边讲学,能不能抽时间到我们学校给高中学生讲讲?”吴大使欣然应允,并把时间定在了下学期。

  “万万没想到,仅仅十几天没有见到吴大使,他就永远离我们而去。我觉得很悲伤。”魏祺在追思会上说。

  吴建民大使5月29日在清华大学的那场演讲,外交学院毕业生杨玲也在场。吴大使出事后,杨玲再次打开那场主题为“准确认识今天的世界”的讲座视频,看了又看,几乎彻夜未眠。视频中的那次演讲,没有主席台,没有讲台,吴建民大使就坐在一把随意搬来的椅子上开讲。了解事情原委的魏祺说,那把椅子是吴大使自己选的,不设主席台也是吴大使自己建议的。

  在追思会上,杨玲哽咽着最后一个发言。杨玲说,吴大使出事,“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记得,5月29日那天在清华的讲座结束后,在把吴大使送上车的那一刻,他对大使说:“吴老师,您不仅是我的偶像,现在您还是我的‘男神’。”杨玲没想到,那一面,竟是永别。

  许多人的情绪被感染。有人用手托着下巴沉思,有人揉着眼睛。啜泣声不时传出。

  “吴建民大使去世,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理性外交又失一人。这的确是令人痛苦和叹息的事情。”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周为民说。

  吴建民大使去世后,在网络上,痛惜哀悼的声音有之,攻击谩骂的声音亦有之。

  对于网上的一些非议,魏祺有一次跟吴大使开过玩笑:“您现在都是被攻击的对象了。”吴大使笑着说:“没关系。你看,今天的社会这样丰富,不就是因为有不同的声音吗?我不是绝对正确的,我只是以我自己的经验来谈什么是外交。所以我不觉得那是攻击,甚至也算不上是争论,而只是不同人的不同认知而已。希望我们都以开放的心态看社会。”

  包容地、理性地看待这个世界,是杨玲从吴大使身上得到的最有益的东西。她记得,当年日本挑起“钓鱼岛”购岛事件发酵时,她也是义愤填膺的“愤青”。但是在吴建民的影响下她也慢慢接受了这样的思维方式——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可能将话语权拱手送人。

  “拨开迷雾,看清世界。这是吴大使给我们年轻人的启示。”魏祺说,“如何才能看清世界呢?首先就是摒弃傲慢与偏见、自卑与自负,我们要看到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在这个各种思潮激荡的时代,年轻人应该保持一份批判精神,但批判精神要建立在对于历史的了解之上,而不是无理怒骂,不是咆哮,这些都会让人头脑发热。要回归平和与理性来看待社会,以开放包容的思维来观察世界。这才是一条正道。”

  魏祺还记得,他曾经请吴大使为年轻人写一条寄语,吴大使写下了9个字:多思考、重实践、求真理。“我觉得,这9个字体现了吴大使的良苦用心。”魏祺说,吴大使走进校园、走近学生,喜欢和学生交流,可能正是因为他看到了当今教育层面理性的缺失。

  虽然吴大使再也无法完成他与“小朋友”魏祺之间“下学期要走上高中讲台”的约定,但魏祺觉得,他自己仍可以替吴大使尽一份力。他说:“我有幸站在三尺讲台之上,我希望把吴建民大使的世界眼光、开放思想、包容精神带进课堂。”(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婧)

  本报北京6月19日电

【编辑:叶攀】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