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儿子被拐24年找到却在监狱 因参与绑架案被捕

2016年07月28日 02:0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儿子被拐24年 找到却在监狱

  陕西男孩5岁被拐 3年前参与绑架案被捕入狱 父母后悔没早做DNA鉴定以致儿子走上歪路

  “自从知道娃儿的下落,每天数着日子过,每天期待着见面。”陕西渭南合阳县农民杨国防口中的“娃儿”叫杨博,现在已经是一个29岁的小伙儿了。1992年7月1日,5岁的杨博被拐卖,2016年7月1日,当地派出所通知他们孩子找到了。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民警随后又告诉他们,杨博因为抢劫、绑架等罪行被判16年,刑期至2029年12月17日。因监狱方面需要纸质亲子鉴定证明,陕西警方“特事特办”,正在跨省协调。

  一块糖骗走了五岁娃

  杨博的母亲张麦香如今已经61岁了,她回忆:“我生他(杨博)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之后就绝育了。1992年7月1日那天,是个集会,人多热闹,孩子们到处跑。我那时候正在打麦,想起来叫儿子吃饭,却找不着孩子了。”

  集会上卖东西的一位老人告诉张麦香,有一个人给了杨博一块糖,然后把他带走了。夫妻俩这才知道,儿子被拐了。“报案,去山东,河南,到处找,家里的事情都不管了,心里都只有儿子。”因为愧疚,和大部分孩子被拐卖的家长一样,两口子一有空就跑出去打打听消息,而杨博的爷爷,更是走街串巷寻孙子。

  异乡磨刀串巷寻孙子

  杨博的爷爷杨喜来,今年90岁,他也是被拐卖的。杨喜来说他13岁时,和哥哥一起被人从河南拐卖到陕西,结果自己的孙子杨博又被拐卖。杨博失踪那年,杨喜来已经60多岁。

  一条长板凳、一块磨刀石,杨喜来靠这个方式走街串巷,就是为了能够多看一些孩子,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孙子。一找就是14年,踏遍陕西,去过山东、河南。

  另一方面,杨博被拐时5岁,已经记事,他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

  2009年,在厦门打工期间,杨博取了血样,将自己的DNA登记进公安部打拐的DNA数据库,等待亲生父母的DNA对比。

  杨博曾在民间志愿者寻子网站宝贝回家上留言:“每逢佳节倍思亲,小时候每逢过年或过节,我都是在房间里磕几个头,大哭一场。家中的爷爷奶奶不知道今生还有机会再见不。”

  陕西省公安厅“特事特办”

  2013年,因为缺钱,杨博和另外三人炮制了一起绑架案,绑架勒索“武汉最富环卫工”的女儿。最终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四人犯绑架罪、抢劫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半至17年。这份判决书中获刑16年的张四海,就是杨博。此后,他开始在沙洋监狱服刑。

  2015年,警方对“杨博被拐”立案,今年3月,杨博父母的DNA也进入了全国打拐办的数据库。于是在今年7月1日,杨博的父亲杨国防被通知,儿子找到了,只是在监狱里。

  “杨博所在的监狱方面要一个纸质性的亲子鉴定文件才会安排探视。然而,杨博本人又在监狱服刑,我们只能去跨省协调走程序,而且要逐级盖章,但是现在陕西方面已经在‘特事特办’加快盖章审核。”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办公室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已经把其父母的血样资料、检验数据加快审批,“资料齐全后,我们会尽快传真给四川公安,完成这个鉴定文书。”

  北青报记者致电杨博所在的监狱一名警官,对方表示杨博本人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杨博)才服刑没多久,目前表现还算良好,知道亲生父母的消息后也很开心,只是现在还在走程序,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只能等。”这名警官说,只要监狱方面收到确认亲子关系的鉴定文书,相关部门就会尽快安排杨博一家见面。

  对话

  杨博父亲:我们如果早做DNA鉴定 他就不会去做傻事了

  北青报:去做采血比对DNA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杨国防(杨博父亲):今年三四月份。

  北青报:为什么以前没有去呢?

  杨国防:以前不知道,后来看了央视的寻亲栏目,很多人都因为这个成功了。

  北青报:得知儿子已经入狱的消息后,什么心情?

  杨国防:哎呀,那个滋味,不好受。太难过了,太开心又太难过。觉得老天怎么这么捉弄我们。不知道儿子消息时候,觉得还可以等。现在知道了,一刻都等不了,巴心巴肝地想。

  北青报:这些日子你们都在回忆吗?

  杨国防:是这么多年的事情都在脑袋里整理。他被拐走后的前两年,我梦见过他两次,此后除了保存了几张他的照片,我们都只能烧掉了大部分东西。因为总是会想啊,一想,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北青报:家里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杨国防:我以前一儿一女,父母双全,如果没生他(杨博)就算了,生了他我却把他弄丢了,你知道,就一辈子活在愧疚中。家里就像没了魂一样,现在都还是这样。现在我总是在想,娃儿多高了,胖不胖,会不会哭。他会不会埋怨我们。

  北青报:怎么看待他入狱的事情?

  杨国防:我很难过,但是我相信他会改过自新。我们一大家子亲人,都在等他,等着他很久很久了,大家都盼着他,爱着他,想着他,再也不可能让他干坏事,放弃自己。以前我们全家过年都会摆上他的照片,每年到他生日的日子,给他过生日。只是我们是农民,并没有太多的方法。没想到他那么早就去做了DNA鉴定,他一定很想很想我们,我们来晚了。如果我们能够早点去验血(DNA),他可能就不会去做傻事了(哭)。

  本组文/本报记者 王晓芳 供图/代泽均

【编辑:吉翔】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