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唐山大地震幸存者40年心结:找到“门爸爸”

2016年07月28日 11:35 来源:沈阳晚报 参与互动 

  唐山大地震,一个国人心底永远铭记的痛。现年49岁的刘洪梅,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之一。这场灾难,让当时年仅9岁的她失去了母亲和弟弟,她的腿也在地震中受伤。如今,40年过去了,强震带来的伤痛随着时间渐渐淡去,刘洪梅却有个心结一直未能打开,那就是40年前给她医治、带给她温暖的“门爸爸”至今没有音讯。时间可以改变世间面貌,可以拉开人们同历史的距离,却无法阻挡人们遥望向远方的思念与牵挂。在唐山大地震4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本报联合央视《等着我》栏目,共圆刘洪梅的重逢梦。

  地震让她的家庭支离破碎

  1976年7月28日,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让刘洪梅刻骨铭心,那一年她9岁。

  “我的母亲、弟弟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生命,我的父亲和哥哥受了重伤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我的腿部粉碎性骨折。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我意识到每个人都失去了自己爱的人,原来这就是死亡。”刘洪梅告诉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地震后的那七天,刘洪梅几乎没有停止过哭。后来在转院到本溪的途中,没有爸爸,没有哥哥、姐姐,周围都是陌生人,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所以还是在哭。就这样她的嗓音从那个时候就变得不正常了,成为了那场地震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

  “这种粗嗓音,让我受到了很多人的取笑,给我起‘假小子’之类的外号。每次被取笑,我就会想起地震那年的情景,想到那些身体与心灵上的疼痛,想到我的母亲。”刘洪梅说。

  陌生城市见到让她不哭的门爸爸

  虽然40年过去了,但刘洪梅清楚地记得到达本溪后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幕。

  “我见到门广洪医生,他穿着白大褂,那个时候我一直在大哭,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他看到我立即抱着我,放在怀里,刚开始他抱我的时候我还很抗拒,哭得很厉害。他就不断地安慰我,抚摸我,把我紧紧抱在怀里说,‘孩子不哭、不哭,一会就不疼了’。”刘洪梅表示,就这样她遇到了“门爸爸”,从此,这位医生叔叔走进了她的生活。在她心中,这位医生叔叔早就成了她的第二个爸爸,但这声“爸爸”却在嘴中憋了40年,一直没能找机会喊出。

  刘洪梅回忆,转院的医院叫本溪工农兵水泥厂职工医院,入院后并没有及时做手术,因为要先消炎,当时大腿特别疼,一天在医院里就是哭,医生和护士安慰也没用。

  “门叔叔经常来看我,还很温柔地跟我说,小女孩一直哭就不漂亮了,就这样在他不断地安慰下,我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慢慢地我对门叔叔的印象越来越深,就记住了他。我的大腿是粉碎性骨折,门医生和其他医生一起参与了我的手术,手术很成功,恢复后没有留下残疾。”刘洪梅告诉记者,做完手术后,门医生经常来病房看她,因为门医生担心护士要照顾的患者太多,怕照顾不好她,所以每天上班之后都会第一时间来看她,问她今天吃得好不好,有没有吃饱,身体感觉怎么样,腿是不是还疼。同时,门医生还经常给她带很多好吃的东西,包括水果和糖,只要看到她哭的时候,就会拿糖来哄她。

  刘洪梅回忆,有一次,门叔叔领她回自己家,她在门叔叔家吃了不少江米条,打那开始,门叔叔隔三差五就会给她买江米条,门叔叔不仅会记得她喜欢吃的东西,还在乎她每一次心情的变化,注意到她情绪的转变。在术后恢复期间,门叔叔知道她腿脚不便,会主动给她洗脚。每次洗脚的时候,门叔叔都蹲在她的面前,认真地给她洗脚,还跟她聊天,逗她开心,她当时每天都很期待门叔叔给洗脚。

  门爸爸、门妈妈给了她父爱、母爱

  在刘洪梅的印象里,在本溪的那段时光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幸福日子。

  “看我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每逢周末,门医生都会用一辆三轮车拉我去他家。门医生有四个孩子,我发现他没有给姐姐还有弟弟们洗过脚,我心里更加地坚信门医生对我真的很好,甚至超出了他自己的儿女。为了帮助我恢复,也让我能多出去走走,他会带着我和他的家里人去爬山,一路上,门医生会拉着我的手,陪我聊天,那个时候一家人很开心,也很兴奋,一路上大家都是有说有笑。”刘洪梅沉浸在回忆中。

  “门医生的妻子也很宠我,把我就当做自己的亲女儿一样对待,她知道我爱吃饺子,每次回家,第一顿一定是饺子。门阿姨会包各种馅的饺子,每一次都不会重样,饺子煮好了,她会先给我盛,让我先吃,然后再让姐姐们和弟弟们吃。要回唐山之前,已经是深冬了。门阿姨担心我冷,连夜给我做了一件棉袄。在我回唐山的时候,她把衣服送给了我。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很温柔,她说这件衣服给你做的,现在已经深冬了,你回到唐山,天就要越来越冷了。以前冬天的衣服应该都没了,你腿刚刚好,不能受冻,穿的厚点,这样以后不会留下病根。回家要听爸爸的话,以后好好读书,有时间了,再来这里玩。”刘洪梅感慨,当时自己还小,有些事不明白,现在回想一下这就是人间大爱。

  书信维持感情,五年后失联

  3个月后,在门医生的悉心照料下,刘洪梅身体康复了,便被安排回了唐山。

  “医院用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当时门医生很忙,但是他还是抽出时间特地送我。到火车站的时候,我哭着闹着不想走,我要跟门医生在一起,门医生看我这样吵闹,他也于心不忍,他临时决定送我回唐山。在火车上,我一直在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生怕一放开手,他就要走了。”刘洪梅回忆,分别的那一天,她和门医生都哭了,门医生一直跟她说,一定要做个好人,要对社会充满爱,要珍惜自己的生命,要珍惜自己的家人,要做好事,帮助别人。打那开始,刘洪梅就在心底许下愿望,将来一定要去本溪找门医生,亲口对他喊一声“爸爸”。而分别那天的情景成为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画面,到现在都记得他的话,记得他的眼泪。

  回到唐山后,门医生和他的家人依然惦记着刘洪梅,逢年过节给她寄衣服和好吃的,刘洪梅也十分想念门医生,一直与门医生保持书信联系。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五年。后来,刘洪梅寄出的信总是没有回音,洪梅和门医生一家就这样断了联系。多年来,刘洪梅一直通过多方渠道打听门医生的消息,却一无所获。2007年,她还曾专门去本溪寻找,到当地派出所求助时,被告知这家医院已经不存在了。

  这份情,和很多唐山人一样,刘洪梅整整记了40年,用她的话说,“正是他们,帮我度过了最痛苦的一段岁月,这份恩情,一辈子也忘不了!”

  虽然找不到“门爸爸”,但刘洪梅用另一种方式跟“门爸爸”在一起,就是牢记“门爸爸”的话,心怀感恩,把爱心传递下去。

  门广洪已去世

  弥留之际还惦记唐山女儿

  时光荏苒,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40年了,刘洪梅始终没有放弃寻找那个像父亲一样疼她、爱她的“门爸爸”。

  接到刘洪梅的求助后,本报联合央视《等着我》栏目展开了一次特殊的寻人之旅。通过多方打听,记者得知,目前,本溪工农兵水泥厂职工医院已更名为本溪工源水泥厂职工医院。在本溪市溪湖区卫计局的帮助下,记者与该医院的袁院长取得联系。

  袁院长介绍,该医院确实曾有一位叫门广洪的医生,但门医生已经因病去世了。

  随后,记者与门医生的大女儿门艳华取得联系,门艳华告诉记者,她的父亲是2004年因病去世的,母亲还健在,但已经瘫痪了。

  虽然已经过去40年,但门艳华对当年那个唐山妹妹印象颇深。

  “父亲在世时总会提起刘洪梅,即便在弥留之际,他仍在儿女们面前念叨,说在唐山还有一个女儿,不知她现在过得好不好,过得幸福不。”门艳华说。

  日前,门艳华和妹妹参与了央视《等着我》栏目的录制,在录制现场,姐妹二人与求助人刘洪梅在分别40年后再度重逢。

  在得知“门爸爸”已经去世的消息后,刘洪梅非常伤心。她与门家姐妹相约,今年中秋回家探望瘫痪在床的“门妈妈”,并要到“门爸爸”坟前上香,告诉“门爸爸”,他惦记的“女儿”回家了。

  沈阳晚报、沈阳网高级记者 白昕

【编辑:高辰】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