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收逮捕令至少要坐牢12年?6旬老太被骗27万(图)

2016年08月30日 08:57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骗子精心设计的“最高检官网”让许秀英最终落入骗局。

银行流水显示许秀英共计被骗27.4万元。

  8月29日,犍为县城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强忍着和天气一样阴沉的心情,犍为人许秀英在儿子的陪伴下,到附近银行网点打印了账户流水。

  8月20日转出2.3万元、8月23日转出13.8万元、8月24日转出5万元、8月25日转出6.3万元……银行记录显示,短短6天时间里,许秀英的账户共转出27.4万元,里面除了她一生的积蓄,还有10多万元是临时借的。

  “被骗了啊!我怎么那么笨呢?”62岁的老人,提起这几天的遭遇,突然像个孩子般痛哭起来,“他们打电话来,说我涉及经济大案,还给我看了逮捕令,说抓去至少要坐12年牢,让我配合他们洗脱自己的罪名……”

  “这是一起典型的电信诈骗案。”犍为县公安局玉津派出所负责人表示,警方已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

  步步下套

  许秀英遭遇的电信诈骗,以座机欠费而起,而后被一步步下套……最终一张伪冒的并附有其身份证信息的《逮捕令》彻底冲垮了防线。

  座机蹊跷来电 电话欠费扯出银行卡

  许秀英的家,在犍为县城西街的一栋老居民楼里。房子有些老旧,家里装修很简单,冰箱是20多年前的款式,厕所里的水龙头开到最小,放了一个桶在下面滴答滴答接着。“每月退休金不到2000元,日子紧巴巴的。”许秀英是当地一座煤矿的退休职工,独子许强毕业后去了成都上班,2013年老伴车祸去世后,她便一个人留在犍为生活。

  客厅里有一部座机,偶尔响起来的时候,让许秀英格外紧张。“就像是一个噩梦,一切都是从它开始。”许秀英回忆说,8月20日上午10点多,一个男的打来电话,操的普通话,听不出口音,“问我是不是机主,说座机欠费3659元”。许秀英觉得奇怪,立即反驳:“不可能哦,我每个月最多打10多块钱,怎么可能欠费那么多?”

  “对方说,如果不去把费交清,下午2点10分就会停机。”许秀英见对方不像开玩笑,心里开始紧张了,连忙又解释一番,但对方依然一口咬定,说有异议可以报案,“他还说,话费都是和天津的一个号码通话产生的,所以最好向天津市公安局报案。”许秀英说,她不知道天津警方的电话,对方表示可以帮忙转接。

  一阵嘟嘟声后,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男声:“你好,这里是天津市公安局。”问好后,对方告诉许秀英,他叫赵富强,警号是012757,还报了办公室座机号码,听完许秀英的反映后,对方称已记录在案,报案号是000857。“感觉很正规。”许秀英没想到的是,对方查询了一下,“说我有一张银行卡,是在天津那边办的,好像涉及一个案子。”

  登录假冒网站 发现自己涉案被批捕

  “天哪!我从没去过天津,也没有熟人在那边,咋可能办天津的银行卡?”许秀英越发紧张了,再三保证不是自己的卡,但赵警官称自己不负责案件,可以帮忙将电话转给负责案件的杨科长。又是一阵嘟嘟声,自称杨科长的男子接了电话,然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告诉许秀英,她涉及“杨勇经济犯罪”案,整个案件涉及300多人,其中犍为就有80多人,而她是其中一名主犯。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许秀英急了,但杨科长不听她解释,说案件已经移交检察院了。于是,在杨科长的帮助下,电话又转给一女子,其自称叫赵文廷,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庭长。对方证实了许秀英涉案一事,称她天津那张银行卡上,之前有200多万元,目前有180多万元不知去向,检察机关已经发布了逮捕令,将于近期对她实施逮捕。

  听到这个消息,许秀英震惊了:“我是无辜的,一定是弄错了!”似乎是架不住她一番解释,赵文廷让许秀英自己上网查,然后在电话中指导她操作,首先是关闭了电脑防火墙,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了一串数字,然后弹出最高检的“官网”,在网站上继续输入一串数字,一张鲜红的《逮捕令》出现在屏幕上。

  《逮捕令》上,写着因涉嫌“杨勇案件”,决定对许秀英实施逮捕,下面盖着最高检的公章,落款时间为2016年8月20日,还附着许秀英的身份证扫描件。“我仔细核对了一下,身份证信息一点不差。”许秀英彻底慌了神,《逮捕令》上她的名字也标注成红色,明晃晃的刺得她眼睛疼。

  贪婪行骗

  从8月20日起,急于获取清白的许秀英在短短6天时间里,按照各种“指令”共转出27.4万元,里面除了她一生的积蓄,还有10多万元是临时借的。

  清查银行账户 ATM机上转出2.3万元

  “喂,看明白了吗?”赵文廷连问了几声,许秀英才回过神来,赶忙回答:“看是看明白了,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啊!”又是一番急迫的解释后,赵文廷的口气听起来松动了一些:“听你的声音,也差不多是我姐姐的年纪,我就叫你许大姐吧。既然许大姐是被冤枉的,那就配合我们做好调查,还你一个清白好不好?”

  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许秀英在电话这边一个劲点头。根据赵文廷的要求,首先需要做财产清查,即拿出所有银行卡,到ATM机上查询余额,然后在办案机关登记。“这个案子是国家机密,如果你不小心泄密,就真的谁也救不了你了!”赵文廷打通了许秀英的手机,要求手机一直为通话状态,放在包里就可以了,到ATM机后再操作,沿途遇到熟人,不要轻易说话,只能点头微笑。

  许秀英一切照办,带着全部4张银行卡,来到附近一处ATM机,然后根据对方提示,依次查询了余额,并挨个告诉了对方,然后每张卡又输入了一连串“备案号”。根据事后查询的账户流水记录,在此期间,4张银行卡上的共计2.3万元,被转入了一个户名为“罗美英”的外地账户中。

  “那两天正是热的时候,汗水跟着身上淌,加上心里很慌乱,脑袋里一片空白,她让按什么就按什么。”许秀英对此回忆说,那时她完全信任对方,一心只想尽快洗脱罪名。在完成一系列操作后,赵文廷对她予以了肯定,说她严格保守了国家机密,并再次要求她“对任何人都不能讲”,“特别叮嘱不能跟儿子说,如果说了就是害了儿子,会把儿子也牵连进这个案子。”

  套现股票 账户网银上转出13.8万元

  尽管受到赵文廷的表扬,让她耐心在家等消息,但许秀英仍然不踏实。“白天什么事都做不进去,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闭上眼睛就是案子,会想到自己在坐牢。”许秀英说,赵文廷为了以示鼓励,悄悄向她透露,如果抓进去,至少要判12年,“我都62岁了,咋个熬得过12年,肯定一进去就出不来了。”

  许秀英担惊受怕的时候,赵文廷也没有忘了她,8月21日、22日这两天,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会给她打电话。“问我有没有跟人提起,叮嘱我不要泄露国家机密,问我是否所有账户都备案了。”许秀英说,还问她炒不炒股,而她也如实相告说,股市里有10多万元,是她和儿子两个人的,“赵文廷当时听了没说啥子。”

  但8月23日中午,赵文廷突然打来电话,说证监会要冻结许秀英的股票账户。“要求我下午2点前全部卖掉。”许秀英见赵文廷说得急迫,赶紧将股票全部套现13.8万元,又按要求把钱转回了银行账户,然后短信向对方报告。没过多久,她手机收到一条验证码,随后赵文廷打来电话索要,称要查验一下是否到账了,“还问我要了网银盾的密码,我全部都告诉她了。”

  根据账户流水记录,这13.8万元随后被转入了一个户名为“张国营”的外地账户中。“问我要了验证码和网银盾密码,应该是通过网上银行转出的。”许秀英说,赵文廷不久后打来电话,说查到钱在账户中,目前处于冻结状态,等案子查清了就解冻,“还喊我不要去查余额,收到银行客服的短信也不能看,要马上删掉,否则是泄密。”

  防止“泄密” 借钱交了5万保证金

  股票账户资金套现后,因为有股票账户登录信息,儿子许强发现了资金异动,很快给许秀英打了电话。因为有赵文廷的交待,许秀英守口如瓶,只说临时急用,明天就还回来。挂断电话后,许强还是不放心,又打电话来提醒说,最近电信诈骗很凶,千万要注意防范,银行信息不能告诉任何人。“我让他放一百个心,妈妈肯定不会被骗。”许秀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着不能泄密,不能连累了儿子。

  母亲满口答应,许强也放下心来,然后发了一些防诈骗的短信过去。许秀英不耐烦地回复了几句,然后继续忙着“伸冤”,因为在8月23日下午,她再次接到赵文廷电话,说最高检这一关已经过了,3个小时后就能结案,把她的《逮捕令》撤销,但她的银行账户仍处于冻结状态,最高检对银行没有直接管辖权,需要她自行向银监会说明。

  和前几次一样,一阵嘟嘟声后,一名自称银监会科长的男子接了电话。对方表示,案子基本清楚了,许秀英确实是被冤枉的,银行账户会马上解冻。但由于“杨勇案件”为国家机密,为了防止许秀英泄密,需要交纳5万元“保密保证金”。交纳保证金后,先期冻结的16.1万元立即解冻,但5万元保证金需等到“杨勇案件”涉案人员全部逮捕后解冻。

  得到保证,许秀英激动不已,当晚便找弟弟借了5万元。8月24日一早,许秀英便来到银行,根据要求通过ATM机,将钱存入了自己的账户。随后,她向赵文廷发去“已存”的信息,并再一次将手机验证码、网银盾密码告诉对方,用于“查账”和“备案”。根据账户流水记录,这5万元随后也被转入了“张国营”的账户中。

  重启“解冻” 又借来6.3万元交了

  其实,8月24日许秀英前往ATM机存钱时,曾引起了营业厅保安的注意。“他看到我打电话,说的转账什么的,问我是在和谁通话。”许秀英牢记叮嘱没有理他,见他仍然在身边转,干脆到外面打完电话。回到ATM机前存钱时,保安又过来问给谁存钱,许秀英赶紧谎称存给儿子,并称银行卡也在儿子手上。

  当天下午3点多,“银监会科长”打来电话,说5万元保证金已查到,只要在座机上输入总金额,马上解冻其银行账户。“总金额是21.1万元,包括第一天的2.3万,第二天的13.8万,第三天的5万。”对方告诉许秀英,只有一次输入机会,千万不要输错了,她赶紧打起精神。遗憾的是,输完以后,对方“呀”了一声,责怪说:“这么简单的,怎么都输错了?”

  一瞬间,许秀英崩溃了,电话怎么挂断的都不知道。过了一会儿,赵文廷打来电话,安慰了她几句,说还有办法。“什么办法?”许秀英再一次燃起希望,“她说只要再存入总金额的30%,也就是6.3万元,便能重启程序,而且是立即解冻,刚存的6.3万元,也能一起取出来。”挂完电话,许秀英便借钱去了,这次足足借了7个人,又拿出自己压箱底的2000元连号钞,才把6.3万元凑够。

  8月25日中午,许秀英又去ATM机存钱,那名保安又围了过来,她再次谎称是存给儿子,要买一台20多万元的车,保安感叹了一句:“现在的娃儿!”然后告诉她,超过了5万元限额,需要到柜台办理。和上次的5万元一样,在许秀英提供手机验证码、网银盾密码后,这笔6.3万元随后被转入了名为“周晓伟”的外地账户中。

  榨尽血汗

  直到朋友报案时,许秀英都还没有意识到被骗,还惦记着保守“秘密”,以“换回”被骗局榨尽的血汗钱……

  让再存4.5万元 借钱时朋友识破骗局

  25日下午3点多,迫不及待的许秀英,终于再次等来了“银监会科长”的电话。对方说,6.3万元已经查到了,现在就给她解冻账户,和上一次输总金额不同,这次需要在座机上输身份证号码。为防止再次输错,许秀英拿出身份证,对照着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慢慢按。对方没说输错了,但同样让她心如死灰:“你的账户20号就冻结了,应该在23号之前解冻,现在已经超过了两天。”

  没等许秀英崩溃,也没有等赵文廷出面,对方直接说出了补救措施:“如果要解冻,必须赶在下午6点前,再向账户中存入4.5万元,存入后账户立刻解冻。”许秀英大脑一片空白,脑子里只想着一个问题,两个小时之内,到哪里去筹这4.5万元?“最后一步了,一定要成功,否则前功尽弃。”她安慰自己,等账户解冻了,不但借的钱全部还清,自己的钱也能取出来了。

  许秀英硬起头皮,向朋友袁先生借钱,尽管前一天才向他借了2万元。再次借钱引起了袁先生的警觉,忙问她究竟出了什么事,许秀英仍不肯说,只说求他帮忙。“你不说实话,我怎么帮你?”袁先生夫妇见事关重大,直接赶到许秀英家中,终于让她说出了秘密。“你是被人骗了!”袁先生随即报了警,但许秀英仍然不信,还担心赵文廷等人责怪她泄密。

  报警后,袁先生和许秀英一起前往县城所在的玉津派出所。“都说我被骗了。”许秀英说,见她还是不太相信,民警便带她到ATM机查账,发现所谓“冻结”的钱早已被转走。

  26日凌晨,儿子许强赶回犍为,陪她到银行网点查询流水,看到自己的血汗钱、以及借来的钱,一笔笔被转入了陌生的账户,她终于相信自己是被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 丁伟 摄影报道

  原标题:伪冒“逮捕令”恐吓“坐大牢” 诈骗犍为6旬老太27万

【编辑:高辰】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