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花自凋零水长流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谢幕

2017年05月27日 15:5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上海5月27日电 题:花自凋零水长流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谢幕

  作者 缪璐 王笈

  “百十载漫漫人生路,百十年悠悠复旦情,从在复旦求学,到战乱时期作为外交官夫人饱经苦难,再到成为最早一批联合国中国籍职员,严幼韵见证了一个世纪的沉浮,亲历了中国从动荡走向繁荣,却并没有被岁月的沧桑淹没,而是沉淀得越发美丽。”复旦大学官方微博、微信26日发文悼念严幼韵这位永远的“复旦校花”。

严幼韵资料图片。<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阮煜琳 摄
严幼韵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阮煜琳 摄

  严幼韵于当地时间5月24日在纽约“凋零”,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112岁的传奇人生自此“谢幕”。

  在上海人的记忆中,严幼韵一直头顶“光环”。

  她是十里洋场的名门闺秀,是明经擢秀的复旦大学首届女学生。红鸾星动后,她嫁给了年轻的外交家杨光泩,成为战乱时期风姿绰约的“外交官夫人”。二战末,时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的杨光泩遭日军杀害,历经生活琐碎,四十岁的她成了优雅得体的联合国礼宾官。1959年,严幼韵再嫁“民国外交第一人”顾维钧。

  花自凋零水长流,“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是严幼韵留给后世的精神财富。在经历了两任丈夫的离世,幼女英年病逝,被确诊大肠癌等不幸后,严幼韵仍把生活过出了“精致”的味道。

  严幼韵次女杨雪兰曾透露,母亲定居纽约后依旧每天穿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拢好头发,穿上高跟鞋,才肯见人,连居家的拖鞋都得带点跟……仍然是沪上大家闺秀的做派。

  “生活环境很难选择,但面对人生的态度可以把控,这是严幼韵留给当代人的精神财富。”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复旦近代中国人物与档案文献中心主任吴景平告诉中新社记者,“严幼韵可以说是整个20世纪和21世纪前十多年的亲历者。她历经社会变迁,见证了中国这些岁月的重大变故和发展。她的阅历也是留给中美两国宝贵的财富。”

  吴景平曾于2009年应邀赴纽约严幼韵公寓访问过她,品尝过当时已过百岁的严女士亲手做的甜点。吴景平认为,无论是那些史料,还是感受性的东西,严幼韵的人生都有很多地方值得被历史研究者关注,为后人了解。

  如今的上海博物馆内,有一处名唤“幼韵轩”的茶室是因严幼韵得名。上海博物馆工作人员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上世纪90年代,严幼韵次女杨雪兰捐资在上海博物馆内建了这处“幼韵轩”,代表严幼韵表达对上海文化事业的支持。

  沪上文艺界也对这位传奇女性“念念不忘”。著名主持人曹可凡曾在微博中写到,“111岁高龄老寿星严幼韵女士虽客居纽约,却仍保持一派江南韵味。一袭裁剪得体的旗袍,一抹亮丽多彩的口红,一双变幻无穷的高跟鞋,是其重要的标识。平日里过的是淡云微雨的日子,打打小麻将,吃吃上海菜,秋风四起,无肠公子(螃蟹别称)是餐桌上少不了的佳肴,据说,老太太不‘消灭’两个,是不会罢手的。或许,麻将、旗袍和无肠公子方为一解乡愁的最佳良药!”(完)

【编辑:陆春艳】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