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当社会实践成暑假作业 孩子真快乐还是假充实?

2017年07月17日 17:32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伴随暑期来临,“社会实践”这份特殊的作业又摆在了中小学生面前。为了能让孩子们在报告中写上一句“快乐充实”,家庭、学校、社会都花了不少心思。而孩子们眼里的社会实践,又有着哪些不同的打开方式?

  他们觉得很好玩▶▶▶

  “那天我特别忙,卖了好几百元钱东西呢!”

  在家休息了没几天,刚刚结束初二课程的小洪便投入到自己暑期社会实践的准备当中——下周,他就要去辽宁贫困地区的一所小学做两天的志愿者。

  别看小洪年纪不大,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公益”。早在小学三年级时,他便在父母的带领下尝试起了义卖活动。

  “我和孩子妈妈都喜欢做公益,正好当时孩子学校要求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我们就引导他帮残障人士卖他们手工制作的精油皂。”洪爸爸笑言,孩子一开始只卖给同学、亲戚,后来“规模”扩大了,卖到了咖啡馆和跳蚤市场。

  回忆起第一次“进军”咖啡馆,洪爸爸忍俊不禁。“孩子和小伙伴一起搞义卖,一开始他俩躲在自制的小海报后面不敢吭气,只等着别人来搭话。经过我们反复鼓励,才开始磕磕巴巴向陌生人介绍自己的活动。后来慢慢放得开了,还主动跑到二楼去推销呢!”

  此后,无论学校有无要求,参与公益方面的社会实践成了小洪家里的传统。今年暑期的志愿活动,便是几个相熟的家长一起组织起来的。“大人小孩一起去,几个孩子捐一些书籍和衣服,然后和当地小朋友互动,给他们讲一些自己擅长的东西。有的教体育,有的教手工。他(小洪)对动植物之类的感兴趣,就讲一讲这方面的知识。”洪爸爸很是欣慰于孩子对公益活动的接纳,“起初他也是有点腼腆,不太情愿的。我们陪他一起做,自己先以身作则,关键时刻多鼓励,慢慢孩子就会投入其中了。”

  而讲起上个假期去超市当售货员的经历,就读于陈经纶中学帝景分校小学部三年级的亮亮立刻变得眉飞色舞。“那天我特别忙,卖了好几百元钱东西呢!有十几袋盐、许多饮料、吃的……”掰着手指头,亮亮自豪地向记者回忆。

  每个学期,亮亮的学校都有社会实践的相关要求,起初他是拒绝的,甚至央求妈妈帮忙到小区盖章“糊弄”过去。“但我觉得不能对孩子太溺爱,该参加的活动从一开始就不许他赖掉。”亮亮妈妈表示,在自己的严格要求下,孩子知道“偷懒耍滑”行不通,便逐渐接受了。当然,自己也会尽量挑选、安排一些符合孩子兴趣的活动。至今亮亮没有落下过任何一次社会实践,而且表示“每次都很好玩。”

  他们变得更懂事▶▶▶

  “孩子跟我说妈妈上班辛苦了,把我感动了好几天!”

  “所有的线下活动两天以内名额就能报满,体验类的活动最受欢迎。”双井街道办的工作人员赵俊豪介绍,从2015年起,街道办投入专门的人力财力,组织贯穿整个假期、以“过精彩假期,做美德少年”为主题的系列社会实践活动,几乎次次爆满。

  近年来,为了支持配合北京市教委对学生社会实践的相关要求,已有不少机构单位主动探索,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力求玩出“新花样”,吸引更多孩子参与。

  工大附中初二学生轩轩,去年就从双井街道发放的“社会实践手册”中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项目,让妈妈一口气报了五个活动。“最有意思的是‘小小银行家’,体验银行人员的服务流程,我发现大人工作真的挺辛苦。”轩轩边回忆边感慨,“最有意义的,我觉得是‘祖孙微信班’。自从教会了姥姥、姥爷用微信,我们现在经常视频聊天。”

  谈到孩子参加社会实践后的变化,轩轩妈妈抑制不住地高兴。“那天孩子从银行回来后和我说,‘妈妈,你上班太辛苦了’,把我感动了好几天!孩子还能不厌其烦地给老人讲解微信的各种功能,我们大人都做不到。老人也特别开心,觉得孩子懂事了。”

  赵俊豪表示,街道推出的学生社会实践活动颇为火爆,有的家长报不上名打电话来问,最多的一天能接到200多个电话。“有三四十个孩子对这些活动特别感兴趣,几乎所有活动都参加了,每次表现也很突出,到后来还能帮着我们工作人员提前组织和准备。”

  他们没空没兴趣▶▶▶

  “希望学校不仅布置,还能安排落实一些活动”

  同样每年从学校领取双井街道制作的“社会实践手册”,芳草地国际学校三年级学生圆圆却从未参加过任何活动。“孩子的时间都花在了补习班上”,圆圆妈妈略显无奈地说,去年圆圆爸爸还特意咨询过,但因为跟补课时间有冲突就没去成。“今年要是有时间,争取去看看。”

  圆圆的同学睿睿则表示,知道身边有朋友参加街道活动,但自己更喜欢体育类的项目,对这种社会类的项目没兴趣。“而且学校没有强制要求,参加社会实践的会给个奖状。不做的话也没什么,反正奖状对我也没有吸引力。”这一说法得到了芳草地国际学校一位老师的证实,“是有孩子在做,但因为没有硬性规定,做的孩子确实比较少。”

  和睿睿类似,家住海淀区的初二学生小言也对社会实践缺乏兴趣。较之“窝在家里玩电子游戏”,社会实践更显得“无聊”。对此,小言爸爸很是无奈。“我特别想让孩子参加实践活动,一方面能增长阅历,再者也能少玩会儿游戏。但他就是比较排斥,学校又有要求,每次我只能帮他去街道盖章了事。”小言爸爸希望学校不仅布置“作业”,最好还能尽量安排和落实一些活动。“否则我们家长会力不从心,只能硬着头皮给学校做假汇报”。

  “很多学生确实对社会实践没有兴趣,这就更需要家庭、学校多方共同引导。”关注这一话题多年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尽管现在大家都能认识到社会实践很重要,但具体行动的时候还是没有足够重视。“部分家长可能觉得花时间做社会实践会影响学习,或者认为孩子成绩不够好,假期得去补课。学校虽然会做这方面的要求,但根本上也觉得社会实践可有可无,所以只是片面地追求形式,象征性地要求写个报告,或发点图片就算考核了。”

  熊丙奇认为,这种“展示性的考核形式”很容易产生漏洞。学生到父母单位或者街道社区盖个章,做个假证明就可以过关。或者去敬老院、福利院拍拍照了事,并没有真正通过社会实践得到锻炼。他建议,不光要把社会实践纳入课程评价体系,还要注重考核过程,做一个长期的跟踪记录,才能将其落到实处。

  发现

  网上售卖证明▶▶▶

  “盖过几百个章,从未出问题”

  热衷社会实践的孩子各有收获,但依然有不少学生出于多种原因,对社会实践暂时保持着淡漠。而如果学校有要求,学生也有各种应付的招数。

  “一般就是去社区盖章”,几位在工大附中读初二的学生坦言,有空的话或许会打扫一下卫生、清理一下小广告,“更多的时候就直接盖章了。”

  若既不想实践,又实在盖不到章,也有学生转而去网上寻求“帮助”。在某知名网购平台进行搜索,记者轻易地就找到了售卖社会实践证明的相关卖家。花费40元到50元不等,两到三天便能得到针对大、中、小学生的各类社会实践证明。卖家提供的公章遍及全国各地,企业、街道办一应俱全。记者表示需要北京地区的章,对方立刻提供了“昌平区回龙观办事处”、“丰台区卢沟桥办事处”等多个选项,且信誓旦旦表示,“已经盖过几百个了,从未出过问题。”

  主笔 魏婧  实习生 王靖云 

【编辑:官志雄】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