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全球仅300只的“红颊猴哥” 两只被几万元卖当宠物

2017年11月11日 08:38 来源:扬子晚报 参与互动 

  全球不到300只的“红颊猴哥” 有两只被几万块钱卖到苏州当宠物

  元元孤独地蹲坐在悬空的架子上,不安地张望,不时发出哀鸣。

被解救后的红颊长臂猿元元暂时在苏州动物园落脚。
被解救后的红颊长臂猿元元暂时在苏州动物园落脚。 警方供图

  可怜的元元是一只红颊长臂猿,苏州上方山森林动物世界只是它的“临时住所”,它的家乡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南亚森林里。全世界范围内,元元的整个族群不到300名成员,比大熊猫还珍贵,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濒危名录,绝对禁止买卖,但黑市上的价格却高达百万元甚至更多。苏州怎么会有红颊长臂猿?日前,苏州警方通报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大案,揭开谜团。

  破案

  水族馆老板不务正业 警方一查果然有问题

  抓捕现场,一只小熊猫最先被救

  元元和其它动物伙伴的获救,事出偶然。今年5月,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得到一条线索,当地一家水族馆的老板何某可能非法收购、出售国家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警方没贸然展开行动,而是在外围进行大量秘密侦查。

  “这家水族馆开业时间不长,主要销售观赏类热带鱼、水景植物、珊瑚等,看上去跟正规的没什么两样,何某经营得还算可以。”苏州市公安局园区分局斜塘派出所所长徐幼红说,为了更好地展开侦办,5月31日,经苏州市公安局指定,该所具体承办该案,他们摸清了何某利用水族馆当掩护、非法买卖野生动物的基本情况。

资料图:长臂猿。<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勇 摄
资料图:长臂猿。中新社记者 张勇 摄

  除了水族馆老板何某之外,经常出入这家水族馆的黄某也纳入警方的视线。在后面的两个月里,办案民警主要围绕这两个人的行踪展开侦查。

  负责主办该案的斜塘派出所民警王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6月底,警方发现何某等人再次驾车从苏州出发,赶到四川成都一个地方去收购小熊猫等珍贵动物,感觉抓捕时机日趋成熟;7月初,在苏州高新区沪宁高速出入口,警方成功抓获返回的何某,在他车上当场查获了一只猫熊(又称小熊猫)。

  这只小熊猫是被何某等人收购后获救的第一只动物。而此时的元元,正被苏州的一个买主关在笼子里,惶惶不安。它并不知道,救赎的脚步已然临近。

  解救

  圈养一年后“红颊猴哥”元元获救 但它的同伴没等到那一刻

  警方从嫌犯微信记录中挖出每只动物去向

  雄性红颊长臂猿元元,原本有着悠闲的生活。它应该在大森林中茂盛的树冠上栖息,按照“一夫一妻制”带着妻儿在自己的领地上过家庭生活,腾跃、追逐、游荡,有着相对固定的觅食、睡觉、活动空间,与同类温和相处。疲倦之后,它会像人蹲在地上那样,前肢抱拢两膝,脸贴胸、膝,一副沉思状;或者在大树干上仰天而卧,自有趣味。

  这一切,因为何某等人的非法勾当而改变。

  “应该是在一年前,元元就被何某等人卖到了苏州。这个买家纯粹是为了赏玩才买的,平时就把它关在笼子里。后来,他家里人渐渐不喜欢了,只好将元元寄养在一个朋友的家里。”王安说。

  根据调查,遭此厄运的不只是元元,它的一个同伴也被何某等人买卖,可惜的是,它的同伴没等到被解救,早已不幸死去。

  王安说,中国本土并非红颊长臂猿的栖息地,所以对于元元和同伴被买卖的详细经过,尤其是从何处收购而来的真相,他们还在调查。

  何某、黄某等人落网后,他们的交代并不彻底,尤其是这些野生动物的买家,他们不愿意说,所以警方解救初期并不顺利。直到办案民警调取到了他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再深入调查,才将每只动物的去向一点点挖了出来。元元也因此获救。

  他们都干了什么

  全球濒危长臂猿 在他们眼里就值几万元

  30岁的何某知道,收购、买卖国家保护、濒危的野生动物是非法的,迟早被警察盯上。可无法拒绝暴利的诱惑,一次次铤而走险,与黄某一同当起了野生动物买卖的掮客。

  何某交代,他主要通过网上寻找、联系上家,收购国家保护、濒危野生动物;直接或者通过下家将收购来的野生动物转卖他人。有时,也会有下家来下订单,他根据订单到全国各地寻找货源,在约定时间、地点进行交易;有时,他收购的野生动物在收购当地就卖了,总之是供不应求。

  该案主办民警王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不同品种的野生动物,在何某等人参与的黑市上价格也截然不同。比如在抓捕现场解救的那只小熊猫,何某从四川买来时花了1.3万元,而他事先联系好的上海买家,愿意出4万元买下;再比如小猕猴,买来时一只不过两三千元,他转手就能卖到1万至1.5万元,蟒蛇也能卖到几千元,这中间的差价都是几倍的利润。

  像红颊长臂猿元元这样的全球濒危珍稀动物,在黑市上,一只至少卖上百万元。何某等人收购过来,几万元就将它卖给了苏州一个买家。

  20多人被抓 有人曾获重刑又重蹈覆辙

  “这种交易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何某等人大多通过网上沟通。在交易成功后,很少会留下线索;一些嫌疑人到案后拒不交代,给案件侦办带来难度。”王安说。

  因案情重大,该案由公安部挂牌督办。苏州办案警方查明,何某等人从浙江、河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等地购入长臂猿、小熊猫、蟒蛇、蜥蜴等国家保护、濒危野生动物,通过网络及其开设的店铺贩卖至全国各地。

  何某、黄某这两个主要中间人落网后,办案民警继续追踪他们的上家和下家,先后抓获20多名犯罪嫌疑人。

  “卖家受利益驱使铤而走险,买家为满足好奇心理买入饲养,这些收购、出售的行为均已触犯刑法规定。”斜塘派出所教导员范超说,他们发现其中一名涉案人员李某曾因非法收购野生动物罪被判刑13年6个月,但受利益驱使,他重蹈覆辙。

  据介绍,何某等人非法出售、收购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众多,到目前仅被解救出来的,就包括长臂猿2只(活体1只,死亡1只)、蟒蛇5条、小熊猫2只、猕猴4只、非洲灰鹦鹉2只、蜥蜴(属于珍稀类)30余只、玳瑁4只(活体)、玳瑁制品2个,另外还有3个死亡动物的头骨(待鉴定)。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何某等人贩卖的野生动物,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以上的就有60多只,其中一级保护动物有10多只。

  尾声

  放心吧,后续保护会跟上

  苏州园区警方在履行相应法律手续后,将元元和其它动物移送到了苏州上方山国家森林动物园等专业机构,采取进一步保护措施。苏州上方山国家森林动物园工作人员介绍,动物园对移送的相关动物采取了分流保护措施,本园不具备饲养条件的,则向上级主管部门请求协助,向上海等地实行分流措施。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保护野生动物 路还很长

  目前,这起公安部督办的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大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之中。近年来,全国各地相继破获一系列非法收购、买卖野生动物的案件,足以说明野生动物保护之路还很长。

  该案很多犯罪嫌疑人辩解说,他们平时也是喜欢、爱护动物的,购买、圈养这些野生动物,也是因为内心喜欢才去做的。但他们的行动恰恰证明了一点——对元元和它的小伙伴们而言,这些人将它们当做商品买卖、圈养,更像是一场灾难。

  办案民警说,有一句话说得好:真正的爱,并不等于占有。对于野生动物的爱,也是如此。野生动物保护,需要每个人的真正行动。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努力,保护好野生动物,让生态更加平衡,社会更加文明。

  紫牛新闻记者 于英杰

  通讯员 王祖民

【编辑:姜雨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