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他为何是最孤独的淘宝卖家:成交上万单 从不说再见

2018年04月05日 13:04 来源:重庆晚报 参与互动 

  他的生意没有回头客;

  他也无法对任何一位客人说:“欢迎再来”;

  他是淘宝上最孤独的卖家……

  清晨,渝北区一高档小区里,每当老方打开车库卷帘门,他总要左瞧右看,生怕惊扰四邻。清明前夕,他忙着处理客人的订单。老方说,有的逝者骨灰要赶在清明下葬,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得赶早到库房,打包好顾客所选,等待快递小哥,第一时间发货。

 ▲老方将车库当寿盒库房
▲老方将车库当寿盒库房

  晚一分钟就是遗憾

  老方是忠县人,43岁,十年前,在渝北买房安家。他用车库当作存放寿盒的库房,担心四邻看到会有些不舒服,因此他总是格外小心。每个寿盒都有外包装,摆在显眼处的,则是其他工艺品。

  寿盒不像其他产品,没有几个人会提前很长时间购买。所以,这对快递速度的要求甚至超过生鲜。“晚到了用不上,也失去了意义,晚一分钟都是遗憾。”每次发货,老方会莫名紧张,他生怕在快递环节有什么闪失。

  大约3年前,因为顾客要得急,走快递可能时间赶不上,他来到龙头寺汽车站,准备让客运车带走。可安检时,工作人员让打开包装盒,还没打开完,看到寿盒的轮廓,工作人员脸色煞白。“不允许带上车,没法,我只得开车送过去。”老方说。

  我是卖工艺品的

  老方进出库房很小心。他也从不主动跟人提及自己的工作。除了至亲,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货架上的寿盒,他挨个打包装好
▲货架上的寿盒,他挨个打包装好

  “不敢和别人说自己是卖寿盒的,实在有人问起,我就说是卖工艺品的,因为一般人对这个职业多少还是有点介意。”老方说,不少朋友问,说你卖的啥子工艺品哦,也不发个朋友圈推广推广,现在的生意人,大家都发朋友圈推广。每当大家提出帮助扩散,都被他婉拒了。

  重庆晚报记者进入老方的微信朋友圈,的确看不到任何关于寿盒的销售推广,哪怕是殡葬行业的消息,也没有。

  “不是觉得做这个行业丢人,而是担心外人忌讳。再说,如果你在朋友圈推广,可能分分钟都被拉黑了。”老方说,朋友圈里,倒是那些素未谋面的买主,因为想进一步咨询了解寿盒的相关信息,加了他的微信。

  自从做了这行,老方的生活半径变得很简单:大部分时间处理订单,空余时就去小区散散步,或陪伴家人。

  坚信良心是杆秤

  有人说这个行业有暴利,老方坚信良心是杆秤。

  “欢迎下次光临”,“再见”,“给个好评”……这些再平常不过的销售语言,在老方眼里俨然就是禁语,绝对不能说的。每次与客户聊天,他都格外小心,每次会确定将要发送的内容毫无差错后,才会点发送键。

▲这些寿盒,均价300至400元不等
▲这些寿盒,均价300至400元不等

  老方用得最多的表情包,是握手、抱抱。“千言万语都很苍白,这个时候,一个拥抱或者一个握手,能代替所有。我只是在网络的这端,静静地听他们倾诉。”老方的手机每天都能接到各种咨询,每当这时,不管多忙,他都会停下手上的活儿,认真听客户倾诉。

  老方原本在深圳打工,后来建了一家生产珠宝盒子的工厂,每只盒子卖170多元,卖到香港。2003年,父亲去世,因买寿盒,还找了朋友打折,每只1280元。“看到寿盒,我一下子想,这个其实跟做珠宝盒子的样式差不多,工艺也差不多,但价格差距太大了。”老方索性把珠宝盒子加工厂迁移到忠县,改为生产寿盒。

  卖出的寿盒上万只

  这些年,经老方之手卖出的寿盒上万只。“做这行,有太多误解。别人说这行是暴利,我听着难受。我的盒子均价三四百元左右,有的贩子从我这里买走,转手以5到10倍的价格卖出去,但我这里没有暴利,良心是杆秤。”老方说,开模、雕刻、灌浆……每一只寿盒要经过37道工序、45天工期,而他尽量压低利润。对于那些家庭困难的买家,他常常以成本价售出。

  “这个钱,不好赚。”老方笑着叹了口气。全年无休,随时关注各种咨询信息,生怕误了事。

  “聆听客户的需求,感触他们的伤痛,还要安慰和疏导。”老方说,这些订单的真实用户,有的可能缠绵于病榻,有的徘徊在死亡边缘,还有的已经告别了人世。“我们能做的,只有聆听,为他们提供尘世间最后的归宿。”这些年,老方聆听了太多常人可能不会听到的故事。每一个订单背后,都有一个悲伤的买家。

  要赚钱也要讲厚道

  “记得有个湖南的买家,前前后后和我聊了好几天,还把医院看病的单子发过来。”聊天中老方得知,买主的丈夫患有癌症,治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丈夫走后没几天,老公公也走了。“她虽然没提出能否便宜点,但我愿意相信这个买主有难处。当时260元发货给她,这单不赚钱。”

  有悲伤,有不舍,也有寒心。老方回忆,有位买主,为去世的父亲看了一款寿盒,在发货前提了要求,希望提供发票,原本几百元的价格,希望他开个几千元的发票,他们来出税费。为何?原来同样的寿盒,在外面价格会高很多。老人去世后,子女丧葬费用平摊。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有人希望“赚点这个钱”,很不厚道,老方拒绝了客户的要求。

  关爱家人珍惜当下

  “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北方男子,上有老,下有小。他说检查结果出来,几乎判了死刑。他提前为自己准备这个(寿盒),他有太多的不甘心,也还有太多放不下。没有看到孩子长大成人,也还没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我鼻子酸酸的。”一次次买卖,老方也像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最初,老方涉入这行,妻子马爱林很反对,但拗不过他。“以前不着家,三朋四友,他们的事,小事也是大事。他宁愿放下家里的事,宁愿让亲人难过……”这些年,马爱林发现丈夫在悄然变化,以前很少过问孩子的学习生活。现在,丈夫只要有时间都会回家陪孩子。以前,丈夫也不太记得家人的生日,如今家里大大小小每个人过生日,都会有小惊喜:老方会亲自下厨,做出满满的一桌菜,一家人吃得开怀大笑。

  “生命无常,无法预知明天会怎样,唯有好好珍惜当下你所拥有的。”老方说。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周小平/文 李野/图

【编辑:刘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