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未来城市记

2018年07月19日 16:13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2018是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超级年”,迄今为止,我国已经圆满完成了多项高难度的发射任务。近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宣布启动“鸿雁”全球卫星通信星座系统的建设工作,预计未来该系统将在5G物联网、移动广播等场景中提供全球范围内的通信服务。科技不仅引领我们走向太空,更改变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无所不在的信号联结着每个人、事、物。那么,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迅猛发展的技术,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未来北京城

  王欣宇(14岁)

  现在是公元2100年,一个世纪过去,人们的生活有了许多改进。

  曾经的北京大街上川流不息,如今,路上已经没有了汽车,天空中飞翔着各种型号的家庭小型飞行器,这种新式飞行器不仅安装了无污染推进器,还安装了反重力系统。这种反重力系统由我国科学家研制而成,它推翻了万有引力定律,利用反重力产生升力。另外,大街小巷的商场超市都进入了“无人”时代。各种电子售货系统十分便捷,顾客只需要选择商品,通过输入ID号,即可从个人名下的信用卡直接划账,而货品会由专用通道直接送达家中。

  人类居住问题也大有改观,一座座“海底楼盘”落成使用,这些海底小区四周有着各种海洋植物,海洋生物在楼群中自由穿梭。所有大楼均是全透明玻璃墙,在楼中可以一览整个海洋。至于海底氧气问题,早已经被水氧分离机解决。您可能要问了,那怎么从海里回到陆地上呢。不用担心,声速电梯让你几秒钟内就可到达陆地。

  市中心处处都是新型机器人——“New Epoch”,它们行动敏捷,小小的身材竟可容纳2吨的重量。这些机器人的主机已经装载自动升级芯片,并配有两个高速处理器,计算速度提高了几百倍。“New Epoch”被大量应用于医疗、餐饮、工业、服务业,已成为人类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

  现在的人们一年四季只需要一件衣服,这种衣服由一种特质纤维合成,表面附着光敏传感器,能根据太阳的紫外线照射程度来调节颜色,并控制温度。而且这种衣服的纤维还有生长及自我清洁功能,可以做到完全免洗、终生适用。

  世界科学正在不断地发展,中国的科技正在飞速迈进,而作为中国的首都,北京更是日新月异。在这样的趋势下,一座高智能化、现代化的北京将不再遥远……

  本文作者男,出生于2004年2月,现就读于北京二中分校初二(5)班。

  章先生的书店

  查苏娜(17岁)

  章先生叹了一口气,挣扎着从老太师椅上起来。他抬起疲惫的眼皮,缓缓地向周围的一切投下最后一瞥——十几排上达天花板的大书架、供顾客攀爬取书的大梯子、一摞摞堆起来的图书,还有落满灰尘的“漂流书一角”。灰尘在一道道阳光下飞舞着,他挪着疲惫的步子走到“学而书店”的大匾下。

  书店要倒闭了,在“阅读芯片”的冲击下,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现在,阅读离不开科技,记住一本书所有的内容只需十秒——戴上“读取器”,插上“阅读芯片”,闭上眼,深呼吸,然后大功告成。睁开眼,这本书的所有内容就会完整地呈现在记忆里,随取随用。纸质书籍已经彻底与人们告别,只得在博物馆的陈列柜里静静沉睡。

  章先生背着手,在店门口踱了一圈又一圈。三十年前,学而书店是有着怎样的生气啊!每个周末,上午十点钟之前总能人满为患——席地而坐的读者随处可见,就连楼梯的扶手旁也能坐满。临窗的一排小凳子——老主顾们亲切地称其为“雅座”——总是满员,所有人仿佛都一齐进入到一个遥远而幸福的世界;那里没有疲于奔命,没有应酬交际,只有深藏于心的惊喜与感动。

  章先生记起,“漂流书一角”里,是那位戴着黑色圆眼镜的中年人小心翼翼地把那本附有满满当当批注的《唐诗三百首》送回,是那位白发苍苍的退伍军人在《永别了,武器》中夹上两张黑白照片,是那位女高中生依依不舍地还回那本《简·爱》,上面用不同颜色的笔记下了不同读者的留言……章先生读过太多的书,知道太多关于书和人的故事。

  可是现在呢?家里满满的书都被换成了一盒盒黑色的小芯片,那几张书桌都被换成了黑色的读取器。他想起了孙女头戴“读取器”闭上眼的那十秒钟——她白白圆圆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不出欣喜,看不出满足,甚至看不出疲惫和厌烦。她睁开眼的那一刻,仿佛过去的十秒钟什么也没有发生。阅读,已经从一场慑人心魄的心灵旅行变成了十秒的大脑空白。章先生重重地叹了口气。孙女这一代与科技撞了个满怀,衣食住行全都有科技的影子。但是,这真的好吗?他们与科技相遇的同时,却与人世间最美好的体验擦肩而过。感动,惊喜,紧张,压抑,彻悟,振奋,通过阅读所感受到的一切,他们再不会懂了。

  一阵风吹过来,章先生的肩头多了几片落叶。他挪步走到了“学而书店”的大木门前,掏出钥匙。咔哒一声,门上了锁。

  本文作者女,出生于2000年12月,现就读于北师大二附中高二(1)班。

  G市重生记

  韩鑫厚(12岁)

  火光照亮了永不停止的鹅毛大雪,饱经摧残的摩天大楼终于支撑不住,塌了下来。G市又一次布满了灰尘和大雪。

  入夜,层层灰霾之中终于透出了一点月光。我想起了没有瘟疫的年代,那时的月光皎洁明亮,G市的几座太空城飘浮在空中,像一串串铂金项链被放在了蓝天鹅绒上。因为太空城的建立,城市有了大块的空地,它们被改建成公园,使人随时可以一览大自然的美丽风光。如果你在夕阳下看G市,你可以听见几声清脆的鸟啼,还可以看见摩天大楼发出的明亮光芒,星河中可以照出人影的近地太空城更是为夜空增添了不少色彩。

  22世纪,是巅峰,也是坠落的开始。医药专家们宣布研制出了一种能杀灭地球上一切病毒和有害菌的万能药,人人都可以长生不老。于是,人口迅速膨胀,疯狂消耗着有限的资源。为了解除困境,人们登陆泰坦星进行能源开采,而不幸的是,也同时带回了这个星球中不明病毒,引发了这场瘟疫。

  感染瘟疫的人先是咳嗽、发烧,后陷入昏迷,甚至心脏衰竭。滥用抗生素让人们毫无抵抗力。G市也和地球上的所有城市一样,进入了紧急状态,政府组建了以我的导师南星博士为组长的医疗小组,导师带领着我们24小时轮班开展专项研究。

  人们空前地团结起来,开始收集病毒样本,并送至医疗小组在实验室里进行分析。可随着瘟疫的蔓延,研究小组的同伴也不幸染上瘟疫,研究速度越发缓慢。解药几近完成,而城市的电力也几近枯竭,实验室里寄托着全部希望的电脑正高速计算分析着病毒样本。

  今天,轮到我值夜班。长期工作让我有些疲惫,不得不走到窗户前放松一下神经。突然,身后传来“嘀”的一声,我快步跑回试验台——电脑屏幕上闪烁着:“病毒的抗体已被确定!解药研发完毕!”

  巨大的欢呼声在实验室中响起。人群簇拥中,我仿佛看见了G市重生的样子:多年以后,人们不再只顾贪婪地占有、享受和掠夺,而是在劫后余生的幸福中,找到了人性的温暖与希望,继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生活。

  本文作者男,出生于2006年3月,现就读于北京师达中学初一年级。

  地球探索计划

  黄沛泽(13岁)

  我是一个外星人,是我的母星戴玛星的侦察兵。我负责在宇宙各处寻找生命并跟踪他们。但不知为什么,每当智慧生命出现后,都像被诅咒了一样,在300万年之内便离奇地消失了,反而是那里的普通生命活得更久,于是,我的母星派我去一探究竟。

  在第8纪元的时候,我发现地球上出现了一种脆弱的智慧生命——人类。我就变成了一个人类,和他们一起度过了一百多万年。人类的好奇心很重,热爱探索新事物。慢慢地,我逐渐融入了他们的社会,喜欢上了这个世界,我突然不想让他们也被那个诅咒毁灭。我曾经化身成为柏拉图,提出了《理想国》,虽然人类没有实现,但我的学说还是被很多人推崇;我曾经悄悄告诉了牛顿三大力学定律,造福所有人类;我还向爱因斯坦的脑子里输入了一些相对论方程式……在我的帮助下,人类在几千年之内完成了本应该在十几万年内才能完成的任务。

  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地球,想当然地认为人类绝对能打破那个诡异的诅咒。但在我离开不到两百年之内,人类逐渐地走出了正轨,有的人开始沉迷于一种叫“网络”的东西,我本来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这种人只是社会中的一种逆流,早晚会不攻自破。但是我错了,“网络”竟然渐渐成为时尚,人们都把它奉为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人类纷纷纵身跳入了虚拟世界,每个人都随心所欲地设计自己的房屋,城市变得光怪陆离。人类危在旦夕,我立刻变成人类回到地球,著书立说,告诉人类网络的致命之处。我也是地球人,我要拯救我们的同类。

  我向母星发回一条消息:谜团已解开,网络使智慧生物的思维、情感、生命力“湮灭”,丧失了进化的能力。但是,只要及时醒悟,人类就还有希望——而我正在努力着。

  本文作者男,出生于2004年12月,现就读于北京景山学校七年级(1)班。

【编辑:姜贞宇】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